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制 六

過渡回,簡單講,我改了劇本,希望虛海會比較好懂。
其實本來也沒多難,只是視點太少無法交待完整,索性來個多角視吧。



三周假期已近結束。妮娜.王端坐在書桌前翻閱日記。

開始寫日記是復讀生對小夏樹提議寫字修心,妮娜也就跟著寫。幾天後也寫出興趣,每晚都會隨意翻閱。

假期第五天是妮娜與金髮女孩愛爾斯汀約定見面的日子。講義氣的小夏樹擔心妮娜不擅言語會擾了興致,要求陪同。復讀生一聽也央求夏樹相陪,擇期不如撞日就同一天吧,追問才知同班的米亞為了答謝平日照顧也于數日前提出邀約。

這天,妮娜在早餐後去愛爾斯汀家拜訪,復讀生帶上還拿著保護卡無人陪同不得進入開放區域的小夏樹,米亞在家人陪同下在集合地等待,初次的四人約會(將小夏樹這小電燈炮略去不考慮的話)頗為熱鬧,遂於晚餐時提議要擇日造訪其他幾座有名的商城。

一行五人僅僅三天就將幾個熱門的商域都逛過一圈。在愛爾斯汀與米亞懇求下,假期第十天(也是這天妮娜才後知後覺米亞就是第十名)復讀生帶領三人及小夏樹進入廚房摸索廚藝。

原先,妮娜還頗有自信,米亞及愛爾斯汀也相信自身的女子力——這詞是等待午餐的小夏樹從《失落的二十一世紀文化特色》翻到,現學現賣般稱讚了看上來就溫柔的兩位女孩。

後果是慘不忍賭,廚房四壁乃至天花板都是渣渣,驚動管家系統,連巡邏軍隊也上門關切,場面凌亂,惟有復讀生還能保持冷靜樂觀,不忘讚嘆:失敗為成功之母。至少,我們現在都知道管家系統是如何重要。

抱有些許偏見的小夏樹及妮娜也打從心底認同管家系統,更相信這系統最初就是為了全世界的人在食欲與安全中取得平衡。

晚餐,復讀生鼓勵米亞及愛爾斯汀展現女子力,透過已大致完備的食料來個創意組合。結果成了美感及賣相鑑賞會,惟一鑑定官小夏樹苦著一張臉,沉重道:「過去,進食前我從不考慮賣相只在乎味道。但現在我選擇先考慮賣相。」語畢將妮娜拉上前,自個卻脫離戰場。

復讀生(以想念茶香為由脫身)在一旁凝視杯中的亮紅色澤,發自內心讚嘆人生:茶還是自己沏才香。飯還是自己做才好。

小夏樹一脫出戰場就往散發著蜂蜜與肉桂清香的高腳桌前進。捧起七分滿的茶湯,也有樣學樣般感嘆:「我突然覺得速食也很不錯,挺美味,賣相也好。」

「很好,這是達觀。」

事後,妮娜或小夏樹不再排斥速食,也覺得,比起真材食料而後浪費掉,不如知足常樂。



一切都很美好,回想有酸甜苦辣(泰半是第十天嚐受的)。妮娜.王躺在舒適大床上總有些不真實感。不論是這世界或是她的友人,她都不夠瞭解卻又非常喜歡。

她曾經很羨慕復讀生與小夏樹那猶如手足的親暱信賴。現在她認為,人與人之間就是透過這些微小之事相熟,日後她也必定能與這四人保有這種信賴。

妮娜陷入將睡未睡的迷糊之際,接到復讀生的邀約。這次,對方親自來電。

「抱歉,你睡了?」透過影像,復讀生確認自己果然太失禮。妮娜卻是搖頭揮手,趕緊坐起。「沒有睡,只是在思考…信賴的養成。」

「嗯…」復讀生的遲疑沒有太久,隨即詢問:「明天有空嗎?我希望你能陪我。」

「你和夏樹不是有事?」

「是的。我希望你能陪同。」

妮娜.王有種預感。她知道這種預感總是好壞參半,也無從迴避。






如同假期第一天,復讀生偕同小夏樹拜訪妮娜家。妮娜在她的指示下進入隱藏清單。

「百無禁忌的一種,或許是堆積木那五人的惡趣味?也是少數天網不涉入區域。這也意味著…自負安危。」

天網,妮娜第二次聽見。第一次聽見是復讀生帶她出門前做的行前教育:公共區域在天網支援下無時不刻都有複數的眼看著,保證了安全卻也無人權。

「我們等會要去的地方?」妮娜.王難得動搖,甚至有勸阻她們離開的想法。

「不,不在這…看來是公開了。總算捨得了?」

確認這不公開,僅特定身份才能讀取的清單不在今日目的地。復讀生鬆了口氣,近乎喘息,臉色也顯得蒼白無力。

「你似乎很累?不然…我們回去吧。」小夏樹兩手拉著兩人。

「不去不行。這悠關…我自身的實驗。不去不行。」






春曉的妮娜.王無力觀看一切。

她不明白這套系統何以被推崇?

若只是回憶,閉上眼就能做到。


留言

秘密留言

自介

流

Author:流
有事燒香請洽:

往事歷歷

online


噗噗

FC2計數器

BG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