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制

嗯,有預感體制會寫好幾回…

——待在體制內,然後…



午餐時間,妮娜.王佇立在點餐機前,稚嫩的臉龐在困惑、無措以及些許憂傷交錯下顯得沉重。

午休正在倒數,她保持沉默像在考慮菜餚。學生餐廳很大,學生們或結群或獨行,選定菜餚就取餐步向用餐區。她看向左右,身旁無人也不知如何開口。

她被軍人收養是一周前,被決定送到軍校受訓也是一周前。上午六點,她初次離開養父母家步入為期三年的軍校生活,很多事她不懂卻無人教導。

當她意識到並將之歸因於——這也許是獨自脫離地獄的懲罰後,神情卻柔和不再凝重。她打算離開,一道似有若無的腳步聲卻在此時接近。

「還沒選好?忘了領就餐卡?」

妮娜.王以標準姿勢向後轉,迅速答覆:「非常抱歉,我不清楚點餐方式。您先請吧。」向左旁後退兩步。

年輕的女孩遞出一張卡。「結束報到後多了一張卡。這時廣播會讓長官們印象深刻,我就順手簽收,反正午餐時就知道。」

妮娜不知該不該收。她脫離下層也不過是兩周前的事,很多事她不懂。

女孩似乎察覺她神情的無措,開口解釋:「就餐卡不記名,每人限領一張,補發要扣分再補發扣愈重。但這回是報到人員疏忽了,我也代你簽收了。」語畢將手伸直,感應到卡片的點餐機即刻打開菜單。

「含午睡只剩半小時了。收好。」女孩將卡片塞進妮娜的手中。






妮娜隨著女孩走入就餐區,也隨著女孩的方式依序進食,她認為這是此刻最好的作法。女孩遞來的卡片藏放在外套內袋,她知道自己不能容受任何一次扣分。

女孩選擇無人的餐桌入座,妮娜也跟著,同時無視一路走來的視線。女孩細嚼慢嚥,吞了三口才喝一口附餐牛奶,妮娜也就跟著。

學生餐廳很大,用餐區座位充足,用餐完畢的學生們多數選擇在餐廳放鬆,交談或小憩。此起彼落地細微聲響在餐廳流動,不到吵雜但有一定分貝。

剩十五分鐘午休結束,女孩拿起附餐果汁,頭一次正眼看向妮娜。她說:「要是配合我的速度,可就沒時間午休了。」

妮娜不確定這是否暗示什麼,僅能據實回覆:「沒有午睡習慣。」

「確實,也不知道有沒有那種以捉弄人為樂的傢伙存在。但午後的課程是枯燥乏味的世界史,睡著肯定扣分。」

「我會小心。」

「日後最好找個溫柔的孩子一道行動。隻身一人很容易被捉弄,尤其是新生。」

妮娜認為自己已經清楚女孩的暗示,卻仍脫口詢問:「您呢?」

「復讀。這是過來人經驗談。那邊也有一個孩子落單。」

順著女孩的視線,妮娜見到一位短金髮女孩左右張望,似乎找不到能入座的餐桌。

「課間休息時間能吃點心,點餐機也提供點心,帶一些去上課吧。也許還能分那孩子裏腹。」女孩說完就起身,餐盤上的食物還有大半。

女孩在妮娜的注視中轉身。妮娜站起身,她卻搖頭,僅說:「胃不好、吸收差,我一向吃不多。你不用配合我,趕緊吃飽、去教室佔個好位置。」



課間休息時間,妮娜依言將巧克力口味的營養口糧遞給短金髮女孩,日後也依言不再隻身行動。



※ ※ ※



妮娜.王習慣軍校生活只用了月餘。第二個月開始有幾位同儕會圍著她,但她最常交談的是那日落單的短金髮女孩。第一季測驗結果出爐,她在眾人驚羨中拿下首席。那日幫她簽收就餐卡的復讀生卻跌破師長眼鏡僅列第二。

那之後,圍繞她的同儕更多了,形形色色的視線也隨之而來如同新訓午餐時間跟隨著復讀生時遭受的探詢目光,甚而更刺骨。約是這時妮娜.王才真正瞭解新訓那日,復讀生略顯冷漠的婉拒實為保護,指引她幫助金髮女孩更是令她獲得師長信任的催化劑——短金髮女孩的爺爺乃至父兄皆在軍方有一定地位。只是初時,除了短金髮女孩及復讀生外幾無人知。

一年級第二季結束,導師宣佈年底結訓後若有一科不及格即刷掉。妮娜.王在日漸繁重的課業中協助同學們央求的課後學習、訓練。復讀生則冷臉拒絕所有同學,僅有一次例外——第三季開始,在師長們的關切中某位家世深厚但成績跟不上均標的長髮少女被領到首席面前交付課後指導,復讀生卻在這時出面領走。

年底結訓後三百人的大班級僅剩半數可升級。妮娜.王以首席晉級,復讀生仍舊第二,那位曾被點名需要首席特別輔導的少女以第十名升級。

假期時,短金髮女孩約妮娜.王出外遊玩。妮娜略感遲疑,不曉得該如何與同儕在學校之外的地方相處,更正確地說法:她不曉得怎麼移動到家與學校之外的地方,沒人教過她。

這時候,她僅能告知金髮女孩必須問父母,取得同意才能答覆。在獲得養父母同意前,她透過通訊錄連絡上復讀生。

「妮娜.王?假期第一天就打給我…在想什麼?」

午後兩點,對方的聲音有些不耐煩。也許是午睡被打擾。

「抱歉,打擾您休息了。方便說話?」

「同級,輩份一致不需要敬語。敬語用錯反會讓人厭煩…這是經驗談。」

「抱歉。我只是想問問看…在這個世界要怎麼移動?」

「嗯…」

短暫的空檔內無人聲。妮娜突地感到心跳加速,是害怕還是擔心?她不清楚。對方吁了口氣,透過妮娜還無法辨別名稱的設備傳來,在靜默空間格外清晰。

「四點整,我去你家接你。」語畢結束通話。

妮娜立即再播一回,對方並未接受,僅以訊息回覆——

不曉得怎麼著裝? 學生制服。

不曉得要帶什麼? 就餐卡帶上。

不曉得怎麼開門? 你爸媽處理。我上門後補充。

隨後一封邀請發來。復讀生以個人名義要求上門拜訪並偕同妮娜.王外出購買學期必需品。

非常正經地邀約,妮娜工作中的養父母不約而同都點下同意。隨後,訪問清單更新了復讀生的名字,列在熟人、永久歡迎群組。

這一切,妮娜.王都非常陌生。她的養父母都是軍人,領養了她卻因為身負任務無暇照顧而將她送進軍校。在校她是年度首席,在家中她仍是一年前那無措且孤寂的孤兒。



留言

秘密留言

自介

流

Author:流
有事燒香請洽:

往事歷歷

online


噗噗

FC2計數器

BG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