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制 END

體制的END。基本上體制是用過去來帶出背景設定……(掩面)

雖然小藤乃及小夏樹互動感覺挺萌的。但一想到也許還要再幾回才能寫到結城曲被綁走就覺累。所以,直接跳到體制END吧!接下來要接回正文了(?)



「欲望促使人類進步也令其自毀。這世界沒救了。」

「不要放棄。」妮娜揀不出一句可以安慰的話。

「放棄?知道傷我最重的人是誰?」少女的聲調淒涼。

妮娜只能搖頭。

「愛、珍視,儘所能給予一切美好之物。而後…我發現她的隱憂及最不堪的過去。」

望向沉睡的小女孩,她的聲音開始模糊。

「床上這女孩本來是什麼性格呢?」

「不同嗎?」

「聽說很黏母親,極度沒安全感,愛咬吸管。都是從她的母親那邊聽到…她的母親是這世界最有權勢的人之一,意外及死亡都離她過於遙遠。這讓她忘了生命的沉重,靈魂與記憶……我知道,我得殺了她再自殺才能永絕後患。若那時夏樹沒走向我們,若她並未脫離沉睡就像現在這樣。我肯定不會鬆手…」

她無聲流涕。妮娜也眼眶發紅。

「哭過後,我向她發誓絕不會獨自死亡,會成為她的直屬安全官,會寸步不離。她也向我發誓不會再犯。我們和好如初,我儘量讓自己更相像原版,成為她體貼溫柔的學生、半子…我知道,她是真的想要代那個人成為我真正的母親而扶養我。但她極度沒安全感,患得患失,這讓我無法猜忌她。」

妮娜猜想,這是她休學又復讀的主因,也是支撐她這一年多的動力。

「沒想,本尊也是代替品,只是那位我血肉來源半數之人為了惟一的女兒將我製出。是啊,只是為了治療姊姊患上的怪病而出生,甚至沒有名份,我甚至不配被製作者告知存在就遺棄任其成長…不,我怎麼會忘了。我根本不是我,現在的我只是鎖匠。真相大白後還能享受親情已該知足。」

她抹去淚水。

「但我好累,再回不到當初。只要一想到她的作為…若只因為害怕失去……這算是愛著?如果這是愛,那愛也只是可悲的複義詞。」

妮娜看著痛哭的友人,想安撫卻無法。

沉默中,妮娜領悟到她的種種表現都只是偽裝,最初見面時已近乎絕望。抱持著得過且過心態旁觀時而教導兩人她所知一切,世界的真相。妮娜甚至懷疑,是否有那一天,當夏樹不需要她照料或是能照料的人出現時,她會扣下扳機,再自殺。

然而,這都是空想。她們都等不到小夏樹長大,不會再有牽著兩人的手前進的一天。

床上的孩子將被洗去作為『夏樹.庫魯卡』的記憶。友繪沒有說,妮娜卻也猜到——這不會是第一次。也可能不是最後一次。



妮娜.王知道今日一別,友人不會再對她說實話了。這點默契她們還是有。

「你遞來的就餐卡,是你自己的?」

「也許你被欺負了,也許有人想看笑話。但若只是舉手之勞,我不會猶豫。」

「你說我家很乾淨…」

「確實乾淨,沒有隱匿、監聽。比自己家還讓人安心地想落淚…」

早已明白、隱約有感的事她還是問了。既想確認,也是想將最後的談話延長。

「你一直被監視,日後也是?」

「老人們想保留這力量。」

「為何,我能問吧?」

「對,你能。你已在體制內了…」

「那是為何?」

「老人們對HiME懷有愧疚,但要讓她們步入人世必須再度上鎖。鎖匠必須存在。創造不了就只能拷貝,至於重複使用本體名是否是那五人有意?至少,她本放棄讓我用這名字。」

「夏樹…HiME都非常危險?」

「在這狹小封閉的積木中肯定是天災。本尊很早就給較小的孩子們上鎖了,來不及的也在發現後近乎不存,僅餘幾個。然而…夏樹雖是最早也被保護的很好HiME,但也曾有過將一座基地瞬間凍結的事蹟。」

妮娜臉色劇變。她卻笑了。

「對,因為那時,真正的鎖匠友繪.瑪格莉特遇襲、死了。去除鎖頭的房間是關不住急於護主的猛獸。而太小的孩子遠比已成人的HiME更容易恐懼,也無法制止守護自己的力量膨脹。這也是為什麼HiME至少百人卻從中特別保護十二位——只要保有這種力量,他們隨時都能處理掉不想留的。」

「除了上鎖沒有抑止HiME的方法?」

「穩定情緒,歌姬的歌聲能安撫她們的情緒。若鎖匠也上過鎖就更好了。這次的實驗很成功對吧?擁有驚人力量的HiME輕易就被安撫了。」

「你的身體?」妮娜知道,這大概是兩人間還能像友人般對話的最後一刻,不捨卻又有沒有其他想知曉的事了。

「拷貝的後遺症,沒什麼。反正,沒了我肯定還有下一個。」

友繪的淚水乾了。妮娜知道她已經不想再哭,已到最後。

「還能見面嗎?你是我最初的朋友。甚至,比我還瞭解我。」

「但你不瞭解。再見面不如不見。」

「我還是會去找你。」

「對,只要留在體制內…這是你惟一的機會。」友繪.瑪格莉特推開妮娜.王。「不在體制,你什麼都不是。你走吧。」

大門閉鎖前,隱約有一句傳出。

「以首席的身份畢業,留在體制內,然後…」









妮娜.王再度從春曉醒來。

若想重現不可得的過去,春曉一夜即可。



掌握世界的五位孩子給予戰士的獎勵總是世界之中最先進的科技、特賞物使用權。

春曉,讓人尋找過往也試圖安慰。而妮娜.王使用春曉的方式很單純,只是尋求最懷念的時光。

雖然每次醒來她總認為這是毒藥,會逼她思考是否毀了現實的友繪.瑪格莉特才是她們的解脫。但春曉確實再造了妮娜.王經歷的一切,甚至連友人的喜好也完美呈現,不再熟識的小夏樹的言行也熟稔地令她落淚。

偶爾,妮娜.王會想切換視角,去瞭解友繪.瑪格莉特是怎麼錯手失去結城曲,只帶回了直。又怎麼深入最底層將曲帶回。

但春曉不告訴她答案。

留言

秘密留言

自介

流

Author:流
有事燒香請洽:

往事歷歷

online


噗噗

FC2計數器

BG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