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夕,來發個草(劇)稿(透)好了…

TXT檔名:吃素的魔王

七夕就該浪漫對吧?
魔王城的早晨。

一如過去半年。被綁架(黑箱交易)到魔王城軟禁的人之子(九歲),依然百折不撓,力勸這塊大陸的魔王認真責做好魔王的本份以不辱本職…

魔王:那我該做什麼才不辱沒本份?
小鬼:說起魔王當然是綁架公主,這可是揚名立萬兼且挑仇恨值的好方法啊!

魔王:捉來之後要做什麼?
小鬼:等勇者來踹門。打的過就放回去,再刷仇恨值。

魔王:那公主哩?綁後不管了?
小鬼:你對我不也這樣?

魔王:………嗯,所以我這次想好好的瞭解綁來公主之後要做什麼?
小鬼:生小孩?

魔王:我才剛成年啊!
小鬼:叫公主生又不是叫你生!


魔王(抱頭呻吟)許久後又問:那個總是要步驟走吧?在生小孩之前呢?
小鬼:發公告給各國說你要娶公主了,叫他們上繳貢品兼刷仇恨值!

魔王:你一直叫我刷仇恨值到底這仇恨值是什麼啦?
小鬼:是你自己說都沒人怕你,你超級沒威信的啊。

恍然大悟的魔王:是……沒錯…我昨天是隨口抱怨了一、兩句。
小鬼:君無戲言。因為我還小,所以就算了,但下次請謹言慎行!

魔王:……(默默接受了)



隔天,魔王吃早餐時,發現桌上一堆菜。嚼嚼嚼的當下不小心抱怨:「倉庫只剩菜了嗎?」

小鬼:「你說不忍心殺生,我都放生了。」

嚼嚼嚼魔王沉默了。

小鬼:「君無戲言。」



再隔天,一早跑去打獵的魔王帶了獵物回來。
很開心的拖進庫房。滿心期待小朋友的手藝。

中午,還是三菜一湯。

嚼著菜根愈想愈不對勁的魔王忍不住開口了。

「我今天有打獵喔…」

小鬼:「嗯!因為你說沒東西吃的人很可憐,我讓人四處分送。近鄰的小鎮歡喜的很,晚上舉辦烤肉大會呢。」

魔王:「那……」

小鬼:「魔王不能與民同樂。不過你放心,我會代表你去的。」



就這樣,被迫吃素的魔王在半年之後總算下定決心,要稍微做點能展現『魔王』氣魄的正事。

小鬼:「太好了!你總算想開了嗎?本來嘛,身為魔王不擾民已經很不像樣了,你還連殺生都沒有。杯具啊我!這樣我日後怎麼幫你大書特書?」

魔王又如半年前那樣問小鬼頭:「怎麼樣才能最像個魔王?」

小鬼:「綁架公主,逼她成親。逼她生小孩。反正就是儘量無恥一點!放心,我會把你的帥樣寫到少女都會失心瘋的迷戀你!」
魔王:「欸…且不說我才剛成年不久。我是母的欸。我好像沒法讓公主生小孩吧…」

小鬼頭露出你真是不懂事的不屑,「你放心,歷史上沒有魔王成功娶到公主。最多就是綁來哄一哄就又被劫回去了。你還不如想想等勇者或人類軍隊上門,你家(魔王城)怎麼守?」

魔王:「那我綁了公主也不能有什麼作為,這樣我何必綁?」

小鬼:「人都是看表面的,放心放心。相信我,成功(使人印象深刻)的魔王第一步就是綁公主。第二步逼婚。第三步…按歷史洪流看,目前沒有一位魔王達陣,你可以先不考慮性別問題。」

不想再吃素的魔王雖然覺得小鬼的話不靠譜,但還是點頭同意了。


小鬼:「那我可以幫你發公告了嗎?」

魔王喊卡——

「慢著。」害怕再遇見一個像這樣的燙手山芋,她要求道:「我覺得要先挑一下公主…畢竟你也要和她相處啊。如果相性不合到時想反(退)悔(貨)可來不及了。況且,早上劫走中午就送回去…難保不會對公主的名譽有些損傷。」

小鬼:「我頭一次發現你很聰明欸!好,那就傳令下去蒐集各國公主風評及肖像。」

魔王:「肖像不行啊,萬一騙人的怎麼辦?而且這樣感覺我就是挑臉蛋綁?」

小鬼:「不挑臉蛋反而顯得你沒節操啊魔王大人…」

魔王突然醒悟,『小鬼頭說的對!不挑反而顯得自個很沒品味。』

她點頭讚同:「說的是。我就好好挑一個中意的好女人吧。」

小鬼:「沒錯!就是這樣。飯後就著手吧!」






六年後小鬼已經變成少女。原先還有些許對吃素魔王的敬意也在六年光的摧殘下,轉為悠長的嘆息。

友繪:「你嘛行行好,你挑了六年了欸?我都16歲了,人類壽命很短沒那麼多時間陪你玩啊!」

魔王揮了揮手示意她下去。

近年來魔王很沉默,裡外大小事都是人類女孩代理。魔王軍幾乎要以為這人類小鬼是BOSS的養女或什麼之類了。

然而,魔王獨處時想的還是與六年前沒什麼變的。

——可惡…一想到未來要相處在同個屋簷下,要睡著同一張床上,我就無法選擇…

——萬一跟這小鬼頭同聲出氣我不就吃定一輩子的素?

魔王很害怕,但她似乎忘了人類只是隔壁大陸寄放的,時間到還是會要回去的『貨物』。

七個大陸有七位魔王。魔王城中的人類少女是隔壁大陸最強盛國家的大臣之女。被『人為』綁到庫魯卡魔王這邊放養。來使僅僅要求:不要殺了她之外,怎樣都行。

然而,(吃素)魔王理解中這句是:「好好養大,不要養死了。」

魔族素來最重信諾,當然絕不可能讓她有一絲絲的不適。為此,魔王城的日常作息不自覺地配合著人類小鬼…

——萬一養死她,我可無顏面對隔壁魔王…









破曉時分,人類少女步入魔王殿。

「選好了嗎?親愛的魔王大人…」

這日,魔王總算勉為其難挑了一張牛皮出來,咳咳幾聲才說道:「這個,小名叫…遙?評價很高,人品似乎也不錯。」重點是她很注重飲食均衡…

昔日的小鬼呈現死魚眼,沉聲道:「可否再說一次?親愛的魔王大人…」

魔王噤若寒蟬。心想晚餐,美好的飯後甜點會不會就這樣不見了…

是的,全魔王城只有人類懂的要弄甜點。吃素了幾年的魔王,現在每天最期待的已經不是三餐,而是飯後甜點及午茶時間。



死魚眼少女:「這位公主,評價不俗,應該說是非常的高……有戰乙女的稱號,你綁她來是準備直接開戰嗎?這樣刷不了仇恨值的啊…魔王大人……」

魔王:「有這麼可怕嗎?」

人類:「戰乙女有一支親衛隊,麾下個個勇猛果敢。該國的將領也不是省油的燈,一干猛將發出的正氣可以照亮一方…即便是誇大…實際上而言,就我之前作客的經驗…這女人擁有與您一拼的怪力。還有那無堅不催的正氣。」輕咳幾聲後才補充說明。「順道一提,綁了她會惹到緊鄰該國的…冰雪的聖域。」

「事實上,聖域是七國共同信仰,在人類中擁有極大影響力…不論哪個大陸,哪個時代,魔王到了最終之時都不曾碰觸過。那畢竟是『聖域』。魔族厭惡,魔獸駭然的上之屬地。選她,屬實弱…不智。」

魔王沉默了,她有察覺人類小鬼講完弱才接不智。

「或是,您想一口氣刷仇恨值…那就可以選,戰乙女。」

魔王擺了擺手,今天的討論結束了。人類該幹啥就幹啥去了(根本魔王城城管),魔王照舊苦著一張臉,擔心今天能否與飯後甜點相見。

公主,其實她從來就不在意。只是怕綁錯人令自己更不好過罷了。但今天實在太過苦悶,魔王決定偽裝成普通人類出城散散心。

越過高深的城牆就發現有人在向她招手。她只好努努嘴,裝作是要巡查的樣子飛到那人身邊。

友繪:「出門放風?」
魔王:「巡視領地。」

友繪:「魔王巡啥領地啊?去打家劫舍還像樣點。」
魔王:「方圓百里哪有可以打劫的地方?」

友繪:「你展翅一下就不止百里了吧?」
魔王:「…我今天是很認真的想巡視一下附近的村莊,好歹要打聽一下各國公主現況吧? 」

友繪:「喔?各國公主現況嗎?」
魔王:「情報搜集,這是基本。」

友繪:「那打聽到就能決定了?」
魔王:「仍須慎重考慮。」

友繪:「那我告訴你一個情報如何?」
魔王:「可。」

友繪:「今天有公主出嫁喔…這時去鬧場順手綁回公主,肯定刷新你的氣勢及名聲。」
魔王:「現在就要?」

友繪:「當然。 」
魔王:「萬一綁回來,風評又說『這魔王還真不挑』可好?」

友繪:「放心放心,童年去過那邊作客。是美人啊…只要這幾年間沒長崩應該沒問題。」
魔王:「慢、萬一真長崩了怎麼辦?」

友繪:「到時就是顯現你的氣度的時刻!捉了就負責,多棒!」

魔王肯定女孩在跟她鬼扯。但她也明白,綁出嫁的公主確實是樹立威信的極佳手段。

友繪:「這一著下去,你跌到谷度的吃素魔王名號將大為不同!人們會恐懼的想著『啊!過去幾年間都是騙人的!只是要讓我們鬆懈的手段,好可怕的魔王!』像這樣的吶喊多美好啊。魔王的恐懼將再度被提及,這大陸的人們將臉無血色,只能痛苦祈禱勇者的出現。」

魔王很在意一件事,直到今天她總算從(說溜嘴的)人類女孩口中獲得證實——

這大陸的人類都管魔王叫吃素魔王。



「為什麼要叫我吃素魔王啊?這真的很沒氣勢啊…」

「誰讓你要無所作為?你連個壞事都沒做過,當然被當做吃素的…」

「我只是不想幹些無意義的低級壞事…」

「那就一口氣挑大的做吧。劫婚、逼婚,然後是逼生小孩…喔喔,好棒的三部曲啊!」

魔王還有些猶豫,但人類少女再度出聲勸導:「到了那時,人們就會憶起您真正的名字……那深刻在人類血液,世代傳承的『災厄的代名詞』…」



魔王被鼓舞了,做出了選擇——「我決定綁架公主了!今天出嫁的那位!」

「嗯,可不要綁錯人了。我聽說公主不願嫁,搞不好會用替身上場喔!」

「放心放心,我的野性直覺可是很準的…血統愈高貴,我愈有所感覺…」

「那我呢?」

「不同種啊…你是隔壁大陸的…」

友繪白了她一眼。但一想到龜了六年的魔王總算肯做點像樣的事,也就沒追究。

「那,早去早回啊。我讓下面的佈置好你的房間…」

「不能放你房間?」

「你開玩笑吧?我睡書房欸,把公主綁來卻讓人家睡書房?你好意思?」

魔王哼哼幾聲,沒答話。

「我會令下面的把您的房間佈置成新娘房。在成親前,公主只能待在新娘房。直到她點頭同意或是城破被救走為止…這是慣例。」

魔王又哼了幾聲,最後還是按下自己的心情——我會認床——讓步道:「那至少把床搬出來吧…」

「你那張床這麼大,放哪?」

「走道?」

「好啊,您如果願意,那放在公主的新娘房外面好了,順便守門啊…」

魔王還沒來得及反應過來,人類女孩唸了幾句施放了最簡單的回程咒語。

魔王:「這傢伙又變的更強了……慢著,這是表示,我家都能來去自如了?萬一隔壁的魔王城也如此,我會不會被隔壁的拖去喝茶(談判)啊…」




到此大既是第三回的份量?
因為我懶的寫,就用草(劇)稿(透)打發吧。

第四回,公主綁回來了。(魔王確實有本事啊,但她還是被自個養的小鬼逼著吃素)


友繪一看就死魚眼…但還是不動聲色(?)的用笑容迎接「嬌弱的少女」。

友繪:「魔王大人您回來了啊?這位少女是?」

魔王:「公主,今天出嫁的那一位。」

友繪:「喔…您看來像是歷經了一場惡戰?」

魔王:「確實…有個金髮的女性超難纏的…」

友繪:「您知道您懷裡抱著的是誰嗎?」

魔王:「不是公主嗎?」

友繪:「等級比那個高了不止一個檔次唷…仇恨值倒也是……」

魔王:「咦?但…出嫁的陣容…我不可能搞錯…」

友繪:「嘛…反正我們的目的也算是達成了……現在只剩發告各國,您打算強取冰雪的聖域的女王為妻……」事實上。她很想問自己為啥不跟魔王先提一句:「今天要出嫁的公主是紅毛的啊!」但她隨即想到,以吃素魔王的德性,說公主是紅毛,帶回一身特殊氣場,擁有罕見赤色之眼的少女也是很正常的…

友繪:「接下來就全面戰爭了吧?太好了,您睡走道的日子可以縮短許多了呢。」

「…」魔王一時無法跟上人類的節奏。有點呆住了,一直乖乖待在魔王懷中的少女總算在這時出聲。

「請問…我可以喝個水嗎?」

「噢!都忘了…這時間,該喝個茶吃餅乾放鬆一會。」

「麻煩你了。」

「請勿如此客氣。直到您同意成親或是被人類奪回為止,魔王及整個魔王軍都將待您為上賓。」

「慢著…」

「您不用害羞。就這樣抱回房也無妨,新娘房準備好了,我一會就將茶點送過去。」

「咦?」

「總之,請速戰速決吧!三點鐘方向有高速物體直衝,我估計是…戰乙女。」

「小遙…」

「是那個金髮的?」

「你現在一整個帥翻了,刷新了您上任以來的仇恨值。」

「怎麼計算?」

「按我的感覺估測,大概二成的人民都開始咬牙咒惡您呢…」

「感覺不錯呢。」

「嗯,但還有八成…或者我該說高達八成…對您的作為還是持保留態度。」

「刷仇恨這麼難?」

「您現在才知?魔王難為啊。我小時看了這麼多故事,就屬魔王最難做了…」

那位『冰雪聖域』的女王(非世襲,是推選制)也深表同意:「確實,在今天之前,我也一直很想知道讓平民百姓近乎遺忘了的魔王到底是怎樣的一位魔王呢?」

友繪鄭重表示:「我可是魔王軍中堅份子!貫徹始終魔王之道!每日努力問候魔王大人何時做點正事…」

魔王吐槽:「明明你才是最不應該待在魔王城的人好嗎? 」

對於僅僅只花六年就精通攻擊(物理或精神)、輔助(物理或精神)及恢復魔法的人類(未來的)勇者。魔王真心覺得,再養下去這位置可能就換人做做看了。




以下懶的再扯,解說:

隔壁大陸的勇者在這個大陸成長,光一個童年就可以把魔王軍的氣勢弄到谷底(其實是因為吃素魔王的威名導致…)
勇者理所當然有各種屬性抗性。物理上,現年十六歲的勇者還沒有方法單挑夏樹,但要挑各國一線強者應該是OK了…

隔壁國的人及魔王並不想讓出身在貴族中的貴族的勇者,在權力鬥爭的環境中長大。(怕她日後憑白無故亂生事,比如「取而代之」之類…)連手把還幼小的她搞去隔壁大陸堅強(放任)管教(主義)。

來信也只說不要搞死其餘無妨。

現在想來搞死的是庫魯卡王的威信及名聲(變吃素)啊。

本來只是怕不懂事、空有一身本領的小勇者長大後殘害世人。所以丟去魔王城,但沒料到是殘害了庫魯卡王啊…

其實隔壁大陸的魔王很想念自己今生今世的敵手啊。
但因為她還小,所以忍著不敢前來(偷窺),怕壞了自己的名氣(魔王半夜來偷看我睡覺!)。

事實上,隔壁大陸的魔王也是一番情意(對敵手的重視),這才不得不以托付給七魔王中最中立的庫魯卡王。

實際上,隔壁大陸的情況是『魔王控勇者,勇者控魔王啊!』

君不見小友繪小時念滋在滋的都是魔王的威信嗎?(尚未意識到自己的使命就先意識到魔王的萌度)

實際上,她可能總是抱持著:將來我要打敗的魔王只能是舉世無雙,無人可敵之魔(萌)物!

(——絕對、不能是半件壞事都沒做的小屁孩啊…)

然而,距離夏樹.庫魯卡的敵手出生似乎還有好一段時間。所以她也是很認真的在幫隔壁大陸的魔王養她家的勇者(?),為日後做準備。


順便一提,夏樹今年9x歲。

事後友繪火大道:你騙我!你說你成年(滿百)了!!!

夏樹的意思是:我夠成熟了。

滿百,大約等同人類第二性徵即將成熟。


即,小友繪(未來的隔壁勇者)和魔王夏樹初識時,夏樹才大概人類的十三、四歲。即便是第四回的時間點,也才十五、六歲。

其實友繪也曾質疑過(因為她知道家鄉的魔王是個美艷御姊…但這塊大陸的魔王卻幼嫩的不得了…),但夏樹說了:「魔族之間有個體差異。」

成功唬過去了!

簡言之,未來(隔壁大陸的)勇者會常常死魚眼給夏樹主要也是覺得:這魔王不像樣啦…

但因為自己也只是聽說自家魔王的風評乃至樣貌,所以也說不準。

搞不好見到才知她還比夏樹幼小… 所以,有點相信了(把夏樹當底標看待的意味)

(再低不會低到是幼兒體型就好…)

勇者持劍砍身高不過一米的小動物,不好看啊!(說到底勇者們都一個樣,只想要自家魔王帥氣英俊,看不起沒身高沒臉蛋的?xd)

簡單說,『這是一個未來的隔壁大陸的勇者在童年時造孽的故事。』

(因為未成年勇者(對魔王)的愚忠,才有吃素魔王出現,這一切可是這鬧劇的原點啊)

順提,夏樹的勇者還沒出生。對方成大長人後來砍她的主因還是:「你害我的童年被人恥笑!不砍了你,我跟你姓!」

夏樹os:你本來就跟我姓……

這又是提外話了…


留言

秘密留言

自介

流

Author:流
有事燒香請洽:

往事歷歷

online


噗噗

FC2計數器

BG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