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誕節的三角跳

檞寄生的番外(根本OS全集)
不動筆的惡果,久了就不知如何下筆…Orz





鴇羽拉麵今晚公休,僅招待親友。吃完拉麵等待蛋糕的時間,高中女孩們說起這個年紀會在意的話題。

「說起來,聖誕節這天有個典故呢…」千繪看店內親友都回過頭忍不住笑道:「聖誕節這天若兩個人同時經過掛在門楣的檞寄生下,就要…」

「三角跳或是膝蓋攻擊。」

稱得上稚嫩的聲音速答後店內暫時陷入靜默。在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的遊戲中,夏樹最先忍不住,在眾人的注目下反駁道:「不是說…獻上祝福?」

「這也是一種…」女孩從紅豆湯前抬起頭,沉聲道:「不論如何,任何被醉漢襲擊的反擊法在這天都該用上。」見狀千繪拿起手機飛快打著簡訊。

「我說真的…這是切身之痛。」

廚房裡的舞衣探出半個身體湊熱鬧:「不愧是東京啊,感覺就是不同。」又被站在一旁等舞衣特製豪華拉麵的命拉去。

「這樣說來東京的聖誕節習俗感覺跟去死去死團差不多等級啊…」奈緒也覺意外,不無懷疑地問句:「把三角跳或是膝蓋攻擊等任何被醉漢襲擊的反擊法當祝福嗎?」

「說是習俗也不為過。」

手機震動後,千繪已得到旅居東京的親友回報訊息。大概瞭解狀況的她只能艱難地吞口水想著措詞。

「對不起…那群姊姊們要我…呃…」

「總之,遇見醉漢千萬不能傻傻地站著。就算認識,很熟。」語畢,店內再度陷入靜默。



千繪在群組訊發送:小巴來風華前曾蒙受姊姊們的指導,算是家教…所以…

葵回訊:早叫她們不要在外面豪飲了…這不都造成心靈創傷了?

千繪:是在家喝的沒錯。畢竟是同鄉,也算是在家…

巴:我幾乎要猜到結局了…

狀況外的舞衣回訊:有誰可以解釋嗎?被命拉著我不能分神往上滑。

夏樹:應該是…被醉漢纏上?

靜留:夜雪薄醉,美人在旁,甚好。

千繪:風雅用錯地方了啊…

靜留:抱歉…我忘了站在小巴的角度看待整件事。代入之後就不怎麼想了…

巴:那會怎麼想?是說會站在那群酒鬼的角度想也很常識外…

靜留:酒味臭死了!臭死了!我明天的考試範圍到底還要不要複習……這是我的初吻啊!嗚嗚…好噁,我去刷牙了…

千繪:會長大人,你太強了!竟然八九不離十,你真的沒偷問答案?

葵:竟然最後才意識到初吻…

巴:因為是小孩嘛…說來,我們之中有誰Kiss過了?

夏樹:問這作什麼?

靜留:如果是夏樹我很樂意。




二分鐘後,將特製拉麵上桌的舞衣總算從命的熊抱中解脫,抽空回:體諒我煮麵,解釋一下吧?

千繪:你看看上面的發展?

舞衣:我的初吻被命吃掉了。是這樣的話題嗎?

葵:…既然如此,千繪。

千繪:我不想要豚骨味的初吻。先刷個牙吧?

葵:我是要說,我們應該要更熱中於聯誼。

千繪:整個島都認識,你不如現場挑一個?

葵:也是…

千繪:慢著,為什麼奈緒是用小巴的帳號發言?重點是為什麼大伙都沒發現?!

巴:她手機在我這。

葵:不要欺負小孩子。

巴:撿到後還她,不要。做為交換我手機也搞丟了,只好用她的。

千繪:這什麼遊戲啊…

葵:記得換回來。

巴:記得的話。

千繪:又跑題了。剛剛問題發言的兩位是在臉紅什麼?

葵:她們倆到現在都沒在看手機了。夏樹竟然還摀著臉…

巴:對看啊?真是夠了…嘛,我們另開個群組吧,我有好東西喔。

舞衣:奈緒何時開始用小巴的帳號?我開始錯亂了…

巴:半小時之前,紅豆湯事件後開始。

舞衣:為什麼啊?

巴:誰叫你沒留我的份?然後她一人喝一大碗!重點是,每個人都有就我沒有?

舞衣:你平日來都說不餓啊…況且小巴剛結束社團活動,肚子肯定很餓嘛。

千繪:減肥是少女的志業呢。(笑)

巴:囉嗦。

葵:千繪這句話有失公允。運動社團的孩子們,比如夏樹可從來沒有這想法。

巴:你怎麼知道夏樹不減肥?

靜留:因為我喜歡夏樹的蘋果糖。很甜。

巴:突然插進來也太嚇人…有收到我送的禮物嗎?

靜留:用小巴的帳號寄送的?收到了喔。

巴:看了嗎?

靜留:嗯…

巴:怎麼…

靜留:我在讀秒…有這麼久?

巴:你的反應也太好笑了吧。

千繪:奈緒,你是不是忘了一件事?

巴:何?

千繪:既然你手機丟了,那現在上線的你又是?

奈緒:不要用我的帳號做壞事!

靜留:所以…目擊證人是?

巴:我只專注眼前的軟體動物秀。沒注意遠方那對小情侶的動靜。

靜留:還不能算是情侶吧?不過,約定好了…

千繪:竟然一句話就能讓咱們的會長大人臉紅,奈緒你功力變強了。

巴:不不不,如果你看了就知道真正強的不是我啊!是某隻肺活量超好的大型犬啊。

夏樹:……剛剛的對話是?

巴:沒事。我是小巴。

奈緒:才不是!不要用我的手機做壞事!

舞衣:現在流行換機Play嗎?但我就算和命換了也很明顯…

命:嗯!舞衣的拉麵好好吃!





留言

秘密留言

自介

流

Author:流
有事燒香請洽:

往事歷歷

online


噗噗

FC2計數器

BG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