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人 四

過場。





「那東西的習性呢?」

銳利沉靜的眼,回覆仍舊簡明而冷漠。

——盤踞、覓食、繁殖,周而復始直到再無可獵食之物。









「今天是第六天了…」

「你和朋友們分開時,我才剛走入這城市…」走在曾經寬廣的車道上,尤米爾不自覺想著:正好錯身而過,還是…已經沒人了…

「路上…」

女孩還記得尤米爾說過,離開棲身之處的路上唯一見到的人,正是自己。

「那個時候,這裡已經殘破的不像有人居住。」尤米爾放下女孩,從懷中抽出一把獵刀,「唬人用的,收好。如果遇見陌生人就握緊把手…當然,前提是還有人…」

「尤米爾呢?」

「我有槍啊。」

「你說過不懂怎麼用的…」

「確實…到時再煩惱吧。」

女孩猶豫著。這把刀一路上尤米爾只拿來切乾糧、削樹枝,她實在不確定是否該拿來當武器。再抬頭,那位高佻、有著一雙銳利的眼卻很溫柔的人已漸漸走遠。

「尤米爾。」情急之下喊出聲,被喚的人倏地止步,三、兩下衝回她身邊,警戒著四周也抽空問:「怎麼了?有什麼不對勁…」

女孩一手握住獵刀,一手握住尤米爾的手,像是要確認般詢問:「可以牽手嗎?」

「…」吞下拒絕,她只做到扳起臉,「現在還很亮喔?」

「這有關係嗎?」

「沒有。被朋友見到不害羞嗎?」

「才不會。而且,被看到更好…」

「也是……」尤米爾伸出空著的手,貼上女孩的後背,像在安撫般輕拍了幾下。「別想太多,你的朋友能平安的送你出去,肯定也能平安的回到這。」

「嗯…」

「想洗澡嗎?」意識到女孩的疲憊,她試著轉移話題:「如果找得還能使用的房子。」

女孩突然意識想到身上的衣物已穿了數天,再抬頭看向灰大衣包裹的尤米爾,一身整潔。直覺想到現在的自己太過髒亂。撇過頭,有些挫折的想著:「那些東西…」

「你不是說晚上才有人被吃,這不就代表白天沒問題?反正小心點就好,我也會在旁看著。」

「真的可以洗澡?其實能乾擦就好了…主要是衣服吧…」

「有水的話,用樹葉燒也要燒出一桶熱水。」



半個小時後,一路擅闖民宅的兩人順利找到一幢外觀略為殘破,但還有水電的屋子。

「還有電呢…」尤米爾握起女孩的手,自然地令女孩回望她。「抱歉,可以請你一直待在我的背上嗎?」

「為什麼?」

「只是想更加小心罷了。」

「那就這樣吧。」

「洗澡也在一起吧。」

「…嗯…」

看女孩低下頭有些扭捏的樣子,尤米爾很有自知之明的解釋。

「放心吧,你有的我都有。不會想多看的…」

少女微妙的心情被視破(或說無視),這讓女孩有些羞赧,不由得小聲低咕:「過份…壞心…」

「放心,我一直是如此,不會特別針對你。」

「…直到現在,才真正有些安心…」

「因為回到熟悉的都市?」

「不是的,是因為尤米爾很可靠。」

「感謝。那麼,」尤米爾背向她蹲下,「上來吧。」

「既然是要一起洗澡的關係,我也一直一直尤米爾、尤米爾的說個不停…」嬌小的女孩首度提及,一路上放在心底的想法。

「只有我們兩人不需要特別辨別吧?」

女孩沒有回話,只是把手搭上她的肩。

「…赫里斯塔,上來吧。該洗澡了。」

「嗯!」女孩跳上她的背,總算露出打從心底感到開心的笑容。

「竟然這樣就笑了…你真的十五歲了?」

「尤米爾才是真的十七歲了?總感覺很孩子氣地捉弄我呢…」

「我一直是如此,才不特別針對你。」

「那為什麼…不喜歡?」

「是太親暱不習慣。名字代表一個人,有許多意涵在,實際上,對初相識的我,你不該說。」

「但尤米爾願意告訴我,也讓我喚你的名字…」

「因為我,只有名字。不論何時何地,只有這個名字能代表我的存在。」

「一樣的…現在,在你背上的人是赫里斯塔.連玆。不是其他任何人。」





留言

秘密留言

自介

流

Author:流
有事燒香請洽:

往事歷歷

online


噗噗

FC2計數器

BG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