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們初會 上

這是下面那篇的後續。算上半部,下半等我明兒回家再說吧。
其實應該是先寫夏樹帶舞衣探望靜留時互相之間的吐槽攻防了(美乃滋狼VS保母力L9),然後帶出明天有轉校生入學之事。

但我懶了。


童年總會有陰影存在。

那傢伙就是我的陰影。






「轉校生?這時節…應該說,全校因為流感停課的日子…」為了不想被認定是超越笨蛋的笨蛋,舞衣決定裝病。趴在床舖的時間裡當然要嚼會舌根才是。

「麻煩的是,還連絡不上她…」同樣理由而臥床的夏樹一臉憂心。

貨真價實的病人——直到夏樹帶舞衣來探病時,臉色還略顯蒼白——捧著心愛的杯子,輕問:「手機沒接?」

「不,她根本沒填任何通訊資料。只有老家電話,打過去是語音信箱…」夏樹抱著手工抱枕有些無力。

「嗯哼。明早我就早起去堵人吧。」

「不必。守衛會轉答。」

「若守衛也請假呢?」靜留問。

「……那就…下周讓她唸吧。」夏樹閉上眼,還是決定明天一早就到學校,免得真讓轉校生空等。

「對了…夏樹很喜歡嗎?」

舞衣順著靜留的視線,問道:「嗯,抱枕?」夏樹立刻解釋:「只是去年從舞衣及小巴手上收下的生日禮物。」

病人露出了然的笑容。

「原來如此。」

——看來有美乃滋造型就加分。

舞衣在心底想:小巴真瞭解夏樹…我本來還不知道美奶滋對夏樹而言代表什麼…






早晨,少女望著大門深鎖的校門深深地吐息。

「原來超過登校時間會被鎖在外面…」



前日掛病號,一臉病容尚未痊癒,身子亦略顯單薄的女孩望著閉鎖的大門決定翻牆。那時,才吐了一個嘆息的臉色寒冷少女望著她發呆。

牆有點高,跳了一會女孩放棄了。這時她才知,平常看命輕輕鬆鬆攀過去的模樣其實是在特技表演。心底傳出一句:姊姊有練過的。

「Hi, What time is it?」這句話從後傳來。

料想是作壞事被捉包,她為自己辨道:「Oh, I don't mean it.」

「Take it easy, No one knows.」

——你不是看見我在爬牆…

女孩決定視情況逃跑或丟食物引開注意力。

但下一秒她就打消念頭並在心底告誡自己:便當是命姊姊上學的樂趣啊……



「Would you like some help?」

聽到這句,小巴很認命轉過身,嘗試以乖巧形象唬弄過去,前提是對方是能哄的。轉身後,她想:我猜…她大概沒比我大多少,但絕對不是我能唬弄的對象。

紅髮少女看上來確實不比小巴大多少,也都有一張漂亮乾淨的臉蛋。但一邊有些蒼白略顯柔弱,另一邊則是寒霜逼人。

面對面的小巴很清楚方才那句動聽的『Would you like some help?』還是別期待太多的好。重點是,學校何時出現歸國子女呢?她又為何出現在這?不過她聲音不錯呢,校內廣播一定很受歡迎…

「It's a long story.」小巴搖了搖頭,發自內心誠懇的說著:「What a nice day it is!」

紅髮的眉頭微擰,抬頭往上看了一眼,確認烏雲高罩。反問:「This weather?」

小巴很努力的想要擠出些像樣的句子,但對方臉上、嘴上都顯露疑惑。她有些放棄的想著:以後還是多練習一下英文以備不時不需吧…

「Take it easy.」對方又說了一次,「Can I help you?」

「嗯?」小巴還沒法反應過來,紅髮少女似乎不想再進行彆扭會話,三兩下就爬上牆。從二米的牆上往下望,再度覆述:「Can I help you?」

還在思考二米的牆是怎麼在一瞬間攀越的間隙中插入一則訊息:原來是單純想幫我啊…我真是識人不明…可是總覺得哪兒怪怪的…

在紅髮少女的協助下,小巴總算在九點半以前入校。同一時刻,早起堵不到人的舞衣、靜留及車伕正在不遠處的家庭餐廳用早茶。


















很多年以後,小巴還是會忍不住問了:你那時是想整我?

「I think I've caught a cold.」

「不要答非所問啊!」

「我有溝通及表達障礙嘛…」

「鬼扯…」




留言

秘密留言

自介

流

Author:流
有事燒香請洽:

往事歷歷

online


噗噗

FC2計數器

BG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