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4班把人類的潛能平均拉高了…

這個戳中笑點。所以寫了XD
還請多支持這位繪者,她實在太棒了。






「教官說今天的作戰很特別。還讓我們事先準備好教材。」

「是的。已經準備好了。」走道上的齒輪聲由遠而近,隨著馬可爽朗的聲音,104班戰戰競競起身迎接。

104期生拭目以待,有的開始用手背擦拭嘴唇,緊張的等待今天的『衛生教育課程』。

——安妮小姐嗎?還是瑪莉亞小姐…



「咦?」康尼第一個出聲。隨著馬可及讓將教材發放給各組後,此起彼落的「怎麼不是安妮小姐?」、「瑪莉亞小姐呢?」、「我們該怎麼稱呼才好呢…」迴盪在104班內。

「艾倫。」

第一個做出反應的是三笠.阿克曼,並趕在艾倫.葉卡反對前迅速走上講台,在黑板上寫下背景設定:艾倫,6個月。請好好愛護。

「嘖,艾倫嗎?那一定很吵,吃奶嘴吧。」分完教材的讓順手拿起奶嘴,卻不是塞到小艾倫的嘴巴。

「混蛋!你塞錯人了啊!」艾倫,181個月。正直驅逐系。

「什麼啦,都是艾倫啊?」讓,15歲,腦內安適系。

「想打架是吧?」

阿爾敏已經放棄勸架,轉身勸阻阿妮,不能對才六個月大的艾倫使出十字固。同一時間,莎夏打開奶粉罐,尤米爾以為她準備泡牛奶,事前提醒:「就算不看育嬰手冊也知道要先看製造日期及成份吧?分組成績可是一道的…」

「咦?不能喝嗎?」

「……」感覺到『無法溝通』,尤米爾選擇以拳交心。

「痛!」莎夏才喊完痛,高個的尤米爾立即被身旁的小個子用頭鍾頂撞開。

「你這傢伙!」

「不要欺負莎夏。」

這只是104班的例行性事務。往往在教官踏入教室前,他們就會恢復秩序。但今天,104班把人類的潛能平均拉高了…



「看我的艾倫(六個月)小便攻擊!」康尼突發奇想的結合,將奶瓶塞進艾倫(六個月)的褲袋裡,對周身的艾倫(181個月)、讓等人發動左右迴旋攻擊。

「痛!」一臉嬰兒乳臭味的艾倫(181個月)撞上萊納。正使勁力氣要幫艾倫(六個月)穿上尿布的萊納一個重心不穩,直接倒向阿妮。

「嘖…」阿妮一個掃腿,萊納又往後倒向阿爾敏的方向。

「艾倫小心。」三笠護子(艾倫)心切,直接將阿爾敏抱起來跳向另一邊。後方是趕來教援萊納的全班最高個,貝爾什麼的。

「謝了…」萊納對著伏地挺身撐住自己背部的貝爾什麼的致謝。正鬆口氣卻突有一物往胸口一鎮。「呃噗!」壯碩的男孩高舉雙手保護住艾倫(六個月),卻顧不上護胸,只能任阿妮上下其胸。

「高度正好…」桌椅半倒的教室裡,阿妮好不容易找到一處適合(身高)的換嬰桌,不忘感嘆:「嬰兒服的構造好奇妙…」

「三笠…不能對才六個月大的艾倫像是拆禮物一樣的撕毀啊…更不是使出十字固…是要這樣輕柔的…」阿爾敏細心講授(對艾倫的)脫衣之道。

圍繞在阿爾敏身邊的女孩子嘖嘖稱奇。不是為了那自然散發的女子力,而是公主抱。

馬可有點想出聲提醒,卻不知道是要向三笠說:「可以放下阿爾敏了。」或是對阿爾敏說:「在這種狀況下能妥善的照顧艾倫(六個月),真是太好了…」

「欸…原來是要這樣嗎?」全女子最嬌小的金髮小個子看著阿爾敏的母性光輝及三笠的男子氣慨,心下一熱,轉身對一旁正教導莎夏如何包尿布的高個說:「尤米爾,給我抱。」

「啥?」專注拯救全組(或說全班)的衛生教育成績的黑髮高個側身一看。只見拿著奶瓶的小女神展開雙手討抱。這情況下也只能果決選擇:扔下莎夏及成績。

「不是這樣,是那樣!」金髮的小女神抗議了,莎夏趁亂將奶瓶幹走。

「一樣啊。」看著對面女子中心裡的三笠及阿爾敏與艾倫(六個月),尤米爾覺得自己沒有做錯任何一步。

「明明就不同。」被公主抱的女神憤憤不平。為了解消她的怒氣,尤米爾只好空出一手捉起尿布未包就被自己放置一旁的艾倫(六個月),塞到小個子手上。

「這樣就完全一樣了吧?」說完,追加一樣教材給懷中的女神。

女神獲得剛拆封的尿布。

莎夏跑去搜刮各組的奶粉罐,並在讓的指導下沖出最適飲用溫度。



這天的衛生教育課程結束後,104班全體被罰『連續四個周末,去附設幼稚園實習如何照顧幼童。』









(※本篇設定按『寢』篇,104期班是『受訓中的軍校生』。走架空平行,但還是要讓他們受軍事訓練,那只能設定成軍校生了。也曾想過參考舞乙,弄個共同推崇的教育訓練機構,但最後覺得麻煩。就單純化了)




留言

秘密留言

自介

流

Author:流
有事燒香請洽:

往事歷歷

online


噗噗

FC2計數器

BG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