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昔過往

要收線了啦!今年再不完結,就真的拖太久了。





今昔過往






——以前的你是個什麼樣的人?

夏樹並不在乎。

對於靜留,她有很多想法,但最終只能總結一句:有點忘了…






午後黎人捎來一封信:媛祭後、畢業前,校方特地辦了個活動。似乎是要撫平那場災難帶來的驚惶。

當年的畢業生在校園留下僅屬於自己的時間記錄,題名為:獻給百年後的你。

在夏樹偕同舞衣踏進校史館之前,她們都以為那是『時間膠囊』之類的畢業記錄。在黎人的帶領下,她們走到尚未啟用的校友室。確切來講,那是一間佈置的像教室的待客室,教室後方的大門是管制區,門後的區域需要驗證身份才能開啟。

「有點像是大型倉儲…銀行保險庫那種,不過這設計是隨著登入者的認證碼對應存放區域。也就是說,每個人都有一個屬於自己的空間,能存放任何想存放的事物,連同回憶…」

大門後方的倉儲櫃內可存放的並不僅是文物,還能存放影像記錄,符合這個時代的作風。

「當時,畢業生每個人都有一個位置。存放之後,除了本人就只剩定時器解除後才能打開。但之後……因為某些問題,計劃暫時凍結,也許你們即將畢業時會再度實行吧?或是…就此閒置…」

黎人招呼兩人入座後補充說明:「畢竟是已遭凍結的計劃,這接待室並未開放,環境很單調,還請見諒。」

「有設定時效?」

「對,時效是百年後…也就是說,百年之後的人們可隨意觀看,但現在不行。雖然計劃已遭凍結,但系統運作一切正常。目前仍處於『僅有本人能取出或播放』…但就是這百年時效遭人垢病因此中止…我是覺得這樣比較好玩。」黎人婉惜的神情幾乎讓人想猜測他就是這計劃的提案者。

「除了本人就只剩時間。換言之…」

「對……之前的靜留曾經再度打開…時間點正好是,那之前。」

舞衣無法出聲,夏樹也默不作聲。

「雖然有些突兀,總之…」



靜留把過往一切都鎖在那了。

百年後…也許根本不到百年這棟校史館就付之一炬。

再也沒人會知曉她曾如此深愛一位女孩。






「吶,夏樹…今晚,要來聊聊嗎?」

「不了…」

「你還在意黎人那句『也許我們可以試著開啟?我認識不錯的駭客』嗎?」舞衣小心翼翼的問著,生怕正是這句話刺到夏樹。

「不是,真的不是這種事…當然,這方法我很反感。但這不是主因。」

「那是為何?」

「舞衣…如果未來某天,你的愛慕者衝進那間教室,只為了一睹你的過去,你會怎麼想?」

「不用要用這不可能發生的例子,一點說服力也沒有。」

「也是,我直說吧。她若不想…那我就不能也不該看。」

「夏樹…」握有靜留托付的舞衣很想對她說:我有她的授權。她允許我可以代表她開啟…

但最終還是意識到,這只是一廂情願。

那日藤乃靜留的托付也太過曖昧不明。



懷抱著一抹不安迎來高中畢業典禮。揣測著那人,或說過去的藤乃靜留的心思,玖我夏樹進了以她為核心的團隊,在神崎的引荐下進入負責主系統的工部底下的工作室。之後發生了什麼?

當她察覺自己有意用課業、學務麻痺自身才發覺,上回見到舞衣等人是何時都有些記不清。

玖我夏樹認為她的大學生涯就是如此了。這時,藤乃靜留敲了她的門。

八月十五,近午。靜留說她剛從老家回來,想到今天的日子就來打擾了。也希望自己不會太打擾。

眼眶紅燙,從那時起她就知曉自己不可能再愛上任何人了。



那之後她們也有過不歡而散。

「記憶,我不想說,不重要。」

「以現況而言?」

「無所謂了。若只存在記憶裡,若只是一段回憶。」

她只是將垂落的髮絲往耳後撥去,並不說話。

桌上那杯茶的茶煙還在緩緩升空。

屋子裡很靜,她們誰也沒再開口。






秋日,她們還是再度聚首。

夏樹不再言論過去,靜留仍舊以微笑妝點自身。

她們都欠缺愛人的能力,是以相會。



留言

秘密留言

自介

流

Author:流
有事燒香請洽:

往事歷歷

online


噗噗

FC2計數器

BG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