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制 二

果然,體制二…
何時寫到小靜留出場?
是說整個虛海靜留大人都沒啥戲份。我都不知要不標示個『CP有,情感淡,慎入』了…O口Q


三點半,妮娜.王習慣性站在家門前等人。過去一年,等待父母回家聚餐時就養成這習慣,也總被心疼女兒的父母要求不能呆站著,最後讓管家將入口設置改裝,左側是飲料吧及一排高腳椅,右側是長沙發,可躺可坐不必站。

就算是如此疼惜養女的父母,妮娜也總是等不到他們回家,

父母太忙只好將家庭聚餐從一周改成双周,双周再改成一個月。總之,無法離營的日子太多,妮娜也老實要父母不用擔心。她在校有很多朋友無聊也能找人聊聊。當然,午後連絡復讀生是初次,過去一年她從未連絡過任何人。

妮娜.王對這個世界有許多疑問,她想整理並尋找解答卻不曉得從何說起,從何問起。她怕被識破原出身,就算個人檔案僅寫著父母名字,沒有出生地,沒有過往。但她就是怕——怕再度墮落於底層世界。

她的養父母皆為軍人,她身為軍眷也是軍校生。軍人享有各項權益同時服從各項禁令,出入均須審核,連同軍眷。而她不曉得,只能告訴自己:父母仍舊不放心也怕不懂事的我會鑄成大錯。

四點整,大門開了。同時間復讀生的名字在大門旁指示版放送。

「你家很乾淨,我喜歡。」復讀生將大門推開,看了一眼隨即側身,頗有禮讓意味。

復讀生旁的小女孩昂首闊步卻同手同腳。復讀生跟著進門,待大門闔上後僅以一句向兩人簡略介紹。

「這位是妮娜,我們班首席。這孩子是夏樹,我家教老師的孩子,剛醒不久。」

妮娜還在揣摩『剛醒不久』的意涵,耳邊已躍起一句:「你竟然不是首席?!媽媽跟我抱怨時我還不信。竟然是真的?」

小女孩進門時的緊張早拋到腦後。一雙碧綠閃爍銳氣,神情穆肅,可惜聲音仍舊稚嫩毫無可懼之色。

「早跟你說我很沒用嘛。雖然我一開始也很難相信…我真這麼沒用?」

「我當軍人絕對拿下首席!」

「你年紀還小…童軍隊倒是可去,要嗎?」

「才不!」小女孩握拳反駁,臉頰微微鼓起。妮娜卻不覺得這略帶敵視的模樣惱人,反覺極為可愛。

「好、好,不說笑。」復讀生單膝著地,好讓自己與小女孩視線平行,這才哄道:「首席這麼大方讓我們來訪,還有機會實際操作。要好好打招呼、好好謝謝才是…向妮娜叫聲姊姊?」

「不。」小女孩雙手交叉在胸,沉聲道:「我出生年比她前面,對吧?」

「應該?」復讀生微微一笑,看向妮娜又說:「畢竟夏樹冬眠一世紀以上了。但是,拿出生年來比較,連我都得叫夏樹一聲大姊姊了…可好?」

旁觀的妮娜有些吃驚。聽見這句的夏樹更是驚訝,忙說:「那算了…最多,我叫聲妮娜同學?」

「真堅持呢。妮娜,可以嗎?」

妮娜.王並非是會說笑的性格。她反倒想把自身存在縮小,不需要的都過瀘,僅留旁人能接受的部份。夏樹想以平輩論交,她反倒有一絲開心卻又擔心這種神情表露,連臉色也儘量平靜,如同平日上課答覆般開口:「那我也叫一聲夏樹同學,可以?」

「沒問題。妮娜同學。」夏樹輕哼二聲,自傲地看向旁邊那仍單膝著地望著自己的人。被看的倒是不覺得有何得意之處,又想到小夏樹偶一為之的軍人宣言也大概明瞭她的心思。

六、七年後,當夏樹見到〝妮娜同學〞總會被那句〝夏樹同學〞撓得有些尷尬,尤其友繪不在時。想勸其改口卻又因為對方過於正經凜然僅能默默承受。






結束初見的鬧劇。妮娜按管家程序指示陪客人茶敘,卻也跟剛醒不久的夏樹一樣盯著復讀生,有樣學樣倒也挺有個人風格——很笨拙的那種。

傾神觀察心不在紅茶的兩人一時不察,大口灌下後一個隱忍熱度一個暗自吐舌散氣。復讀生倒是很給面子,不取笑還出聲調解:「我因病休養幾年,也才醒幾年,這樣學習搞不好弄巧成拙?」

妮娜有些驚訝,正想問,夏樹先聲制人:「好歹比我早醒來。這世界到底怎麼了,為什麼這麼不自由?」

「噢,夏樹還記得過去的世界?」復讀生的語氣有些意外,神情卻不然。

「嗯…一點點。」小女孩點頭,稍微有點懷念那堪稱自由的過去。

「妮娜呢?」

復讀生的語氣有些複雜,妮娜看她面容和善笑容嬌柔一時猜不透,也不敢訴說。

「我…不知道。」

「也是。你可能不清楚那些是什麼…『文明』倘若沒人教授很難理解吧?連同這個世代——」復讀生輕巧說出妮娜尚不敢據實以告的過去,接著話峰一轉:「稍後,我會教你們怎麼使用管家系統。接著,我帶你們上街學懂如何散步。再之後,我帶你們去購物、用餐。晚餐後我們先送妮娜回家,再回家」

「嗯。」夏樹點頭,小臉上寫滿情緒有喜悅也有怒氣。「為什麼這世界這麼不自由?媽媽不是說這世界非常『和平』,壞人接觸不到我?那為什麼出個門這麼不自由?」

「嗯,和平,建立在人與人的界限區隔地極為清楚的基石上,當然和平。」

「這是指…」兩人不約而同出聲,也不約而同望彼此。

「夏樹,我會慢慢告訴你。博士也會教你,不用心急。」

「妮娜同學呢?你不教她?她不是跟我差不多剛醒?」

「她從下面被帶上來,遠比我還清楚這種和平模式。」

妮娜看向夏樹,搖頭致歉:「抱歉。我不擅言語。」



這個家或說許多家庭都是由管家系統主持一切工作,飲食作息乃至成員管理、訪客出入——復讀生輕巧地用三言兩語揭過,隨後請妮娜開口呼喚管家。

「果然…」復讀生一目十行看遍妮娜的工作表,忍不住讚嘆:「你的父母很可愛,給了你女兒的身份以及第三順位權限卻忘了要教你怎麼使用…是因為你很少有機會能見到他們也不好意思開口?」

妮娜點頭,想了想復讀生對自己的瞭解,據實告知:「一個月至少能有一回家庭聚餐。但有時只有媽媽,餐後她也要顧慮父親就先回營。」

「也是。中間管理層最辛苦不討好。」

小夏樹看著妮娜同學的神情,苦著臉低聲說著:「我還是不當軍人了…」



留言

秘密留言

自介

流

Author:流
有事燒香請洽:

往事歷歷

online


噗噗

FC2計數器

BG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