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制 七

深優只是忠於責任。而她對設定為自己主人的存在並沒接觸過幾回,也什麼印象(不瞭解)。對她而言,只要命令不變,大小姐就是她的一切。


這次的移動方式並不尋常。妮娜家的大門外是一道通往車站的最短路徑。

一部電車停在月台等待三人。日後,妮娜知道這條路是通往高速路的道路,沒有最高訪問權無法踏足,也曾後悔當時沒有勸阻,卻也明白無法勸阻。

電車以最高速前進,車內空間極為舒適但三人都無法放鬆。小夏樹心底估算時速又搖頭:一分鐘千里之行?不可能…這個世界沒那麼大。除非去了外面。



沒有過多久,可能連十分鐘也不足。電車緩速進站了。兩人看著小夏樹猶豫是否牽手,也許有不可預測之事。



「老話一句,在場我最早出生,我牽著你們前進吧。」小夏樹的話讓兩人稍微平靜。

走道盡頭是未知、無法預測。一路上,小夏樹都緊牽著兩人的手,二分鐘路程不長不短。三人放慢步伐,保持絕對專注。

步出盡頭,是一片翠綠、蒼藍。

眼前並無人影,復讀生能感覺到不遠處有人的氣息,毫無惡意近乎天真。她無法確認此刻心情是憂慮或是駭異,難受卻是最明顯。

妮娜.王仍保持警戒。小夏樹牽著兩人的手,左右張望最後仰頭直接。

「草皮、樹林,遠處有山及湖。這都沒什麼,可是天空及太陽…」小夏樹對於幼年時生活在『世界之外』的景物印象不深,但數十個日子的不自由生活也讓她明白,高掛于天空的刺眼熱源是真實,無法仿造。

「真實的大地?」出生至今第一次見到真正的藍天、白雲以及太陽,妮娜.王一時懷疑是在夢境。

「不,還是有一層保護。隔絕現代人不喜的雜質。」



三人往前走。原因是踏入此地不久的廣播——

『歡迎來到特區。今日是特別開放日,請各位來賓放鬆享受這美好的山光水色。』

『湖畔旁、山腳下、樹林外都有小木屋可供各位小憩。請多加利用。』


路上,妮娜首度詢問:「這是誰的邀請?」

「不,是協助、幫忙。具體…」復讀生以眼神示意妮娜貼近,壓聲道:「接觸實驗。為了證實,這孩子跟其他相似的孩子相見時,不會有意外。」

妮娜望著小夏樹,輕聲問:「這是指?」

「不清楚、也許是我多心吧。」復讀生的微笑很淡,但確實有著笑意。

相處數日,妮娜.王認為自己已能看懂復讀生。

——你明明是在害怕。






在小夏樹的牽引下她們走向湖邊。接近湖畔時復讀生腳步一滯,催促著折返。

「怎麼了?」小夏樹問。她已經沒有方才的緊張,既想摸看看湖水是否冰涼,也想知道能不能脫掉鞋襪玩水。

「不是一人,也非兩人。」復讀生往前一站,湖畔有人影走向她們。

「這是什麼意思?」小夏樹又問。妮娜感覺心跳加速,也顧不上禮儀急忙將夏樹抱起護在懷中。

「有一位是生化人。順便一提,生化人不受機器人公約的束縛。」



年輕女性雙手懷抱著幼小的孩子。一路無聲的步伐已讓妮娜開始猶豫是否該將夏樹放下加入迎擊。

「失禮了。我是深優.葛利亞。」女性面無表情但聲調柔和。她微一躬身後將臉朝向懷中的孩子,面帶微笑說道:「大小姐想見你們。」

幼小的孩子點頭,伸出手輕柔央求著:「艾莉莎,叫我艾莉莎。」

復讀生判斷這時不能隱藏身份,以標準軍禮向兩人自介。

「我是友繪.瑪格莉特。」抬出家世,不論如何都能避掉一定的危險。

幼小的孩子點頭,仍舊朝友繪.瑪格莉特伸手,眼裡有著期盼。

「大小姐希望您能抱抱她。」自稱深優.葛利亞的女性如此說。

「很抱歉,我不擅長與小孩相處,萬一…」

「不,您無需牽掛。您是大小姐的家人。」

「我認為…我是獨生子女。」

「恐怕是您沉睡太久…請容我簡單解釋。我是您親自送到大小姐身邊,惟一責任是代替您守護大小姐,直至今日任務仍未解除。今日,我將大小姐送還您身邊。是否解除任務?」

「我的命令?」

「是。自我甦醒以來便如此設定——惟有友繪.瑪格莉特可以命令我。」

「我的名字來自母親。你肯定把我和我的母親搞混了…」

女性低聲詢問:「今日,我將大小姐送還您身邊。是否有其他任務?」

自稱深優.葛利亞的女性透露了許多無人知曉的事實。好比,『直至今日任務仍未解除』以及『將大小姐送還您身邊。是否有其他任務?』。

妮娜旁觀一切。友繪則是近乎放棄般指示:「不。這是你的責任,永續執行。」

「遵命。」深優躬身。臉抬起時再度提醒:「大小姐希望您能抱抱她。」她懷中的幼小孩子仍伸著手,期盼被家人接納。

友繪.瑪格莉特很清楚自已所知的一切僅是能被告知的範疇。也就更難判斷此時此刻,不在被告知範圍內的生化人及其訴說的事物是否屬于這世界的事實。

深優看著懷中的幼小孩童,將她的小手按下。「抱歉,我忽略了一事。過去…您探望大小姐時總會講述家中的事,也曾向大小姐承諾:『總有一天,當你的姊姊醒來後,我會牽著你,玖我博士會帶著夏樹,我們可以一起去遊樂園。』也許,大小姐真正的家人是玖我家。您只是代替玖我家照顧大小姐。恕我僭越,對於大小姐來說只有您是家人。」

「我可不認識這孩子…」小夏樹無法從妮娜懷中掙開,徒勞無功般小聲反駁。

自稱深優.葛利亞的女性並未理會夏樹的反駁。僅是再度覆述:「大小姐希望您能抱抱她。」

「我知道了。但在你收起對我友人抱持的警戒之前,我必須保持在隨時可接戰的姿態。」友繪.瑪格莉特與妮娜.王的工作分配幾乎是瞬間就決定。理由也僅是,妮娜被生化人無來由敵視著。

「抱歉。但不該出現在這的人令我無法不警戒。」

即便深優.葛利亞抱著一位幼小孩童,妮娜的本能仍強烈地訴說不安、危險,她甚至覺得自己也許無法活著走出這。

「她是軍人,絕不會傷害市民。」

「既是軍人,更有可能傷害您。」

「放心吧。她是我的朋友,她不是那種背刺友人的性格。」

「瞭解。」

刺骨的敵意消失,妮娜如釋負重,卻也不敢將夏樹放離雙臂所及之處。自稱深優.葛利亞的女性對夏樹的態度難以捉摸。妮娜並不想冒險也不認為夏樹對於對方才的訊息沒有自個的想法。

「現在,您能抱抱大小姐?」深優.葛利亞再度詢問。

友繪.瑪格莉特向前一步,隨即側身看著也許是幼小孩童真正家人的夏樹.庫魯卡。頭一次不帶情感地要求道:「夏樹,妮娜只是清楚你有自己的想法及脾氣才不放你落地。放下你的警戒吧,你肯定明白,和平是建立在兩方皆有的共識上才能存在。」

夏樹.庫魯卡皺眉。猶如手足的女孩不慍不火的聲調是頭一回聽見,她卻莫名覺得這才是女孩的本性。

「我知道了。我不會成為妮娜同學的負擔。」

「抱歉。對你說了重話。」

「不用擔心。我們的關係沒那麼簡單破損。」



此刻,身在春曉看著過往一切的妮娜.王感到好笑。

我也曾如此以為。事實卻是,一旦友繪的表現不合我們的心意就覺得她變了。

我們都知道她表現的一切只是對這體制的小小掙扎,卻仍舊禁不住想責怪她…

這就是規訓。






留言

秘密留言

自介

流

Author:流
有事燒香請洽:

往事歷歷

online


噗噗

FC2計數器

BG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