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素的魔王 五

依舊是草稿。沒腦力之下,用毅力及誠心來更新了。(連夏樹的名字都沒出現啊…)

人類推著餐車往(前.魔王寢殿)新娘房大步邁進,暫時性選擇無視那股撼動魔王城的衝擊力道。

「我真該學點可以把貨物快速送往目的地的方式…咦?已經突破第三層了…」人類住在魔王城也好些年了,魔王城的守備狀況大致有底。三十六層特殊防壁,從她入住那天就不曾有任何事物能突破,哪怕只是一層。她開始猶豫了,往最近的一扇窗靠近。

這距離以人類的肉眼尚無法辨認,但很顯然是原先猜測的『戰乙女』。令她覺得幸運的是,她沒感受到其他人類的氣息。

「單兵作戰呢,到底該說武勇還是忠義呢?這時要立即去通報吧……守衛怎麼沒動靜?都出去玩了?」

幾許猶豫後決定維持原案。推著餐車又上一層樓的時候,戰乙女已經突破第四層,距離大幅拉近,人類少女已經能用肉眼辨認。

「嗚喔…好近啊!還真是威風凜凜…咦?手上那個是?」少女發現了預料外的……






「你怎麼把戰乙女也一併帶來…不是說了先午茶再討論?」魔王難得多話。畢竟,六年前她就決定面對人類小鬼要能不動口就不動口,省得又被那句『君無戲言』堵得口澀。

「對啊,先午茶再討論。」遞茶回話,同時不忘示意仍有些怔愕的魔王趕緊入座。

「呼…正好解渴。」戰乙女毫不猶豫一飲而盡,握住空著的茶杯說:「再來一杯。」

「好的。可以的話還是請您慢慢享用。這茶很特別呢,是我特地跑到邊境高山的村莊買來的。」

「嗯、再來一杯。」戰乙女有聽進去,但結果一樣。

「魔王大人可以入座了嗎?我必須去請等候多時的女王殿下出來享用午茶…從她被您帶回來起算,已經過了一刻…讓貴重的客人久候可是非常失禮。」

還想說點什麼的魔王聽見『久候、失禮』也只能勉為其難接受。畢竟,魔王的家訓之一就是:有禮儀、有氣度更要有風度。



平和的午茶時間進行了一半,悶極的魔王很想提醒兩位人類,這個地方是魔王城(前.魔王寢殿)的新娘房前的空中迴廊,不是空中花園。雖然走道很寬敞,往前望就有山景可看,還有人類小鬼特意佈置了一組可休憩或待客用的傢俱組,卻還是掩飾不了她們正身處險境——座位旁二米處,往下是深不見底的萬丈深淵。

「嗯、咳…」魔王清了清喉嚨,揚聲道:「茶也喝的差不多了。該是時候…」

「確實,我都忘了。」人類的小鬼站起身,自動自發的拆起戰乙女座位旁的包裹。

「那是…」

「特瑞送來的禮物。」

「小遙,是『特意』,」始終揚著一張溫婉笑容的少女柔聲糾正,友人常有的發音失準。「特意送來的禮物。」

「咦?」金黃髮色的戰乙女臉有難色,壓聲咕嚕了幾句。

「還是不習慣官話?」

「嗯…」

「官話?這句的意思是…咦?噢…請原諒我的失禮,我記得戰乙女本來就是公主應無官話適應的問題吧?」

「五十年戰爭後……」微風吹動,少女亞麻色的髮絲遮蔽了她的紅眼。

平和的氣氛倏忽消失,戰乙女沉聲。「所有國家都被約束著,正式場合一律要使用風華王國的語言。」

「喔喔…抱歉,我不知道。我從住進來開始就是被魔王大人這麼教導…為什麼魔王大人您在這時候跑去自個的床上睡覺呢?」轉頭才發現這座城的主人一屁股坐在自個的大床上,抓著枕頭。

「按往常作息,現在是午睡時間。」

「有客人在啊…」雖然知道這樣講很失禮,身為人質的小鬼以口語提醒道:家訓。

「………」魔王抱著枕頭,擺出最低限度的妥協——那我坐這。

暗斥一聲,人類小鬼提聲道:「有很特別的茶點,而且,有鹹派喔。」

「鹹派?」

「嗯,包裹地方特產的餅或派。」雖然跟著吃素魔王吃了六年素菜,但不知為何對吃仍舊很有研宄的人類小鬼解著:「大半是山、海的物產。平地的話,大概是畜養的肉雞或肉牛吧?」









不論如何,魔王回來參與茶會了。

「那就淺嚐…」

「親愛的魔王大人,我覺得這些餅先烤一下會更美味。」

「…不烤也行吧?」

「烤一下吧,溫熱的派比冷掉的好吃太多了。」

魔王似乎有意妥協,但她還是保守的先問:「你要用什麼烤?」

「嗯?當然是像這樣烤一會…」人類將兩手交疊,橙黃火光從掌中發散。戰乙女臉上一沉,見友人搖頭,也只能按住性子再觀察。

「不行。用那個烤過,我就不能吃了。」

「啊?你不吃熱的?那你為什麼不早講?之前就…」

「不是我不吃熱的,是你用那個烤過…我碰不得。」

「啊?」

「總之,別烤了。」

「啊?這到底是怎麼了?」

「別烤了。」

「這…只是…」人類少女想尋求外援,眼神飄向戰乙女及女王。

「你向誰學的?」戰女乙忍不住問了。

「書上。」人類回的很快。

「你手中並不是單純的火。」

「嗯?這和火爐上的沒有分別啊。」

「若真是如此…你把手伸過來…」女王邊說邊伸出手,指尖即將碰觸少女掌中的火燄時,魔王輕彈一指,將之撲滅。

「果然。這人…這位少女就是我們期待已久的…」

「不是。她是在寂火大陸出生。不是這個大陸。」

人類少女搞半天才聽明白,戰乙女和女王竟然會有這種美麗的誤會,忍不住插嘴:「哪可能會有魔王把勇者養在自家宮殿?」

「擁有與魔王一決之力的就只有勇者,若能吸收納用,魔王的天敵就不存在。」女王這句倒是讓魔王有些同意,輕輕點頭後她說:「確實。但我的敵手尚未誕生。你們也不用懷疑這個小鬼。她不會是你們期待的勇者。」

「……原來你們很期待勇者的誕生?」人類小鬼極奇意外。畢竟她來到這大陸已六年多,從未聽過人們對勇者的議論。她還一度以為這大陸也快跟北方一樣,拒絕勇者的存在。

「在魔王橫行的年代,勇者是唯一的希望。」女王話說的輕淡,連她自己都知道,並不是所有的人類都這麼想。

「但在北方大陸,沒有人期待勇者的到來。」人類小鬼陷入沉默。她是在場唯一踏上過那塊大陸的人類,她不覺得整件事可用一句話解釋,那塊大陸的人們甘願承受的心態。「人們並非不曾對魔王的存在感到恐懼,只是相對而言…勇者的存在更礙眼。這是我在那邊的三天見聞裡,唯一的感覺。」

「那裡已是魔境。」戰乙女簡單答覆,引來魔王的質問:「居民大半都是人類的國度,同為人類的你們卻認定那已是魔境?」

「抱歉,我以為已經沒有所謂的人類了。他們放棄了聖域,甚至把逃進聖域祈求的人們拖出,交由魔族發落。」語畢,戰乙女臉色凝重。

「也是,如果我不曾……對了,正是我曾耳聞魔王大人…那邊那位,議論過人們在聖域的暴行與迫害,並為此抱怨——正因無人祈禱,也無人支持。我已千年沒受過一絲傷害——才能毫不猶豫的認為,他們已經放棄自主將自身托付給強大的存在。只要那個存在(魔王)不會傷害他們重視的一切即可。實際而言,身為支配者的魔王對螻蟻並無興致,肯定連其存在都不曾盼顧吧?」

「雖然如此,但那句話聽來更像在表達不滿。」冰雪聖域的女王端起茶盤,輕啜冷掉的茶湯。她似乎已經不再對人類小鬼感興趣了。

「這…我只隱約猜到他並不樂見。」

「你說對了,人類的女王。」這塊大陸的魔王難得地露出少見的笑容。「北方大陸的魔王確實很不滿,長達千年的安逸已經令他不陷入沉睡將無所適。」

「聽來還真糟糕啊。」

「是的,實際而言,把持人類命運的還是人類。只是,那個大陸是由人類偽裝魔軍統治人類的可悲地域。」

「竟然!」戰女乙的聲音就像沉痛的斥喝。

「那也是他們的選擇。當原始大陸分裂為七塊時,人們就走上各自的分歧上。」

「但是我們不同,絕對和某些大陸…」戰乙女臉上的厭惡已透露她對那個地方的厭惡。

「你想說,比如,這個孩子出生的大陸嗎?人類痛恨著彼此。長達百年,魔王軍擁有人類半數領地,也長達百年沒有勇者。」

「恐怕,這兒也將是…」女王微微一笑,以著她的立場不該有的輕鬆道出殘酷的事實。「今年春,風華王國擅自為我擇定了婚事…絕對不該出現的行為——染指聖域——都出現了。很快,就會走上寂火的後塵了吧?雖然有魔王卻不會再出現勇者了…」

「我算年輕,和其他魔王不同。希望你們,也不同。」

忍了很久總算忍不住的人類小鬼問道:「你們為什麼要在午茶時間談這麼沉重的話題?」

「還不是你的火引發的?」戰乙女抱怨,魔王也點頭附和。

「這…也不過是燒燒開水、泡泡茶用的生活小技能罷了…」

「慢著?燒燒開水、泡泡茶用的?」

「嗯啊。」

「你平常煮的茶、燒的水…甚至連洗澡水都用這招?」

「嗯……」

「我怎麼還沒死?」魔王望著掌心,驚恐萬分的回想每日每夜在聖火浸燒過的熱水洗澡時感受到的奇怪感覺。以及平常喝慣已近乎忽略的菜、湯裡頭傳來的那些微的不舒服感。

「欸…所以我不能用這個煮飯燒茶?」

「你還是用柴火吧…如果不想吃素魔王變短命魔王…」

「為什麼那個不可以啊?」

「我實在沒法向你解釋…」



「聖人權現……那並不是單純的火焰。如果不是因為你想用來燒水、炒菜,恐怕除了魔族之外,再無任何事物會因觸及它的火光而灼傷吧?」

「咦?」人類小鬼喜出望外道:「這麼說我們是同等級的『聖人』了?」

「不,恐怕也不是。如果你和我是近乎相同的本質,我不會毫無所覺。」

「噢…那我到底是…?」

「反正你就好好長大吧。時間差不多就回去重整旗鼓。」

「整什麼的?噢…你不會是覺得我這招能拿去魔王城用三餐外加洗澡水暗殺魔王?」

「…若你喜歡,也不是不可以。但我吃了六年都沒什麼問題…」

「我回去之後就邊寫冰雪大陸見聞錄邊賺點稿費生活吧。」

「……」魔王一時無語。

「茶冷了…我不能用『那個』熱一下嗎?」

「不行。」戰乙女拉住人類小鬼的手,說道:「學點別的吧。等我回去就叫這個大陸上最偉大的魔法師教你魔法吧。」

『喂…別再增加這小鬼的攻擊性好嗎?她不是只有一招好嗎?她根本不需要人教就夠逆天了…』魔王吞下心聲,輕咳幾聲才說:「感謝戰乙女的美意。但寂火的人送她過來時說過,不希望她離開魔王城。」

「…嗯?好像是。那你怎麼會放我到處跑?」

「先不提那個。其實我們開茶會的目的是為了宣導『魔王的威脅』吧?」魔王巧妙轉移話題。

「好吧,既然你都提了,我開門見上直說了,既然你都決心要搶了,那請好好保持現在的狀況。我相信這蠢女人也沒蠢到會吵到你受不了想退貨。我話帶到,先走一步。失陪了。」

「……」魔王看著來去匆匆的戰乙女,轉而向人類小鬼施加壓力。

「嗯?」正在幫自己手上那杯冷掉的茶湯加熱的小鬼回以一眼:我會帶她來,當然是有原因的啊。她是有備(禮物)而來的使者嘛。

「簡單的說,正煩惱要把被逼婚的我給藏到哪才好的小遙,暫時解了燃眉之急。」

「喔!太棒了,感覺上有天大的陰謀。可否詳細?」

「不行喔。但若魔王想知道,我不介意獨處時詳談。」

「那麼,親愛的魔王大人…」人類小鬼拉著魔王的衣袖。

「不行。我想午睡了。」

「親愛的魔王大人…」

「不行。」

「親愛的魔王大人…」

「不行。」

「親愛的魔王大人…」

「行了。」魔王抽回袖子,正色道:「你說吧,我想知道了…」








留言

秘密留言

自介

流

Author:流
有事燒香請洽:

往事歷歷

online


噗噗

FC2計數器

BG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