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回:有勞師事,有食弟子煮

才四點半,也許第九話今日也能打完?


沒有前情的前情提要——

過之在傷勢好轉之際因故與二人義結金蘭,巴則打算在人生最後一段歲月儘展畢生廚藝,少俠奈緒卻是三人之中最苦悶。






「師傅,先潄口再洗把臉。今早吃食仍舊挺好…放心放心,我幫您試毒過。每一道菜都色香味俱全,也沒半點不該有的料。」

老乞丐閉目養神,任由小徒弟稍嫌粗魯的動作抹著臉,還不忘讚道:「你這義結兄弟手藝可真好,這荒山野嶺還能變出這些菜餚,正謂巧奪天工。」

「師傅過譽了。弟弟也說過這兒的野味都是滿山跑肉質實在,只要懂得調理任何人都有此口福。」

「那弟子會嗎?」老乞丐不打架時倒是面目慈善,甚至頗為愛護小徒弟,今日擔心其廚藝,昨日擔心其性格潑辣難有良緣,前日擔心其心地良善會否遭奸人利用。思來想去就只是擔心徒弟的傻師。

「弟子我只管吃,也幫師傅您試毒。畢竟這些野味都是那怪人一、三捉來,誰知有無下毒呢?」

奈緒面上恭敬,心下卻是憤慨:為什麼只有我的師傅不能動彈?到底是那死白毛還是那死毒怪傷的?就別給我機會下痛手,到時讓你們嚐受腳不能行的苦澀!

少俠憤恨著卻也礙於義弟的孝心(?),只得每日白肚方露即提著早點向怪人二問安,服侍用膳並在指導下練武。待怪人三真氣傳音『用膳啦!』,再提腳去義弟練武(?)處領午膳再趕回服侍用膳、練武。夕陽西下,怪人三再度真氣傳音『吃點心!』,這時她又得趕路找義弟領點心。如此過了半個月,三人還真武藝精進,又因日二食及晚點心連帶得長肉,也更為結實。

回神的奈緒不由得感嘆:難不成我們真能因禍得福,不僅武藝精進還有個強到莫名其妙的師傅可以當靠山?不成不成,這麼樂觀可是傻子,我得找方法化解。



日將落,憂心小徒兒睡眠的老乞丐總是最先放人的一位。練武結束,奈緒鬆口氣,踏著算不上輕快但也不沉重的腳步回窩。是的,窩,義兄及義弟為了在此荒野生存不僅蓋木屋還唆使怪人一、三幫忙切林、打地基。如此一來,不僅三人的窩蓋了,連怪人一二三都有木屋可遮風避雨。奈緒當真只有佩服、佩服再佩服之感。

「義姊,辛苦了。老師傅腳不便,可辛苦你了。」巴在小木屋外邊的廚間忙碌備料,聽聞少俠足音即刻出聲迎接。

「你小子現在倒是功力深厚,我還這麼遠就聽見?」

「那當然是本師高明,已讓乖徒兒識得此門奧妙。」

奈緒沉下臉,嘆道:「巴!」

「是!義姊有何吩咐?還是今兒的點心哪兒不好?」

「你的日課又拖著了?你就不能為了我們心情好早早綀完讓這白毛回自個老窩?!」

坐在屋裡喝徒兒泡的花茶的怪人三可不滿了,提聲道:「這話至少等我不在這再說吧?況且今日不是日課…是我捨不得這壺茶,沒喝完不想休息。」

「有差?反正你們都聽得分明不是?」奈緒非常清楚,怪人一二三雖各認三人為徒可從沒放心。時至今日總是盯著三人一舉一動,三人言行也總被探的一清二楚,稍有不慎可能就招徠殺機——更正,怪人一的殺機。

「那個兒控…咳,俺家大哥的老爸還沒放人回來休息?」奈緒開門只見白毛坐著閉目喝茶。也不知那花花草草的茶是多得白毛喜愛,日七壺,光燒柴及挑水就夠忙碌。

「並不是。大哥看柴不是很夠請兒控爸幫忙一道去劈柴。」仍在廚間忙碌的人抽空回了一句。

奈緒往牆邊長椅一坐。伸手也倒了一杯,臉向外避過與怪人三接觸的可能。茶湯還温著,鼻息間儘是草花芬芳,不由得嘆道:「真香。」

「是吧。我徒兒可真好。」

「兒控不在,弟子控倒是在…這花草茶再好也不好了。」

「你就是不懂欣賞…也是,畢竟我徒兒可是你義弟,身為一家人又是一點紅不好明著讚賞,嘖嘖嘖,你這小女兒家心思我怎能戳破…倒是你們畢竟是一家人,大可不必這般彆扭讚賞我徒兒,直說就好了,我會大方代徒兒收下。」

奈緒決定閉嘴。在廚間忙亂的巴只在心底嘆道:說的人不臊,聽的可起雞皮了。奈緒大姊你怎就不懂那白毛就是寂寞要人陪著嘴幾句的心思呢?你老只要閉嘴他沒戲唱就坐不住啦…










留言

秘密留言

自介

流

Author:流
有事燒香請洽:

往事歷歷

online


噗噗

FC2計數器

BG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