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素魔王番外之類的?

美麗的誤會



魔王不希望冰雪的人們發現,魔王城的人類小鬼是寂火未來的勇者。
不僅是寂火長達百年以上沒有勇者,更深層來說,寂火的聖域早被染指,那邊沒有『聖人』可以約束勇者了。

寂火的魔王與統領那大陸的王族們害怕,沒有聖人時代的勇者。

會將小友繪送到冰雪的大陸(因為冰雪的聖域還保有自主性)主要是,雖然出生地不同。但小友繪還是會順(害)從(怕)聖人,比如現在的靜留.藢奧拉。

然而,對於聖人的意思完全不反抗也不會反感這一事實令十六歲少女,友繪覺得:這一定是愛!



面對十六歲少女的片戀,魔王立刻吐槽她:「你也沒反抗過我啊?」

「那是因為我是食客。在你這邊白吃白喝還反抗主人,很沒教養啊。」

「…合理。但反過來講其實是你無意中把她當作未來的女主人看待才會事事聽從她的可能性也不是沒有呢?」

「突破盲點!不愧是魔王大人!」

「嗯?」

「我確實是把她當女主人看待。但這還是不能解釋我聽話的程度啊…就算是您的意思我也不是全都遵從…」

——這小鬼……

魔王想不出方法掩飾了,心一橫直說:「畢竟,勇者受制於聖人…凡人也許也有同樣的效果…」

「原來如此。但風華王國的人都敢對女王逼婚要她下嫁王子欸…我不覺得一般人如我會因為她是聖人而…」

「那好吧,我相信你是愛上她了…」

——原諒我啊,隔壁的大姊。你家勇者要戀上聖人。我也只能拍手致意了…

「不,你這樣分析我才發現…」一波三折。人類小鬼的少女情懷被魔王勇者論打回原點。她贊同道:「確實,有可能是因為我的心情如同看見聖人的勇者那般?畢竟…我可是最瞭解魔王的人類了。」

「我覺得那毫無關係。但可能與事實相去不遠?」

「簡單來說,我對女王的愛慕如同勇者對聖人的憧憬。」

「不…不是每位勇者都會憧憬戀慕聖人…」

「像女王這樣漂亮的大姊姊,勇者怎能無動於衷?」

「但你不是這大陸的勇者喔…」

「魔王大人好過份啊,一句戳破了我的美好幻覺…」

「也許你可以期待寂火有聖人。」

「那邊沒什麼好期待了吧?不論是您或其他魔族的智者都對他們搖頭。」

「即便如此,也還是懷抱希望才更符合人類吧?」

「那是因為您還年輕啊魔王大人。等到您如同北方魔王一般,您就會感到乏味了。」

「這塊大陸,即便連一個人都不期待,我也會等下去。我相信,總有一天會迎來勇者。」

「您就這麼想打一場嗎?」

「因為這世上,沒有能抵擋我的吹息的生物啊…我連戰鬥的喜悅都未曾擁有過。連戰鬥都不可,連變成龍身都不可。我等『魔王』就是這樣的存在。」

五十年戰爭的源由是『飢荒』——人們打倒魔王之後,挾著勝利的滋味突破魔王城寢殿,意圖斬殺未出世的下任魔王。

這卻引發了冰雪之主的怒氣。幼小的龍子展開翅膀,冰雪的大陸陷入長達數年的寒冬與飢荒。

引發災難的魔王很清楚人們對自身的怨恨。卻不明白,何以,直至她已近乎百歲仍未曾出現過一位勇者?

「因為人類對彼此更可惡吧?趁火打劫甚而近乎控制整個冰雪大陸,現今也將手伸向聖域……況且,就是一頭熱的斬殺魔王後還想根絕——斬殺未出世的魔王——才引發飢荒。這才沒人敢再領受一次吧?」

「你就不能安慰我,說些你的勇者還沒出生的老話也好過這吧?」

「那個就等你搞定女王的事再說吧。如果連女王都不能自保,我想勇者即便出生也無法自保吧…」

「嗯…」

「是說如果女王為了躲避人類的逼婚同意嫁你的話?」

「嗯哼。她同意也要我同意才行。」

「你搶婚的還有什麼不同意。」

「…好吧。這樣我至少可以搬回去睡了。」

「那小孩要生幾個?」

「這個不論我或她同意都沒用吧?」

「哎呀!實不相瞞,有個魔法可以改變性…」

「晚了,回去睡你的覺。」

「魔王大人請不要逃避現實。」

「晚了,去睡覺。」

「魔王大人請不要逃避婚事。」

「兩個。我回答了,去睡。」

「喔!兩個!一人帶一隻才不會寂寞嗎?但生下來的是龍還是人啊?」

「怎樣都行,去睡你的覺。」


留言

秘密留言

自介

流

Author:流
有事燒香請洽:

往事歷歷

online


噗噗

FC2計數器

BG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