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制 四

每回都有二千餘字,不愧是虛海,鬰悶時寫的更快!



午後六點二十,復讀生帶著兩人走出車站。站在川流不息的街頭上,小夏樹瞪大眼彷彿不敢置信,小手扯著復讀生袖子,待復讀生單膝著地望著她時才小聲說:「我在書上看過…是原宿表參道。」

「仿照品,為了讓各國、各民族緬懷往日。類似的商城很多,系統名不好記就不提了。此處簡稱是原宿。不問我,特地出門用餐是為什麼?」復讀生問,兩人同搖頭。

「想吃什麼料理?日式、美式、法式或中式?」復讀生像是突然想到般提起:「明治神官也完全仿製,飯後要去走走嗎?」

小夏樹並不感興趣,雙手交叉拒絕。妮娜.王不表態。

「那就吃最簡單的輕食吧。隨便走走,看哪間喜歡就試吧。」

「外面的食物…」小夏樹才開口就想到什麼,轉而說道:「這就今晚的課題?」

「是,妮娜的就餐卡,小夏樹的兒童卡怎麼在外購物就是今晚來這的課題。」

「我不算兒童。」小夏樹雙手扠腰正經凜然反駁:「年紀來說在場我最大。」

「是呢。是我失禮了。按現在的規劃,還在成長階段只能配發俗稱兒童卡的保護卡,同時,菸酒等對生長無益的物品在選單會全部隱藏。夏樹還在非常重要的成長發育階段只能領保護卡。」

「我們?」妮娜問。

復讀生微微一笑,一絲戲謔在遊走。

「願意的話,百無禁忌。也有特定服務。」

妮娜.王略微遲疑,復讀生牽起小夏樹的手,柔聲道:「既然夏樹最年長,就由夏樹牽著我們前進吧。」

「嗯!妮娜同學,手給我。」



一行三人,妮娜話不多,小夏樹忙著提問,復讀生總是輕巧答覆。這讓夏樹非常不開心,扳著臉說教:「這才不是回答問題,用問句回答最討厭了。不懂就直說嘛,我才不會笑你。」

復讀生像是沒聽見般,隨意指著一間綠招牌的店家。「這間美人魚…要試試嗎?二十世紀末最受歡迎的連鎖咖啡館。」

「評價如何?」小夏樹又問。

「不喝怎麼會知道?」

「那就這間吧。」小夏樹鼓著臉,拉著兩人大步前進。



甫進入店舖,小夏樹先是轉了一圈,心滿意足後才拉著兩人走向櫃台,大大方方地向店員要求:「請給我菜單。」

「好的。請問三位一道看可以嗎?還是一人一份?也可以先入座後再慢慢選擇,決定後再來櫃台點餐。」店員小姐親切的招呼後,拿起三份菜單從櫃台後繞出來,微微躬身將菜單遞給小夏樹。

「謝謝。不用費心,我們都想好了。」小夏樹有點彆扭,臉頰紅潤。她是習慣復讀生單膝著地,但陌生的店員大姊姊這樣做會讓她非常不好意思。

「好的,請等我一下,馬上為您點餐。」店員小姐收回菜單又走回櫃台。

這時復讀生出聲詢問:「可以分開結?」

「當然,有小客人在分開點也令人放心。」店員小姐笑容可掬。小夏樹臉頰又更紅了,忍不住低聲反駁:「我才不是兒童…」

小夏樹點了名字看來很難理解的汽滋樂香檸口味。妮娜在茶與咖啡猶豫著,最後接受復讀生推薦的星冰樂。復讀生點了杯紅玉,又幫兩人點法式烤火腿三明治、總匯三明治以及招牌火腿三明治。

兩人分別出示就餐卡,小夏樹高舉著手讓店員小姐幫忙感應插在錶帶內的兒童卡。這時候復讀生朝妮娜眨眼。

妮娜.王略感為難,也怕小夏樹真的生氣。卻又神色平常地與復讀生兩人四手將小夏樹拱起。

「你們!」突然懸空的小夏樹忍不住左右手亂抓一通。當然,略吃驚的同時也確認背部是兩人的手。

「還不錯吧?這可是苦練一年的臂肌,平常可無法嘗試。」復讀生莫名地得意。

「你太瘦了…」小夏樹默默想著:好在我屁屁肉多,不怕。

「至少…妮娜很有力,不算太差吧?欸,真不好玩。」

妮娜保持平常心看著兩人,從互動中似懂非懂這份親暱與信賴肯定不是一朝一夕養成。






店裡的客人不多,三人在角落處入座。緊接著拿起飲料互看。

「初訪就是要試試招牌。」言下之意便是:招牌不行其他也不用期待。

「那就開始吧。」小夏樹小手一舉,「乾杯。」兩人也附議。

三人各自啜飲,一時沉默。你看我,我看她,最後互相搖頭。

「難以形容。」小夏樹如是說。

「甜…非常甜…」妮娜難得臉色劇變。

「我點的可是最最安全的卻是……好澀、懂不懂泡茶啊?可惡,店員姊姊太可愛了,我不忍客訴。」

「飲料不合就算了,還有食物呢…」妮娜試著圓場,率先拿起一份三明治咬下。細嚼慢嚥,在兩人的注視下說:「挺美味。」

復讀生揀選法式烤火腿三明治,細嚼慢嚥後捧起紅玉潤喉。

「我開動了。」小夏樹也拿起三明治咬一口。嚼了又嚼,神情頗為凝重。小聲說著:「我…不喜歡外面的食物…」

「那就吃一點,學過經驗。回家我再做點心。」

小夏樹點頭想應聲卻突地皺眉頭,搖了搖頭,下定決心般說著:「不行,這是教育的一環。以前的戰爭讓這些文化都消失了…」

「夏樹是好孩子。不過,真的吃不下也別勉強…」



將桌上的食物塞入肚皮,飲料也喝了近乎一半時復讀生才開口。

「夏樹從醒來至今,一直是吃我準備的食物。」

「不是說每個家庭都會由父母兄姊之類長輩準備飲食?」已經習慣的夏樹大感意外。

復讀生沒有回答,反問:「妮娜有什麼感覺?」

「在軍校及家中吃的食物,有些差別。」

「能說說差異或是排列一下你的喜好。」

「校內、家裡,再來是這。不知為何我總覺得校內點餐機的食物都非常鮮美。家裡比不上,這兒就更不能比了。」

「是。你的味覺及舌頭還沒被毒壞。」復讀生點頭,在夏樹威脅快快解釋的瞪視下淡笑著。

「在妮娜家我說到五個孩子堆積世界再讓人型物入住,關起來。」

妮娜.王突地意識到,這不尋常的比喻也許是對真相的隱射。

「長久肯定會有些影響,不論好壞。幸好,一開始他們就料想到,堆積木設零件時革新各種技術且日新月異。古代有句話:衣食足而後知榮辱,倉廩實而後知禮義。」

「我知道。」小夏樹舉手,復讀生點頭後才開口。「生活沒有憂慮才能講求禮義廉恥。也就是…」突地臉色一沉,不語。

「商城的飲食多數成份來源不便明言,當然,它能滿足口腹之欲,也富有營養但有一種隱而不傳的功效。請容我再度引用古人之言:飽食終日,無所用心。」

「還真是圈養!」小夏樹咬牙切齒卻也怕緊擾旁人,聲量儘可能放低。「我剛剛才察覺不對勁…為什麼你總要耗費時間親手下廚也不願透過管家調理。今天卻特地帶我出門用餐說是教育…」

復讀生又喝了口茶潤喉。好一會才搖頭說道:「圈養是將動物圍在固定場所人工飼養。人,不適合這詞。」

「那就是籠養!」小夏樹不自覺氣憤著,醒來以後的各種不自由感成了薪柴,此刻熊熊燃放。

「也不適合吧?我覺得終生監禁更適合。」

妮娜.王臉色蒼白。

復讀生面帶微笑,給予妮娜一個解釋。

「你的就餐卡要好好珍惜。透過它,在校或在商城的特定區域備有真正的食材,可以無負擔地享用美食。當然,家裡不需要擔心。添加物不多,也只是跟方才我們吃的這些速食一樣降低欲望避免紛爭但又能令人保持專注及冷靜。出來這麼久有發現吧?一路走來,每個人都很平靜,很和平吧。」

「我的家人知情?」

「請幫我保守秘密。此事絕不可外傳,不然…會因為莫須有之罪從街上消失。也許,醒來就在下層…」

妮娜.王不知道現在的自己是什麼表情,卻能從復讀生眼中讀到悲涼。

「待在體制內,然後…」





留言

秘密留言

自介

流

Author:流
有事燒香請洽:

往事歷歷

online


噗噗

FC2計數器

BG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