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個體差異,多見不怪。」

「不不不,這很明顯不同。」唯一的常識人奮力一搏。

「真的,多見不怪。」在魔王城渡過年少時期的少年人,腦內無常人應有的認知也是很正常的。

「用常識去理解世界不好嗎?」常識人仍舊努力。

昔有指鹿為馬,今有指蛋為蛋。

「這只是一顆蛋…你反應太大了。」

「這來路不明的蛋能吃嗎?你所謂的蒐集食材一定要這麼常識外?」

「欸…雞生蛋。馬也生蛋。雞蛋能吃,沒道理馬蛋不能吃啊?」

「但這大陸上的馬都不會生蛋啊啊!!!」

「欸?那這蛋是哪來的?在馬廄出現卻不是馬的蛋?」

「總之,不要把那個當晚餐。」

「喔…」腦內常識僅有烤一烤比較美味的無常識人不自覺提問:「那要烤一烤嗎?」

「別、拜托。放開那無辜的蛋吧。」

「好吧好吧。」






「這就是你們把蛋丟進溫泉的主因?」人類的女王舉手提問。魔王閉目養神,面無表情。旁立的人類小鬼僅用兩塊布就幫魔王遮掩好全部重點。

「不!我沒要丟!我很努力想保護那顆蛋啊!」常識人屈膝抱腿,縮在浴池的角落。不時偷瞄另一端,盤起一頭亞麻髮絲的年輕女孩。

——原來是靜留啊…那頭母猩猩怎麼還沒來勇闖魔王城?

幫魔王蓋好遮羞布之後,已被常識人判定喪失身為人應有的常識的人類小鬼開始沖刷自己。事實上,從她施展瞬間移動到達此地的數秒內她就把同行的脫、沖、洗、丟,進浴池。這才大驚失色發現魔王不知為何坐在池邊不下水。

其實很聰明的人類有了一個不該有的假設前提——

喜歡泡熱水的魔王不肯下水肯定有問題!

剛剛肯定做了很害羞的事才不敢下水的!



「聽說遙遠大陸上有一道料理叫『溫泉蛋』。」人類女王開啟了奇妙的話題。正中人類小鬼的心意。

「是啊,這顆蛋這麼大一顆,想來應該很夠吃…」

「住口啊!我是不會吃那種來路不明的東西!」

「那就只剩菜圃的菜了喔?連魔王大人都不肯吃…」聽見這句,魔王很想說:你是把我當下限嗎?還有,你不是吃的很自在嗎?

「你不是以物易物了很多東西?」常識人反問。

「但還缺少一個顯著的主菜。今天的準備時間實在不夠…」

「放棄那個念頭吧。」常識人告誡:「想想正常人類應有的食物。」

「欸?我所知道的正常人類也是這麼吃的啊…這附近的偏僻小村可是什麼都能變作菜餚。我也只是效法他們充份利用每一份食物的精神。」

魔王與常識人不約而同對視彼此,瞬間心領神會。

「那就我來當主廚吧。」

「不良公主要掌廚?」

「啥?你再說一次?」

「咳,剛剛腦袋打結了。那就有勞了…」

「當然,你是助手。沒異議吧?」

「很好。」魔王應聲,順勢加上一句:「你待在這的時間,就代我督促這孩子吧。」將看管隔壁大陸的勇者的重責大任交給一位不過十六歲的人類少女。



將時間稍微往前一刻,在兩個抱著蛋憑空降落的小鬼頭尚未出現在溫泉池邊的那個當下。魔王正奮力與少女的酥胸對抗。

「穿上衣服。」全副武裝(即衣物穿載整齊)的魔王指著一旁的竹籃。裡頭有剛褪下的衣物。

「在魔王城,洗澡時是穿著衣服一道洗嗎?」

「當然不是…但…」魔王一手摀臉,一手指著衣物籃,沉聲:「在陌生的環境下、不認識的魔王面前…至少要遮一下吧。」

「遮?」少女環抱自己,以很困惑的口吻反問:「像這樣嗎?」

放開手又立即摀回去的魔王大叫:「當然不是!」

「那是要穿著衣服洗?」

魔王一時無語,惟有燒紅的耳根回覆了少女。

「若我這樣會令你感到不快(害羞),是否把長衫穿上?」

「嗯…」

魔王緊閉雙眼,向後轉,等待少女將衣服穿整好。

「像這樣,」坐在溫泉池邊的少女極有自覺的慎選用詞:「有比較好嗎?」

濕透的白長衫與少女的胴體再度讓魔王摀住臉,甚而起了逃避的念頭——

這個人類肯定對我放了魅惑術!!!






出生至今還沒看過貨真價實的女性,對人類認知就只有魔王城那頭脫離人類常識(隔壁大陸寄放)的勇者,像這樣的魔王,聖域的人類女王給了一個恰如其分的評價:純情。

「才不是。魔王只是不習慣,多幾次就習慣了。」極力維護魔王尊嚴的魔王軍中堅份子如是說。

「原來如此…那以後要漸近式的令魔王大人習慣女性的身體…但她似乎不肯靠近我呢。」

「肯定是不習慣。我剛來這她也是一副『你怎還沒死啊?』的死樣子。現在只是變成『隨你喜歡,別來煩我』的死樣子…」

「我有注意到,她好像一直都是那種沒表情的表情。」

「魔王大人說她本質是冰與雪。這是再正常不過的。」

「欸?但在溫泉邊她倒是有很多種不同的表情呢…」

「這是真的嗎?」極力維護魔王尊嚴的魔王軍中堅份子如是說:「若是真的…那多多益善吧,我也很好奇…」

「喂喂喂,別亂出主意。你現在可是歸我管的!」

「奈緒也很純情呢…但你的表情似乎是在審視什麼…」

「誰要和你這營養都長去胸部的女人比啊!」

「放心…」魔王軍中堅份子拍著奈緒不甚飽滿的胸膛說:「魔王比你還…」

「…一點也感受不到安慰的安慰還是別說了。」

「魔王大人的身材很好啊!衣服都不用重量。」

「別再解釋了。」

「魔王大人的身材真的很好啊!始終如一!」

「別說了,我都想幫她寫個『養兒妨老』…」

「我同意友繪的說法。魔王大人的身材真的很好。」

「你這女人別說這種毛骨悚然的話啊!」

坐在自幼睡慣的大床上(守門)的魔王大人打了冷顫。

「著涼了嗎?一直和那個人類保持距離結果都沒泡到熱水…乾脆點現在去泡第二回吧…」



留言

秘密留言

自介

流

Author:流
有事燒香請洽:

往事歷歷

online


噗噗

FC2計數器

BG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