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追憶 被誘拐的孩子

理論上是追憶03之後的(06)。但有篇名就不打上06。
1個月前打了三段標題,一個月後我才寫了中段、後段…(默)
算了,至少追憶可以END進入轉折了…OTZ






被誘拐的孩子



夜晚的特區內傳出三響,無人中彈。

結城家少當家被情報部少校親自押送的新聞正發酵。據水家親友表示:「似確實有受到影響,現在不宜面會。城會陪著她。」

連續三天無法成眠,今晚,夏樹強迫自己進入春曉。



「又見面了…」結城坐在台階上,身後的雲霧與荒山一度令夏樹陷入恍惚。

「這裡是…」

「富士山的雲海,你們這代日本人未曾見過的日本風情。也能說是分不清夢境抑或現實的人類久居住之地…虛海就是這樣的世界。」

「水似呢?」

「你真想見她?這個時候?」

「你們到底…」

「過往、個性,連同未來的戀人都已定調,生命軌跡仿造自真實世界,這樣的我有達成令人懷念的老友這種感覺嗎?」

「那麼,處於此的我又是什麼?」

「人類啊,除此之外還有什麼?」

「不該如此…春曉是獨立封閉的世界。」

「確實,原先我們只能按著既許的劇情行走。但為了與主體同步,餵養至此的訊息從未止息。這也是你的設定…吶,只要一想到三天前的深夜,未來的我對著未來的妻子開槍並試圖自栽,我就無法坦然與未來的妻子相見。因此,今晚只有我會出現在你的夢境。」

「曲,試圖自殺?」

「該說是殉情呢?還是說,無法接受不是自己妻子的傢伙頂著妻子的面容而痛下殺手。不論如何,明知自己一直、一直被監視著卻做了這種抉擇,人類真是可悲啊…但我又不得不講,這傢伙真的很敢啊,不愧是我自己。」

「一直…不是只有我被監視?」

「你不早知道?從我們學生時期就接下這種任務…連可謂是一起長大的你都是監視目標,不愧是身心皆奉獻出去的軍人。就不知,我們尚無從探取的玖我博士是否也是她監視的對象?」

「我已經無法理解這是我的夢境,還是幻想。」

「你很有趣,自行進入春曉卻又說這種夢話…可以的話,我不想生活在這虛假的世界。就這樣代替本尊進入現實未嘗不可。」

「連虛海出生的你也不想存活在此?」

「是呢,因為你的小小發明,促使某些偏激的老傢伙搞出這種世界。你不覺得你有義務阻止?」

「已經…無法回頭了。」

「木已成舟,人類即將拐入虛海渡過餘日。況且,連自己戀人離開都無法表示意見的傢伙真能接下這種責任?看來我需要重新考慮人選…」

「我可以問一件事?」

「你可以問,回不回答由我判斷。」

「這是你的意志,還是春曉自身…」

「這個家很特別。研究中的數據也好、已封存的成果也罷,權限內垂手可得。」

「Duran授意?」

「不,跟那個孩子無關。是你賦予了我們智能、情感,餵養我們外界的情資,也讓我們見識到連你都不曾目賭的真實。」

「真實…」

「為了重現老一輩遙想的過去,你們投注所有精力連同讀取權限。你無法窺視的過去對我而言卻是只要想就能重現的影像。」

「意料外…」夏樹想感嘆卻意識到自己沒有這個權利。一切早在開始之前即已估算到,只是所有人連同自己皆不重視罷了。

「我們可以看見你的過去,你母親的過去,甚至是不久前的過去,我甚至能想像氣急敗壞衝進水家卻失敗的友繪.瑪格莉特憤恨的神情。好不容易從底層世界救回來的孩子卻輕忽隨意地放棄自身…還順手帶上自己不忍毀去的備品。」

「這夢境是對我的懲治?」

「我只打算在你們全數被關進虛海前嚇唬一下。也許還有挽回的餘地。當然,如果你毫無自覺就讓你就這麼糊裡糊塗的來來去去也罷。」

「那麼,今晚是最後了。」

「但願如此。」結城微微一笑。

夏樹閉上眼打算離開夢境。

「之前我說過會再告訴你另一個夢境…那是曲的惡夢也是她真實的想法。」

「那你不該說。」

「在你構築虛海,將人類鎖在虛數空間前就該想到『隱私』這回事了。現在的在意僅顯得虛偽。還是,你想跟我說你自認為不會成功?」

夏樹不願回覆。

「放心吧,我不會訴說,你儘管想像。這才是我的目的——可以的話,我不想生活在這虛假的世界。雖然這兒只是相對美好,但對待過最底層的我言…那邊才是生者的地獄。若真要我破壞這虛偽美麗的和平我可能還是會猶豫——正是這種玩弄人心的手段才促成那個地獄。」

「最底層早在十年前就解散。那時我們還在校園議論此事…而你絕口不提。」

「是啊…十年前解放了。原先的住民也在適當的照護後收容至各區——這僅限願意回來接受控制的人。不接受的也不能再開口了。」

夏樹無法直視眼前由結城曲的數據構築而成的〝結城曲〞,驀地想起友繪曾提過:結城家雙子年幼時曾被綁架,之後人是平安回來了可這整個過程並不和睦。

「我們應該感謝友繪.瑪格莉特在那時展現了人性的美好,揭露了最底層世界。但這是表面。當人們的注意力消散後世邦還是秘密執行原定計劃。執行者也一樣,想來是特意給她將功贖罪的機會。」

「所以她連升兩級?並得以進入瑪格莉特一族不應進入的情報部。」

「我無法評估置身在她的立場時能否拒絕這個任務。但至少,她先前努力過,救回部份人的生命。在這點我們應當致上敬意。也因此,當她再度出現時,沒人懷疑過她。」

「這是在提醒我?」

「她是軍人,會忠實地執行任務。我希望你記得,她現在依然有監視我們這群人的任務。」

「為什麼是我們?」

「我們具有相同的身份——既得利益者。」

「這點,她也是吧?」

「是呢,同樣身在這既得利益且充滿矛盾的集團。恐怕,監視她的人不少於你…這狀況下卻還是在同性關係任意妄為令人垢病,不覺這之中有疑點?」

「我調查過她歷任女友,沒有疑點。」

「錯誤的前提無法導出正確的結果——她交過的人沒有問題只是營造愚昧昏淫的假象。手法拙劣但效果確實極好,同僚對她的評價一致也儘可能不與之來往…換句話說,換上任何人去扮演友繪.瑪格莉特也都不會被察覺吧。」

「我們很久沒見了。」

「搞不好近年你所見的都只是替身。既然有一個水似這樣的備品,難保不會有其他的備援品,這是合理的推想。況且…我記憶中的友繪.瑪格莉特是氣場張揚之輩,現在卻出奇地沉靜,難以想像是同一人物。」

「也許吧…」

「呵,感覺得到你的無奈。曾猶如長姊的人也曾和自已的母親有曖昧關係,之後又是那種來者不拒荒誕不經。以你的個性肯定會想疏遠的。但若這也是…」

「人與人之間需要保持一定的距離才能顯現美好。這也是為何春曉是獨立封閉僅屬於各自的夢境。」夏樹拭圖拋出問句:「如果一切都是演戲。又是為何?」

「喔,早在你提問之前我就想過了。」

「她是否想毀掉這醜惡、不乾淨、不光彩的世界?但我不覺得她有這種想法。」

「毀滅不需要想法而是實行。記住,她是軍人,會忠實地執行命令的軍人。」

「感謝你的告誡。」

「你還是打算自行判斷吧?本來,我曾想透過管道去她家晃晃,但她家竟然沒有任何多餘的系統可滲入。連食物也不透過系統自行烹調實在太可怕…但一考慮到她是軍人,還是情報部的頭子又不覺得怪了。」

「春曉不具備這種機能。除了餵養的訊息不可能有其他方式。」

「欸?虛海即將執行,還有什麼偽裝不能做?」

「我,尚未授權。」

「你的遺傳因子來自你的母親。」

「也是…」夏樹露出難堪的笑容,「也許是基於贖罪也可能是自滿。春曉乃至虛海,我們想儘方法蒐集使用者訊息並給予調校的機制只是要排除會令人作惡夢的因素。」

「夢亦現實,無法排除只能逃避的存在。」

「可以的話我不想生活在這虛假的世界。」

「希望夢醒時分,你還能保有這份心情。」



天仍舊微暗,裡外無人。夏樹不由得想笑。

「Duran,你已知春曉的進程?」

「主人,春曉是仿照真實而製,藏放現存人類的過往。已超出我的能力範圍,我無法代您判斷。」

「我竟然做出這樣的怪物?」

「主人,您若感到不安,可下令還原將一切重置。」

「Duran,你說的,在我的認知有個更貼切的詞。」

「毀滅。」

「是的,好孩子。」

「只等您下令。」

「不了。我還必須透過它才能見到我的老友…若可能,就放置吧。」

「主人,還有一事相告。」

「說吧。」

「春曉有姊妹作,正確說法,它是您授權同意製作的娛樂類型軟體,所以…我猶豫該不該說。」

「Duran,從你身上我明白,太有人性不全是好事。」

「請您原諒。」

「不,告訴我吧。我早無心記掛這類瑣事。」

「兩年又七天前,您的戀人藤乃小姐向您取得授權後伙同友人製作了這軟體。也在您的授意下,安裝于此。」

「真是意外,我以為靜留對這種事毫無興致。一想到她量身訂做的替代品,不只是為了撫慰我而誕生就有點不甘心啊…」

「主人,藤乃小姐並無惡意…以我現有的能力雖無法解析春曉,但若是這軟體,我還是能判斷,它不具備惡意。」

「原理相同。夢境以虛像撫慰心靈,現實仍舊以虛像撫慰心靈。人類的靈魂已墮落至此,需要透過人工虛像才能獲得片刻的安寧…身為製作者之一,我肯定是其中最墮落的一位吧?」

「主人…」

「罷了,若是靜留我只能認了。但若…幫我連絡友繪。告訴她,我必須見她。」

「主人,您曉得現在特區進入高度警戒,禁止一切會面,若非家族無法連繫。」

「直到這時我才感到不是一家人的不便呢。一道長大卻不是一家人?怨不得旁人說閑話,我現在也開始覺得怪…為什麼母親不把友繪視作女兒?為什麼我們不是一家人,不以姊妹相稱僅是平輩?又為何母親將她視為自己的學生…卻又…」

「主人,若您希望,我可以…」

「不了。我現在只想知道,警戒何時解除。」

「未知、無限期。」

「囚禁…Duran,按你的判斷,我有能力自行脫離此區?」

「絕無可能。未經通達,您是無法靠近特區大門一步。在那之前,大門外的高速路也將閉鎖。」

「確實。別說特區大門。我連踏出我們家的庭園都不可能。」

「Duran,若能選擇,你希望當個普通的寵物,還是現在這樣?」

「主人,我無法選擇。」

「很合乎你的個性。」

玖我夏樹想到很久很久以前,母親將Duran帶回家時友繪不在場。幼小的自己問及時,母親卻驚慌失措,彷彿自己說錯了什麼。

——夏樹,我們沒養過狗。我知道你很想養狗。但我們無法養狗…

「我該懷疑,我的記憶在冬眠中混淆了?」

「或是…這也不是事實?」






留言

秘密留言

自介

流

Author:流
有事燒香請洽:

往事歷歷

online


噗噗

FC2計數器

BG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