補遺

補遺性質的段落。算是說明靜留一直都在自欺欺人……






她並不討厭夏樹的依賴。

早在黎人告訴她夏樹被重要的人拋棄之前,她就無法拒絕夏樹。

——如今,她只能依賴你。你已經是她最後所能放聲哭泣的……

——重要的、無法再失去的,支柱。

黎人的耳語,粉飾了心底的疑惑。

既然自己只是路過教堂,在那傾壞的廢墟中拉了她一把,帶著她一道離開。那麼,就這樣成為她的『支柱』也罷。

「可是,你編的故事我毫無印象呢。」在黎人訝異的神情中,靜留找不到他說謊的理由。

——不記得也罷,至少,她永遠記得,是你,在那個時候拉了她一把。在她接獲『逝世多年』的母親並非有意帶著她離去的夜色裡遇見事故…

這是神崎黎人難得失敗的謊言。事實是如何?她隱約記得自己與夏樹是先後到達教堂,在纏鬥之中。

——為何?

藤乃靜留非常好奇,為何神崎甘願冒著被拆穿的風險也要對同樣歷經過媛祭的自己撤謊呢?

——謊言能為誰帶來好處?

靜留當然不認為昔日的黑曜會笨到撤這種謊。最終也只能歸究於青春期不明所以的躁動。

——倘若夏樹真無法透過對母親的思念呼喚出子獸。那麼,那日在會室、校園乃至教堂與之纏鬥的人又是誰?

不論如何,溫柔的靜留確實無法傷害那已禁不起二度傷害的夏樹。

只要將之歸究于『因為,我在那場近乎讓風華市大半機能癱廢月餘的大災難中,伸出了手,帶著無助的少女離開那傾頹的教堂…』即可。與夏樹熟稔的神崎黎人也是這麼說,那就是如此了。

藤乃靜留心想,夏樹是依賴也好,依戀也罷,這都無損我們之間單純且美好的互助關係。

不需求證〝那段日子的一些事〞只是因為不討厭。若真討厭也僅需切割彼此即可。

藤乃靜留依然保有絕對優勢。










留言

秘密留言

自介

流

Author:流
有事燒香請洽:

往事歷歷

online


噗噗

FC2計數器

BG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