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人

標題和內文無關已經是我的慣性了。這回是白話風!





——這一切,到底是怎麼發生的?

走在已看不清原先風貌的特羅洛斯區,黑髮高佻的人沉默。



尤米爾還能憶起十三天前。那時她還一無所覺,待在安全的高牆內,隨意哼歌迎接落日。

當她清洗完幼獸排洩物已是落日時分。門外不時傳來的激烈聲響已經轉變為悠長的嘆息。

『吵完了?』她想。開門,迎接的是空寂。

連守衛都不見了。

細長的眼微瞇,銳利掃過一圈。沒有人,往常總愛縮在牆角打盹的守衛大叔也不見蹤影。



高牆內,唯一能找到的人什麼也不說,只是一臉惶惑的望著她。

放開那人,尤米爾決定踏出高牆。她必須找到能與之交談的人。

『到時要談論什麼?』

懷抱著不安,她朝似乎無法從惡夢擺脫的人揮揮手。






黑髮高佻的她穿著簡單,幾包乾糧、水袋收在背包。荷在肩的長槍是守衛的遺留物。她其實不知道怎麼使用。

這是旅行嗎?

伴隨沉默與死亡氣息的旅程…

走在已看不清原先風貌的特羅洛斯區,黑色髮絲在風中飛舞反證她的沉默。

——啊啊…原來如此…

她知道了。

大概的事情、可能發生的原因以及旅程的終點。

——必須找個地方死去。如此一來…

年輕的臉龐寫滿悲傷。

她對這個世界(人類)並不到真正的憎恨。

但這世界(人類)因她而亡。







黑髮高佻的她走著,目標是前方不遠處,有著柔亮皮毛的小貓。

已經二天,一身柔毛的小動物只是走走停停。就像是要引領她。

也許是寂寞,將要選擇死去的她只想捉緊那隻貓。『或者,回去吧。在高牆內死去。』她有些想念高牆內的寵物們,卻又不願讓那漂亮的貓離開她的視野。

高牆內的那人還好嗎?

她不知道,還是哼著歌,尾隨著不曉得要帶她前往何方的金色小貓。




「你…」震撼的一瞬,人們總會失去語言能力。

穿越特羅洛斯區,在僅有林木與草原的交接處她見不到那隻小貓。

在林木間迷路時,她以為這就是最後了卻看見小貓帶著女孩出現。

「你…」女孩艱難的想擠出字句,描敘各自的可能處境。

她選擇用擁抱傳達。

女孩的身體有些微顫,因為陌生,喜悅,也為撫平傷痛。

「太好了…」最後,女孩只說了這句。






黑髮高佻的她走著,目標是前方不遠處,有著柔亮髮色的女孩。

女孩似乎害怕一切只是場夢,時不時的回頭。她也怕著,不敢握住她空著的手。

「吶…能告訴我,你的名字?」

「Yumir。」

「Krista.Lenz。」

她們交換了名字。

正確來講,尤米爾只有名字。女孩有自己的姓氏。

『或許,以後我也會有姓氏…』她想,任由女孩握住她空著的手。




留言

秘密留言

自介

流

Author:流
有事燒香請洽:

往事歷歷

online


噗噗

FC2計數器

BG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