地下世界 二




潛行之前



看見逝者甦生,即便是以理性為處世原則的結城奈緒也難掩驚恐。是夜,她決定潛伏至下城區。隨即透過私人線路向白駭客千繪送出近乎無理的要求:「把我弄下去。」

千繪很快就回覆見面談談,卻是約在藤乃靜留家。奈緒有想過藤乃也會有相同的憤慨,卻不想同仇敵慨。用腳趾甲想也明白,有個名為『玖我夏樹』的軟肋在那,絕不是一路同行的好人選。

見面後,千繪卻拋出震撼彈——

「其實,友繪.瑪格莉特是我們的引路人之一。下城區的活動都是透過她安排。」

「你從沒提過。」奈緒一時無法思考。若將這看作是情報部策劃的陷阱,不論走或止都無法脫身。

「我這行的準則之一是不探究引路人過往或身份,是否相信也由自己判斷。以前她沒提過身份,直到我提出要將你們兩位都送下去她才開誠佈公,並期待我阻止你們。」

「阻止?千繪,告訴我,你的立場。」

「我只想戳破謊言構成的虛假世界。」

藤乃靜留始終旁觀兩人交談,同時也在思考她的夢境。引路人或許是夢中夢的友繪.瑪格莉特。也可能,能叫友繪.瑪格莉特的不止一個。

「她有什麼要求?又要求你什麼?」

「沒有。她只勸我要讓你們冷靜點。畢竟,連她都不曉得水似是真的死而復生還是拿備品來用,不宜躁進。她也說會讓人調查此事。」

「這事能詳細說明?」藤乃的聲音近乎冰冷。她近乎把夢中夢的場景與現實聯結,但這之中有很多異常。比如,玖我夏樹與夏樹.庫魯卡。

千繪點頭,卻拋出問句。「知道世邦何時建了七都市?」

「開始上歷史了呢。我不是很認真的學生,但這數字很好記,一世紀前。」

「是的。一世紀前才正式運轉。在那之前,地下世界是宇宙港碼頭及工作站。七都市原先規劃只是宇宙站外圍的職工住宅區。世界最初的規劃絕不是現今模樣。然而,已有百萬人口的宇宙都市在某日發生了火災,暴動混亂導致無人可逃生。悲觀的五人認為人類不適合在太空、宇宙生活,將原定計劃揉成現今這模樣。」

「你知道的可真多…」

「是嗎?我曾好奇在下城雇了一堆人的夏樹,瞭解的是否不比我少?」

「不。如果夏樹知道,肯定會阻止。沒有,代表她還不清楚世邦的陰影。或許,她雇了一堆人正是想拼湊貼近事實的真相。但她沒有獲得引路人支援,連一分半毫的真相也得不到。」

「哎,真巧。當我冒出了同樣疑問後,那位回了一模一樣的話。」

靜留露出苦笑。那人太瞭解在場所有人,若這是陷阱,只差一步就一網打盡。

「然後呢?」奈緒催促。更在心底感嘆:扯到夏樹,靜留肯定不會罷休。看來是得準備和她一道去下城區觀光了。

千繪提出一個要求:現在開始一切對話絕不能漏出半句。

兩人答應後。千繪才尷尬的開口:「具體的我也不清楚。只是引路人曾含糊其詞提過『農場』及『移植』。也說過你們這群人一度知曉這些,但在某個時候被判斷不適合知曉太多世界的真相,又從記憶中抹去。」

「噢?所以…你口中的引路人恐怕打從出娘胎就認識我們只是一直裝作不識?這演技也高明到噁心了。」

「我也有同樣疑問。她說過去不影響未來,這些事蹟她要是想,隨時能透過系統記錄確認,她說:過去的我在某個時期選擇協助一個實驗,那是將過往今昔抹消並植入虛擬人格的實驗。成就了現在的我。」

奈緒將背埋進沙發椅背。藤乃只是盯著手中的茶杯。兩人不置一詞,千繪也試著放鬆靠著椅背望著天花板。

「她也說:我能理解過去的自己為何選擇這條路。不僅可以逃避討厭的事物,也可以更好地做為一個棋子。」

兩人無聲,千繪只得澀澀開口:「不問我?不懷疑…」

「過去視為敵人的傢伙現在是我們的引路人已經令我很難堪了。老實說,我不想知道。」

藤乃靜留將溫涼的茶湯一飲而盡。解除了喉嚨的干澀感後輕輕訴說。

「我總是做夢中夢。夢裡,幼小的我與自稱夏樹.庫魯卡的友人在湖邊玩水。我只要稍微抬頭就能看見一對雙胞胎躺在湖邊的草地上睡覺。在兩人旁邊是年紀不大約略14、15歲的妮娜.王與友繪.瑪格莉特。她們一個喝茶,一個沏茶,草席上有六只杯子。不論我夢見幾回,始終只有這樣…」



奈緒掙扎了許久才趕走頹廢。她重整坐姿,鄭重其事問向兩位友人。「我們先講好,要報復還是推翻現狀?」

「奈緒振作的真快…我可是一直被這夢中夢困擾。現在…老實說,舒坦多了。」

「所以你才非得在這時間點爆開?太壞了。」

「我認為沒有比這更好的機會。才不壞呢。」

千繪看兩人似乎都下定決心,直說:「我的立場仍舊。就算引路人是友繪.瑪格莉特,就算我們都認為直到此刻她也只是在執行任務…我也必須試。」

「是啊。坐以待斃不如奮戰不懈。」奈緒拍了拍膝頭,站起身。

藤乃並不覺得千繪的開場白結束了,試著提議:「先喝杯茶休息吧?」

「我是真的口渴了。奈緒要是累了就小睡一會,如何?」

「你到是告訴我,被影射整個人生都是虛假時誰還睡的著?」

「也是…」千繪露出苦笑,開始揣測這是否正是引路人要求在她們同意下去前務必揭露HiME、Otome存在的主因。或是,另有用意。

藤乃為兩位友人奉上消火氣的溫茶。千繪接連二杯下肚後才接續著說。

「她對你們進入下城區惟一要求是『不準冒險,出入需由管家同行』。對,若你們真要下去,她會準備安全舒適有守衛及管家的居所。前提是聽見這名字後你們還願意下去。也要我事先聲明,她不敢保證她的立場會永遠對著我們。提外話,每次下去前我也都做好有去無回的心理準備。值得一提的是,下城區的管家手藝超好。我每次都被養肥回來。」

「不、不,我們不想知道你的體重變化。」奈緒搖頭,催促千繪快點跳過這不值一提的小事。

「總之。若要下去,做為你們的引路人,我必須先知會一件事。」

「說吧。我相信不會再被任何事嚇到。除非我不是我媽親生的這種隱私…」奈緒認為此刻除了這事,再不會被其他事動搖了。

「放心,絕對不是這種的。只是…確實多少和你們的身份有關。」

「說吧。」

「具體年代不清楚。總之,某個時期有數位基因改造專家為了賺取資金私下幫人改良下一代的基因。」

「靠。」奈緒罵出聲才驚覺又被情緒帶著走,連忙拿起茶杯大口吞。

「具體不明,被改過的孩們出生時並無任何異常。但隨著他們長大絕大部份有些特別。事後推測,也許這群專家在拿錢同時還把買家當實驗台用了。」

「嘖。黑幫還會講求誠信,這群人卻毫無職業道德。」奈緒忍不住發牢騷。

「中間很多不重要的細節,啊,這句是那人用來搪塞的話,我只是照翻。通常引路人只挑想講的,剩的任憑猜測。總之,保護完善的個人資料裡有個隱藏欄位,俗稱角色權限欄。一般人至少有『市民』、『工人』這種身份。」千繪在停頓後改口:「再來一杯。這茶真不錯。」

「連續三杯了,為免你一會跑廁所打岔。講重點。」在奈緒強硬求下,千繪點頭直說:「HiME、Otome是其中一種角色權限。」

奈緒雙手一攤,直說:「太簡潔了。聽不懂。」

千繪忍不住笑了。笑意止息才接續:「按引路人告知,我認識的結城雙子、靜留,舞衣、命、夏樹…還有碧,全都是HiME。其他幾位不怎麼熟也跟此事沒多大關連就不提了。HiME被特意保護的理由建立在用途廣泛。當然,她們的來源前面提過了。」

「上一代的鍋是下一代在揹…」奈緒不由自主嘆氣,甚至想問老頭子知不知情。

「同感。」千繪喝了口茶又說:「據我事後驗證,友繪.瑪格莉特這位引路人透露的情報是真。只是絕大部份都輕巧帶過不談細節,到底是不想多談還是認為不重要,我也拿不準。」

奈緒點頭,忙提醒:「你要想休息小解就趁現在。」

「不了。方才提及HiME、Otome既是身份也有對應權限,此外還有一個共同點,必定是女性。伊莉娜是友繪.瑪格莉特安插在下城區的人。閑聊時她曾提及,透過HiME系統產生的尖兵視為Otome,但Otome與HiME不能相提並論。具體她也不清楚但上司肯定明白,畢竟是專職負責HiME的專家。至於Otome,在她們那世代是當世女性憧憬的典範,也是御主的鬥爭工具。然後是上世紀初,Otome全數歸入風華學園理事長『風華真白』統管並從表舞台退出。至於Otome具體形象…我不確定你們清不清楚?」千繪微微歪頭,拋出疑問。

「小時常跟在屁股後面的歐巴桑?是有這印象。」

靜留被奈緒的話逗笑了,忍不住想為Otome抱屈。

「至少稱呼為大姐姐吧?」

「以我當時的年紀,超過二十歲都可以稱作歐巴桑。」奈緒理直氣壯。

「按這邏輯,」靜留忍不住嘆氣,又說:「我們全員都是歐巴桑時代了…」

「我錯了…我改口吧,大姊姊嘛。兩個,緊緊跟著我和曲…但曲還是失蹤了。」

「阿曲失蹤的事也曾經跟友繪.瑪格莉特有關。來赴約前我基於好奇詢問,但她表示沒印象,恐怕這段也是本人想抹殺的部份。但若有必要,她能弄到某個生化人的記錄給我們…要嗎?」

「到手了?」奈緒倒是不怎麼想看連當事人都決定遺忘的過去。

「不。我不確定你們想不想看。我當時選擇保留。」

「我這邊就算了。看了也於事無補…但是,從曲每次遇到那位上校的過激反應推測,把曲帶回來的人是她?」奈緒知道這問句是廢話,但理智讓她先確認。

「正確,引路人有提及。她恰好是最適合對付HiME的人選也才總是繞著你們轉圈子。很煩對吧?但若可以,她也想做更輕鬆的工作,比如被年長的姊姊包養。如果不是現有選擇對象都太差了,她倒是想換工作了。」

「這麼直接?我開始欣賞她了…不當敵人的話肯定能當損友。」

「同感。觀察她的生活…乍看濫交但七位有六位是就近監視的Otome。惟一常識且後台夠硬能安心交往的又不明原因受傷送廠重修了。回來成了生化人——簡單講,連她認為後台夠硬應該不會『被動』的女友都被換掉。若要把算得上朋友的人選拿來當避風港躲看看…個個心理有病極需治療,能明白她身不由己。」

「不不不,你們能聊這麼多,根本超級要好吧?慢著,那句個個心理有病應該不包含我們吧?我可不覺得被監視能算的上是朋友的人選。」

「後者我可不知。前者嘛…如果聊天能套出更多的話,肯定得多聊幾句吧?可惜引路人不想的絕不會提。這些閑話是與她放在下城區當眼線的生物學家伊利娜套交情時聽來的。有趣的是,情報部上校似乎有吸收被流放的問題人物的習慣。我曾問過,他們不約而同說:『現狀沒被打破前絕不想回到上面』。也是啦,畢竟是連認真工作的高級棋子也得面臨身邊人全是眼線的高規格禮遇的世界。」

「這是在暗示我們,去或不去都行?反正我們一生都被監視著。」

「不。只是透露我所知曉的。當然,你們不用擔心與她相處的問題。在下城區只會接觸到她按下的人手。畢竟是花名在名的友繪.瑪格莉特,若不隨時跟女友們見面會衍生許多問題…若按伊莉娜的說法,她的上司連思考的心思也無,直接請她全天候監看並分析哪個女友比較危險,有必要時就甩掉。」

「還真是以大局為重,犧牲小我。」

「這是接受實驗前就預計到的好處吧?完全理性就感受不到苦痛了…」

「我接受到你的忠告了,以後還是以感性來行動吧…」

「哈,我沒那個意思。不過,更感性一點也不錯呢。」



留言

秘密留言

自介

流

Author:流
有事燒香請洽:

往事歷歷

online


噗噗

FC2計數器

BG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