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晚一道睡吧。

寫多萌君的網遊時想到的。
先提,小巴的心情是:這是另類懲罰嗎?我近來沒做錯什麼吧…還是分站專門寫她們倆(?)的事被發現了……

簡言之,作賊心虛XD


「換你了。快洗澡。」

小巴穿著一條熱褲,剛擦過頭髮的毛巾隨意掛在身上——正確來講是僅用毛巾當背心穿的模樣——手上是夏樹要求的每日一瓶鮮奶。

千繪只看了一眼,評道:怪不得你年年當你們班英文話劇男主角…

「自己喝掉。」

「我喝了。」

「…你呀,某人根本白疼你了。」

「才沒白費。我是真的有喝啊。」

「……」千繪突然憶起童年——原由不外乎是眼前的女孩看上去跟當時沒差多少,除了抽高了些,嬰兒肥沒了,小肚子也沒了,整個上半身也如同大草原般坦蕩——總是被冷落的自家妹妹常纏著自己說不敢一個人睡。

「有多久了呢?好像上高中以來?在各種意義上也算是長大了(些許)呢。」千繪輕輕吐氣。

許是回憶總伴隨悔不當初,她不自覺脫口。

「今晚一道睡吧。」

「……」

小巴拿起市內電話,迅速撥了一組號碼。

「學姊嗎?」

電話那頭講了什麼千繪並沒聽見,但也猜到一二。

「我現在心平靜氣的發問,可以嗎?」

——這孩子在搞啥啊?

千繪決定先不去洗澡。



「嗯,就是——今晚一道睡吧。這情況該如何?」

「咦、呃…不是的、不是的。」小巴很努力解釋,但電話那頭的人心意已決,仍舊覆訴一次:我說了,我可以去接你。或是直接在你那邊過夜。

「不是的,一切其實是,千繪剛這麼對我說……」

電話那頭似乎沉默了。千繪也隱忍著想巴下去的念頭,等著預期中會有的狀況——

手機響了。







這晚,千繪如願以償的找到人陪她一起回憶童年。

小巴夾在中間睡成川字型。

夏樹則是一個晚上都在想:再有下次就把小巴帶回去,千繪就丟給舞衣或葵…



留言

秘密留言

自介

流

Author:流
有事燒香請洽:

往事歷歷

online


噗噗

FC2計數器

BG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