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擇番外之「每日一詞」

因為選擇沒有番外這欄位啊,可惡,只好放錯頻了?(一整個就是想錯頻下去的想法嘛)
送出前瞄到藤乃家之二三事,才想到可以歸在這欸?XDDD




每日一詞






從小姊妹們開始自習漢字以來,一些連成人都覺艱澀的詞彙頻繁地出現在藤乃家的客廳、書房或睡房。

今日的疑問是,『覆水難收』。

面對小朋友的求助,夏樹難為情的找了個理由離開客廳。將場面丟給面帶微笑的學妹處理。

當夏樹帶著飲料及點心(意圖轉移注意力)再度回到客廳時,小姊妹們似乎已略有心得。

「如同覆水難收,簽了離婚協議書就不可能再回到簽字前的狀態了。」

「很好,」學妹依舊保持微笑,對夏姬說道:「巧妙的引用。」

——慢著…這什麼狀態?

夏樹不自覺頓下腳步,極其不自然的看著榻榻米上,一派和樂的兩小一大。另一旁的電視上正好進入廣告時間。

「咳,要不要稍微休息一下?」每當靜留出差不在家時,夏樹總是特別放任小朋友吃餅乾或玩遊戲機。這事,藤乃家的主人從不過問也不干涉。同時間,不知要說是太閑或是正好有空的親友也總會恰如其分的被主人請上門,並以大人不在來探望小朋友們的名義就順勢過夜了。

今天傍晚奈緒突然有急事暫時離開,還沒習慣奈緒不在僅有學妹的情況下,夏樹也只好稍微拉開距離,也正巧錯開了小女孩們的疑問。

小侑香拉著夏樹的褲腳,開心道:「我知道覆水難收的用法了。」

「很棒…」夏樹以有些乾啞的嗓音稱許。

「也知道離婚協議書的意思了。」夏姬從後面抱上妹妹,跟著拉夏樹的褲腳,姊妹倆開心地向夏樹展現今日所學。看著兩人不知從哪染上的習慣(拉褲腳以取得大人的注意力),友繪有些不知該不該阻止的說著場面話:「稍微休息一下吧。」

有些難為情的夏樹乾笑著,拿著要重新沏一壺熱茶為由暫時退開。一進到廚房立刻拿出手機撥話,甫一接通立刻問候:「你們近來吵架?」

『誰吵啦?我們家可是標準模範呢!哪像你!』

夏樹無視電話那頭的諷笑聲,反問道:「學妹在教她們離婚協議書的意思及覆水難收…」

『嗯…』

電話那頭沉默了。

夏樹不自覺有愧。雖然她也說不上哪邊對不起奈緒,但自覺應該關心一下。輕了輕嗓子後再度發問:「你們真的沒吵架?」

『她不是會和我吵鬧的個性…從以前就…除非我真的鬧很大。』

「這樣不是不太好嗎?溝通很重要啊…」曾深陷其害的夏樹不自覺嘆氣。

『是啊…』

電話那頭再度沉默了。

等不到回話的夏樹改口說:「你們真的有狀況可以攤開來說的…我力所能及必定」話沒完就遭奈緒打斷,『不。我們不是這問題…』

「那是?」

『她是沒正面承認,但我知道,她是有打算學生時代結束就算了…這類。』

「這類?」

『正確說法是我們的關係,或說感情…』

「你們…真的沒問題?」

『基本上是沒問題只是觀念上有歧異。』

「我聽不懂了…我們現在說的是日語?」

『不好笑啊。老實講就是,她本來以為不會長久吧,所以一直都很順勢而為。但我們就是持續下來了。』

「…」換夏樹沉默了。

『總之,我們協議過了。如果真的要分手,會有一些事前準備也希望到時好聚好散。』

「那現在?」

『現在?現在很好啊。』奈緒笑出聲,反問道:『你不會以為我和她吵了讓她心情不好吧?放心放心,她就算心情好也是會很突然的發表些我覺得分手其實對我們的未來比較有幫助之類的廢話。』

「廢話?」

『完全是廢話啊。無須理會。睡個覺隔天就沒事了。』

「聽來根本只是單純的睡眠不足引發…按我的理解。」

『是啊,她是很情緒化,但也很好解決啊。羨慕吧!』語末的哈哈聲讓夏樹不自覺按下切話鍵。

通話中止後隨即收到奈緒回撥及大罵:「羨慕也不用掛我電話吧?明明是你自己沒能力掙取『溝通』的機會…」

「感謝你的解釋啊。我超羨慕!」再掛一次。

夏樹將手機的來電提示改為震動後就不再理會。再度踏入客廳時小朋友們正看著電視上兩女一男,苦惱道:「都簽了離婚協議書就應該是覆水難收…」

「現實往往不如人意呢。」友繪輕輕拍著兩個孩子的背說道:「所以覆水難收才會隱含著不可能的意思。但還是得看用在什麼地方以及前後文意。」

「原來如此。」兩小一大不約而同。









留言

秘密留言

自介

流

Author:流
有事燒香請洽:

往事歷歷

online


噗噗

FC2計數器

BG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