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追憶 被偷來的孩子

理論上是追憶03之後的(05)。但有篇名就不打上05。




被偷來的孩子



一如數日前,亞麻色髮絲的少女會在晚安吻後離開臥室,在屋主睡醒之前待在客廳。這行動模式可能是系統初始設定,也可能是藤乃靜留訂定的規則,不論如何夏樹無心干涉。

這個家是由Duran管理,除了夏樹之外僅有家眷能號令Duran。具有實質變更權限的人僅有她的母親、戀人以及…

「友繪上回到訪是何時?」

「六個月又3天前的上午十點整,午餐後離開僅佇留兩個半小時。」Duran簡潔答覆後,夏樹又問:「春曉何時安裝?」

「主人,您是想確認何時解禁嗎?」

「對。」

「半個月前。」

「這樣啊…」

夏樹並不想懷疑自己的家人,就算春曉營造的夢境帶了些許暗示。

——不、如果是暗示更不可能…到底是誰、為了什麼要讓我夢見?

「幫我調閱友繪.瑪格莉特出生至今所有資料…連同交往過的對象身家,明早給我。」

再度進入春曉前Duran詢問:「主人想回到何時?」

「你決定吧。」






佇立於白色校園的夏樹一時默然,不知該去往何處。

一地白雪。為了應景也為了令孩子們體驗四季變化,每到聖誕夜前夕,人造天空會下起人造的白雪。

——全是虛假,就連夢境也是…像這樣的世界…

夏樹吐了口氣,邁開的腳步避開他們一群人會佇留的地方。

坐在E56-L,她沒有看見年輕的少尉。螢幕上是白雪粧點的校園,各處的學子她一個也不認識。

『春曉』是解析過往再構成夢境,是『虛海』的前身也是最重要的基石。玖我夏樹身為主要開發者,深知春曉的最終目的『虛像之海』早已開始運作,不存在失敗也不容許失敗。

「為何理應在此的人不在此處?這真是我的夢境?還是…」夏樹試圖對自己的夢境作出合理的解釋:「連虛海也抹消了相關記錄。」

「可是,〝結城曲〞記得…」

夢境又變了。



細雪漸緩,不足寸的積雪開始消融,夏樹感覺到冷卻無法走向正前方的涼亭。

涼亭內的兩位女孩,一個是夏樹想找的人,一個是夏樹沒想過會遇見的人。

「不進來取暖嗎?」水似轉身詢問。

「取暖?」結城曲並不贊同,當下反駁:「水一燒開就溫了,剛到嘴邊就涼了。說是賞景喝茶,我看是挑戰體魄?」

「我喜歡這裡的幽靜,當然,出發前若能慎選同伴就更靜了。」

——又開始了…再不阻止又會吵起來。

「抱歉,我不得不同意。這種天氣待在戶外不太暖和。」夏樹邁開腳步,落座後補問說:「我能加入嗎?」

「當然。」接在水似後頭的是結城曲調笑意味明顯的問話:「喜歡涼茶嗎?」

「這種天氣不適合吧?」

「那你勸她改地方吧。」

「這兒適合。我有事找你商量。」夏樹看著學生時代的兩人,心生感嘆:也許春曉真是我們這代人的救贖…

「討論?你平常不都是獨自思考、不仰賴旁人?」

「我只是不明白…」顧及水似也在場,夏樹捨去真正想詢問之事,改口道:「我問過友繪,她坦承有致使你受傷的舉動,但是…」

「前提錯了。我可不會因為這點過節就去挖她的過去。但真正的原因嘛…」結城指著水似,「說起來,這傢伙因為一些不清不楚的細故得罪某些人被冷凍許久…我想這事你同樣也不知情吧?」

雪停了,水似倒掉冷涼的茶湯準備重沏一壺,結城伸手阻止。夏樹將一切看在眼底,思索這場夢背後的隱喻。

「那已不重要。」手腕被禁錮,水似也不惱,聲調如同過往,輕柔婉約。

「那時我還小,事過境遷已無重提的必要。」

「不想把夏樹牽連進來?也太好笑了,這傢伙如此有求知欲,即便不說她也還是會鑽進牛角。」

「對,我總會知道,只是時間早晚。」

「這真不像你…」水似的感嘆未止,夏樹的提問便已追上。「〝人類已經沒有死亡的權利〞…有聽聞過?」

「此何謂也?」眼前那過於單純,略顯無措的面容與那日重疊。

現在,靠近胸口的地方有股異樣的感覺扎的夏樹難受。

已然死亡卻重新復甦的水似,也是同樣神情語調向人們證明,逝者不存。

「人的記憶數據化,那麼靈魂呢?現在,此刻的我,是依我自身靈魂之意向朝意識深處探詢過往,還是,數據化後任人操控?」

結城與水似相對無言。夏樹不由得致歉:「抱歉,擾了你們的興致。」

「我大概能明白你的憂慮。」結城放鬆對水似的禁錮,「我也害怕這樣的世界會在不久後的未來實現。」

「現在…」水似抽回被牽制的手,「我將要訴說的一切是基於我的推測——我和友繪.瑪格莉特不僅是表相上相似這樣單純的關係。」

雪從人造天空抖落,一片靜默中她說:「早在出生之初就發現我們存在著缺陷,直到確認病因並將之修正後我才出生。但她不是…」

「不是?」結城啞然失笑,「擁有那種行動力及怪力算哪門子病人?」

「在人工調整的溫室裡已經不太可能有遇險的機會。若真遇上,再製受損之肢體、贜器並進行移植即可。但她的病變在腦部…而她,拒絕治癒。」

「治療方式也是個體再製後移植腦部…所以拒絕了?」看見水似點頭後,結城不由得感嘆:「我似乎能明白她拒絕的心情。誰能保證再醒來的還是自己?」

「為何你會在水家?」直到這場夢之前,夏樹從未針對外貌相似的兩人做過任何猜測。

「為了研究根治的對策不得不備援——這只是話術,不論是否善意,未經允許就拷貝仍舊違法,水家隱瞞此事連同缺陷…之後,除了年歲幾乎沒有差異的我被帶到理論上的姊姊及博士眼前…」結城接續道:「之後就被禁足了,水家也遭排擠直到水家因功抵過,你才重獲自由,對吧?」

「非也。拒絕治療,存在目的已無所謂後,水家收留了無家可歸的我。」

「拒絕使用你的身體來治療缺陷的自己…我怎麼突然覺得她還挺有人味,然而…你不僅不埋怨還逆來順受,這不太對吧?」結城以奇怪的眼神看向水似,後者對此無視。

「反過來立場就不同…我能理解她的心情。她選擇留下我不代表接受。」

「最奇怪的是水家,拿不到好處還收你為子,感覺上他們也挺善待你的…是了,你是做為替身出現。」

「不可能。我既已做為水家的孩子,就不可能。」

「如果友繪.瑪格莉特掛彩就有這可能吧…就我聽到的傳聞,第一次發病是在十五歲,實戰演習中昏厥差點被同期殺掉…搞得對方也心病休學。當然,這事沒有記錄。」看向夏樹後,結城又說:「你不會向當事人確認這些傳聞吧?」

「當然。」

「很好,如果你能守密,我可以告訴你世界底層的事…」

從春曉醒來,裡外一片黑暗。

Duran出聲致歉:「抱歉,主人。有急報不得不喚醒您。」

「無妨。說吧。」

「結城大人被收押…罪名未定論。」

「未定論…這能構成逮捕要的件?」

『當然可以。』女性聲音驀地插入,『散布、教唆,危及住民安全可是重罪,也幾乎都是拿來栽贓的手法。我先行出手才能保護她不被搞死…』

「為何…」刺目的血跡沾染視線所及之處。

螢幕上,結城曲跪在面無血色的水似身旁。

『也好久沒見了,想來看看你就遇上結城家的少當家在特區開槍…我若不找個理由先行押解,還不知上面會如何處置她。』

「開槍的是…」

『是我。』

「說謊,你不能無故傷害市民。」

『當然,這回不是無故。』


留言

秘密留言

自介

流

Author:流
有事燒香請洽:

往事歷歷

online


噗噗

FC2計數器

BG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