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素的魔王,第幾回了?

TXT檔名:廁所
本來想寫的東東因為K君罷工,思緒整個被打亂了。因此這段插曲就隨意了Orz





為了民生大計,奈緒決定向友繪問清楚。

「為什麼魔王城這麼大,廁所卻這麼少?還要走兩層樓才到…」

「一般使用區域還是很完善。至於最上層部份,基本上除了魔王傳喚不會有任何物種踏入。只有一間也是很正常的考量吧?」備早膳的友繪回的理所當然。

「那你之前…」

「只要養成良好的習慣,捻花時期已經完全可期且能錯開。」

「現在是三人一龍喔?在這住。」

友繪一臉意外,似乎真沒想過這種事,連盛盤的動作都停下了。

奈緒見狀,搖頭直道:「得找魔王商量一下增建事宜。」

「魔王才不管這種小事。直接向總管…噢,現在好像是你?」

「好像是有這件事。」

「感覺現在這樣方便多了。光少掉向吃素的闡述廁所與人類的關係性就省心不少。正好這邊也告一段落了,我這就領你的令去處理了。」

「有勞了。」

奈緒帶著一絲不安接過小餐車。






不過一頓飯的時間友繪回來,直道:「擴建完畢。要去驗收嗎?」

「也太快了吧?」坐在餐桌旁的兩人一龍正吃著餐後點心。對廁所擴建如此神速也備感意外。

「不用擔心,我一邊監工一邊啃麵包。」

「那就走吧。」奈緒一口吞滑嫩的果凍後起身,沒想到另兩位也起身,禁不住脫口:「真意外,你何時變的這麼勤奮?」

「啊啦…我只是好奇。畢竟踏入此地之前也未曾聽聞如此精湛的工藝品。」

「也是,能沖水還有溫水可洗滌的廁所當真聞所未聞。」

幾乎日夜都待在魔王城的人類少女非常意外,直呼:「這很特別嗎?我一直以為這是冰雪的基本等級欸,還想說我以前住的地方到底要多偏僻才能如此無見識…」

「基本?你指那間能沖水、洗滌,座位一旁還供應溫水潔手的廁所?」

「不止一間。魔王城的廁所都是這樣的喔。大臣說萬一臭臭的會給人負面印象,對清潔非常注重。」

「難道那位大臣就是傳聞中棄女兒不顧卻被魔王撿回來放養在城中的那位?」

傳聞中被棄養的少女果決道:「他絕對不是我的父親,況且,他的夫人和我完全不像。」

一直沉默的魔王補充了魔族側旁觀者的觀點。「你們確實有些相像。」

「…好吧,頭髮、眼睛是有那麼點相像。據說在魔族也很少見。但是…不可能吧?我印象中我有姊姊及哥哥。那位大臣可是膝下猶虛,總不會全都棄了?我印象中我雖然住得偏僻了些,但生活稱的上無憂。」

「噢,還有印象?那好,等你能離開這座大陸就去找你的家人吧,他們很擔心你。不扯這了。走吧。」奈緒一句作結。





※※※



「擴建的廁所是在另一側嗎?」

「不是唷,親愛的魔王大人。」

魔王以了然的口吻說道:「我沒意見,由你的主管驗收。」

奈緒心頭一驚,「喂,不會是…」

「考良到總不好為了一間廁所就翻整格局,所以我們在現有的空間做出變化。」

就像習慣了一般,魔王用著剛剛的點心真不錯的語氣感嘆著:「果然。」

奈緒嚥下緊張而生的唾液,推開廁所門。

冰雪的女王以手掌摀嘴勉強維持形象,魔王一臉平靜,只有奈緒用皮笑肉不笑的笑臉逼近友繪,好聲好氣道:「可以解釋一下,一扇門兩個馬桶的用意嗎?」

「我算過了,人一天基本就兩回,每人時間都不一定。真的很急時,只要請裡頭的人給個方便就能一道方便了。」

「這樣啊。那我問一下,如果魔王在你方便時問給個方便,你會給?」

「絕無此事。魔王大人如廁的時間和我是錯開的,怎麼可能會問?」

「喔,那如果是我呢?」

「當然不。」定居魔王城太久,稍微沒什麼人類常識的人類小鬼一臉〝你在開什麼玩笑啊?〞

「噢,那若是後面那個想笑但又不好意思笑出聲的?」

「需要稍等一下下。我將以最快速度檢查環境清潔。當然,我會以最快速度離開現場,絕不會打擾到心緒。」

「說的可真好…那這兩座馬桶…」

「你們都那麼熟了。沒問題的。」

旁觀的魔王試著釋出善意:「至少用個櫃子隔開吧?」

靜留試著提出改善方式:「但門只有一扇,難不成…不鎖門?」

奈緒意會到能靠的人只有自己。放棄與上述三者對談,改口道:「果然還是砌牆,將門改裝成左右對稱吧…明早驗。」

「欸?這樣我會挨唸啊!」

「既然一頓早餐就能打造出第二座魔族最精湛的工藝技術。相信砌個牆、加個門也不是多難辦。」

「那你一開始怎不早說?」

「誰能想到你會提出自己方便時也借人方便?其實你一早衝去找工匠時頭夾到門了吧?」

「你一開始又沒說想怎麼做啊。」

「你也沒問…不,我想說家有家規,這城這麼大總有自己一套作法吧?」

「沒有。廁所興建原由如前述:萬一臭臭的會給人負面印象——然而,即便魔族對清潔非常注重。但仍舊不清楚人類的王族理念中的廁所是何種模樣。只好請我提供建議。說到底不就是你沒講清楚嗎?我們哪來的人懂人類的王族理念中的廁所。」

奈緒放棄對辯。

「確實,一切都是我太疏忽大意…日後我會提出具體事項讓你去執行…」

旁觀的魔王認為人類果然是太過年輕。忍不住開口:「我誠心建議你,要做就帶著這隻去開會。不然就放置不管。」

這麼多年,魔王始終恪守『只要生命無虞就放置不管』。

「帶著她?」

「翻譯。我想你應該不懂各族的語言。這孩子已熟悉魔族的雅言。」

「先前就有疑問了…這座魔王城有魔族駐守吧?但幾乎不見蹤跡。」

魔王搖頭。人類小鬼代為補充:「沒有軍隊,有各族之子。但沒有魔王的吩咐他們不會離開屯墾地。」

「屯墾?」

「是呀,與其從各族運不如自給自足。收獲好時也能貢呈魔王大人嘗鮮。」

如今的奈緒不必問也猜到能讓魔族下任族長們開始自給自足的是誰。

「魔王大人…這樣下去真的好嗎?」

「有問題再通知我即可。」

「不——」

你誤會我的意思了…

妄想形成恐佈平衡就能壓抑人類王族勢力的奈緒開始覺得前途黯淡。

憋著一口氣。奈緒拉過友繪直道:「午餐前可以安排?除了廁所的問題。我還有其他問題想請教。」

「午餐前?不行啊,我還沒準備好午餐的食材…」

「行了。請魔王大人陪那傢伙去附近村落用餐吧。」拖著帶路人的衣領,奈緒邊思索自己是不是哪兒想岔了邊邁開腳步。

「人類村落?不行啊,魔王超級不會講話的…萬一沒菜單要怎麼點菜?不,就算有菜單也不一定會點啊…」

「這種小事交給另一隻就好。好歹也長那麼大一隻。」

「不行吧?不是說要保護女王以免聖域淪落虎口。」

「吃頓飯就能淪落的聖域不保護也罷。」

「那至少讓我介紹幾間不雷人的店。」

「身為魔王自然懂的品味。」

「我擔心的是女王的胃!」

「你至少等走遠再講吧?魔王好歹養你多年…」

吵鬧聲響隨著兩人遠去隱沒。魔王和女王對視之後,想到那莫名其妙的家訓,不得不講句:「午餐要自理還是出門?」

「都好。不過可以的話我想趁這機會逛逛附近的村子。」

「窮鄉僻壤。對聖域的信仰也非常薄落。」

「…信仰這種事,我以為魔王不會在意。」

「我不介意。但友繪很介意。她畢竟是人類,很重視人類的動向。」

「未來會是很優秀的勇者吧?雖然是寂火的…」

魔王倒也不意外,直接將話題挑明。

「不見得。若她知曉了自己的身世,不可能會對人類有好感…」

「勇者可以自己選擇。如同人類選擇自身的處世之道或說信仰。」






留言

秘密留言

自介

流

Author:流
有事燒香請洽:

往事歷歷

online


噗噗

FC2計數器

BG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