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歲

今天是靜誕。沒任何準備的我匆促間只能這樣。算是自給自足一下(有糖份嗎?)




晨光從雲層灑落喚醒了我。

你的臉帶著睡意與笑意,已經醒了卻在賴床?







「早點回來。」

「路上小心。」

道別後你仍舊站在玄關前目送我。偽裝成上班的我到底是變狡猾,還是單純想要鬧你?

不想讓你猜到。抱著這份心思如常出門,過了轉角拐進反方向。



今天是你二十八歲生日。

你說這年紀還慶祝太害羞。

真會覺得害羞就不會在今天的日曆寫上28吧?



「靜留,中午有預定了?」還是撥了電話。中午才突擊的決心在一早就粉碎了。

「沒有呢。倒是,感覺夏樹想約我蹺班?」

你的聲音帶著笑意,果然還是發現了?

「再等我一下,然後,有想去的地方?」

「夏樹,開車要專心啊。見面再談?」

「好,一會見。」



我忘了說,這場旅行不只我們。但我想,你大概早猜到了?

果然,這個日子會想拜訪曾給予我們支持的人們。

第一站是你出生、成長之地。第二站是我們家,最後是…



「夏樹,方才繞了幾圈?兩圈。」

「兩圈?你可真能猜。離家十分鐘不止兩圈吧?」

「半圈?」

「…打給你時停在路邊。算半圈。」

「回程算一圈好了。」你笑得像個孩子,早晨還有的嫻雅果然是錯覺?

「我想給你驚喜。」

車內的溫度上升了?還是單純地臉頰燒紅?不論如何,我暫時都不能開車…

「真的?我以為夏樹想考驗我的觀察力…這個。」

你拿起後座的背包。將工作用的手提包換下來果然是太明顯?

「行程由夏樹決定。我只需享受旅行。」

「真的?不擔心我帶你去些你不感興趣的地方?你知道我近期有點工作中毒,搞不好一會帶你進公司?」

「我很期待夏樹的規劃喔。」

「我怎麼覺得你都猜到了?」

「猜謎樂趣在結局揭曉時。」

「那我先公佈?」

「不給我猜了?」

你又笑了。昨晚像個孩子不肯熄燈,本以為上車後你會開始打盹。

「當然,我想今天你肯定會猜錯,讓壽星猜錯感覺有點壞。」

「真的?」

「真的。所以,我要公佈了,準備好核對答案了?」

「好。」

「第一站,去你老家。」

你的笑容藏不住訝異。

「果然沒猜對呢,靜留小姐。」

「夏樹小姐在謀劃什麼?」

將臉埋在背包的你真的滿二十八歲?

「第二站,去我們家…抱歉啊,自作主張就…雖然現在已經住慣了,但我仍舊還是有那種…住在那,你依然是你家族所有的感覺。」

「夏樹…」

「哭了?」




「我們家?」

你哭了,聲音卻沒有哭泣的感覺。連流淚都得如此靜寂?

「是啊…月初整修好了。剛好來得及當做生日禮物。」

「夏樹…」

「還沒完。有附帶條款。」

「夏樹想要什麼?」

「我想想…睡前、早晨的問候都不能省略。儘可能地,在同一個餐桌吃飯。然後…」

「根本和現在沒兩樣…」

趁你抬頭時貼近你。

「多了這個。」

吻。



最初就是這麼打算卻遲了如此久才執行。

怪不得老遭那幾個傢伙訕笑。



「我現在帶你回你家會被痛打一頓丟出門外,拒絕往來吧?」

「才不會。」

一邊吸鼻子一邊說這種話,太沒說服力了吧?

「那我們現在出發,在你家門前等到你眼睛不紅腫為止?」

「不行。我還沒有做好心理準備。」

「那將順序調一下,我們先回家再去你家?」

「可以嗎?」

竟然因為這樣就止住,你也變得太好哄了。

「當然,只是現在去會被舞衣唸吧?約定五點之前千萬不能出現。」

「為何?」

「客廳最早完工。從遊戲機到卡啦OK一應俱全,都快搞不懂是來幫忙還是來玩的?」

「所以近期工作狂表現都是…」

「猜對了。晚歸都是在那邊當工頭偶爾聽歌…」

「真過份。」

「嗯?」

「我也想幫忙…」

「放心,主臥室留給你自己打理。」

「那…那我們今晚睡哪?」

「舞衣說要夜唱…我不覺得身為地主我們有機會溜走。」

「我也這年紀了,不能敖夜…」

「才二十八歲就開始講這種話?昨天又是誰整晚不睡?」

「好吧,今晚可以特例一下。」

「那現在呢,先回你家還是…」

「按夏樹的預定吧。我會努力在到家前穩定好情緒。」

這樣說卻還是哭了…

「靜留原來是這樣愛哭?」

「都是夏樹的關係。」

「確實呢。」

必須開始習慣主動,不論是拭淚或是…代表心意的,吻。







「去你家取貨時看你們在車上接吻時我嚇得一不留神就怕起來了。」

奈緒一臉無辜,千錯萬錯都是工具太便利的錯。

「……」

「人手一支智慧機的時代,在車上接吻不就等著被拍?」怕是不夠火,再加一句:「放心,我只上傳到HiME群組。」

「夏樹的臉…」

「好可怕。」命拉著舞衣跳離戰場。其他人還沒意識到要退開。













留言

秘密留言

自介

流

Author:流
有事燒香請洽:

往事歷歷

online


噗噗

FC2計數器

BG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