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話後的回覆

夜話貼出隔天,集合的回覆及疑問。直至今日我才有心情及時間整理啊…
婦人在之前與靜留有過幾面之緣了(說是諮詢,更像是沉默中的對答),文中有描敘的僅最後一次會面,在《像是愛著》:

第七回,診視的中年婦人幽幽說著:「像是愛著,如果那夢境代表著對那人最後的依戀。她情願不要被治癒,也才不願講述。」

她情願不要被治癒?好像是在講旁人——靜留這麼想著,身旁的夏樹卻痛哭失聲。

場面一度失控,安撫夏樹的同時,靜留暗地決定沒有第八回。



《像是愛著》開場白,是現在的靜留:

她懷抱的只是痛苦。

一開始她甚至分辨不清那是什麼樣的感覺?

愛、罪,還是悔恨?



藤乃靜留很明白,她一定是愛上不該愛的人。

無法實現的愛戀,連思慕及憧憬都殘缺不全。


這篇基本點明(現在)的藤乃是怎樣看待殘破的沒有任何軌跡可留,不可見的過去。

『一開始她甚至分辨不清那是什麼樣的感覺。

愛、罪,還是悔恨?』

腦中留著一個模子,那卻是連思慕及憧憬都殘缺不全的模。甚至,對方的姿容、聲音以及名字都無法回想。連追憶都做不到…

為何?

自己到底發生了什麼事?然而,生活非常的平靜。圍繞在自己身邊的人們也從未有難以理解的言行。她不見的部份似乎早就遺失,只是現在連回憶也做不到了。

(題外,在剛失去記憶最混亂的時期也是藤乃靜留最脆弱的時刻。那時候如果夏樹出現在她面前,大概局面又會不同…應該說P文就會很短。可惜夏樹太尊重靜留的意願,遂造成如今這牢不可破的籠中鳥)

這情況下,她的自我解讀是——自己(過去的藤乃靜留)一定是愛上了不該愛的人,或是,無法實現的愛戀。不論如何,這都導致現在的自己僅能懷抱痛苦(茫然若失)。

而她,藤乃靜留並沒有親密到能交談這等閏女心事的閏密。(神崎是好用的部下,但絕不可能談心;珠洲城是吉祥物,萬一真不幸說溜嘴,後果可能不是自己能承受的)

無人可說,她只能壓下這些,只在獨處時稍稍釋放。(獨處時的靜留面色應該很差,因為不用掩飾,不用擔心旁人發現——不論何時,夏樹看見的她始終都是偽裝過的,或是願意表現的部份)



同樣在《像是愛著》:

「夏樹…你們…今後就要一起住了。」靜留還記得,黎人心怡的女孩神色複雜的說了這麼一句。

(中略)

這之後女孩沒再說過相似的語句,而是帶著些許期盼的眼神看著夏樹。轉向靜留時卻總帶著些許歉疚。

靜留很想好好瞭解女孩的眼神透露的訊息。

無奈她是黎人的心頭肉,任何時候,當她遇見女孩時黎人都在旁。而夏樹在時她也開不了口。

是什麼時候開始變得在意起他人的目光?

靜留問自己,為何?

她知道自己生病了,似乎變得很膽怯、很害怕知曉一些事。就算那是切身之痛,她也佯裝不在意。



以及,自我愛戀(價值觀扭曲下的)實現的方式——

疼痛,忍耐之後就不覺得痛了。

愛戀,隱忍之後就不會浮現了。

只要自己能忍耐,即便等不到,但這疼痛代表愛。


這非常扭曲,但卻是現在的藤乃靜留體現(觸碰)愛情的方式。
(非常自虐的…但我好愛啊!!!果然P文會變成這種局面絕對和我的喜好問題有正相關…Orz)



同樣在《像是愛著》:

回家的路上,夏樹反覆訴說『對不起』。藤乃靜留只覺得不捨,也只能這麼安慰她:「夏樹,不要說對不起。」



藤乃靜留畢竟是藤乃靜留,她做不到無視(夏樹懷抱的痛與自己極為相似)。她也沒法完全忽略夏樹屢屢向她傳達卻從不明說的情感。

過去,她們肯定有所牽涉,在已失落的過往之中,她們之間發生過什麼?

黎人曾說過:她,玖我夏樹是個孤傲的人,總是獨來獨往,敵視所有的人。然而——就算是這樣,你依然待她自然,不因那渾身的刺而顯露一絲…微笑之外的情緒。因此,她才會如此重視你吧?況且,你幫過她喔。只是你不自覺吧?

但那時的解讀估計只是:這是在暗示什麼?如果是出於好奇,捉弄過夏樹?這說法毫無破綻…像夏樹這種類型的捉弄起來肯定很有趣吧?但萬一做的太過頭,可能就…

她隱約記得夏樹說過自己最重要的人是,母親,也記得夏樹曾矢志復仇(→這部份是她自己回想出來的,但肯定也只是圈套,畢竟她可是藤乃靜留的『籠中鳥』)

像這樣的孩子,一旦認真起來可是很可怕的。儘管只是臆測,藤乃靜留相信自己肯定也一度有過親近、捉弄,然後拉開距離。也許,正是因此被討厭著。

再來,她想到媛祭,厭惡感油然而生遂將之壓下,最後還是在《在別人的故事裡流自己的淚》時點,憶起:啊啊…感覺很諷刺呢。賭上思念的戰鬥。我,是絕對不會將重要的思念當作戰鬥的籌碼。

嘴上這樣講,她卻流淚了。可能也憶起,在媛祭時曾賭上(背負)著愛而與HiME(夏樹)刀刃相向過…



我沒有明寫,但靜留(能憶起)的記憶是有隨著章節而浮現。然而,她的回憶(或是捏造出來的,籠中鳥的過往?),很可能也只是將她推向籠子的更裡面罷了,畢竟,現在的藤乃靜留始終只是過去的,Proxy。也只是被囚禁的籠中鳥。


回到《像是愛著》:

這天之後她們開始同床共枕,如同夏樹要求同居時說的:我想陪你,不論任何時候請讓我在你身邊。

那之後靜留還是會發夢,但次數少了很多、很多。有時夜半驚醒,夏樹已經醒轉,摟抱著、安撫著她。偶爾還會吻上她的頰,帶走她的涙水。

倦意漸深,即將睡去時靜留總會想:不願,肯定還有一部份是眷戀這溫柔…



藤乃靜留發現自己無法拒絕玖我夏樹已經是深秋了。她不無諷刺的想著:只是在一場災難中相識,連過程都毫無印象了卻……


事實上,直到兩人同住。對于玖我夏樹她依然知之甚少。
會這樣,主要還是和她懷抱著的感情(扭曲的愛)有關。

她緊捉著不肯放會是因為意識到,一旦放了就再也無法找回失落的過去?還是,身為籠中鳥的她別無選擇,只能緊捉著牢籠之主給予她的一切?然而,她接受了夏樹待在她身旁的事實,對兩人之間過近的距離可能造成的後果選擇性忽視。也明白『不願,肯定還有一部份是眷戀這溫柔…』。

《像是愛著》提及:

她知道夏樹喜歡自己。她們太相似了,心底都住著一個人,都看著遠方,都只想著那人,都懷抱著相似的感情。

——正是如此,我們不可能在一起,絕對不能。

藤乃靜留是這麼告誡自己的。同時,心底又有一道聲響。

但又如何?

這份寂寞,連夏樹都知曉。遲早一道陷溺…


綜上,藤乃已經給定答案。長此下去,她們終究會一道溺斃。抱著心底的缺憾,在彼此的溫柔中尋找慰藉。下面那段就先不提了。(其實暗示相當清楚了…)

留言

秘密留言

自介

流

Author:流
有事燒香請洽:

往事歷歷

online


噗噗

FC2計數器

BG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