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別不同怎麼戀愛?

我好像忘了貼設定?
改天再補吧。




——性別不同怎麼戀愛?

面對多萌君的提問,人妻是這麼回答的:「聽過女扮男裝,代父從軍的故事嗎?」

「…有道理!」多萌君用力點頭,一旁的麻油在心底備案:我還是找個理由讓巧海不能上線……






「電話都忙線…」夏樹仍舊用室內分機和靜留交換情報。

「我發簡訊給千繪及舞衣了,葵似乎也正忙碌,沒接呢。」

「葵的話,應該能單P,暫時不用太擔心,到是其他人…」思及小隊特色夏樹一時啞然,改口道:「還是買支新手機給小巴吧…」

「明明是夏樹禁止小巴換手機。說什麼怕她用手機上網妨礙學業…明明是怕她更新BLOG,經營網站很辛苦呢…」

「現在,我知道錯了。」

「夏樹真乾脆。」

「當然,裝個乖寶寶鎖給她。」若非情況危急——隊友四散,個個沒體力,唯一補師又不夠力——夏樹實在很想立刻開網頁看型錄好準備下單。

「夏樹好壞啊!我在此嚴正提出抗義——小巴是中學生,可不是小學生。」

「等她脫離宅(腐)結界我再考慮…」

夏樹沒有想到,就算再過十年,她家學妹還是同個德性。



「夏樹有打來,你要回撥嗎?」千繪剛結束一通電話,只看一眼未接來電就曉得這奪命連環CALL約莫是在找血條只剩一線的多萌君,也就懶的回覆了。

「我手機怪怪的,而且現在好危險…我不敢把手移開,連BLOG都沒敢更新…」望著坐在地上養傷的多萌君,再抬頭看那精美的『HP:20』小巴不自覺開始計算道:「坐了近十分鐘回十滴血,全滿不就要十個小時?多萌君總算要體驗仆街的滋味了…」

你這奇葩屬性要不是有你家主上罩,早該仆無數次了——千繪在心底想著,再吐某人一句過度保護,才講正事:「努力保持。葵已經找到命了,你就等舞衣來救援吧。」

「那我現在把音量調到最大?」

「嗯,聽、看、跑,免得火車通過時被輾斃。」

「多萌君只剩20滴血……我可以用背包裡的羽毛逃逸嗎?」

「按系統提示來看這是團隊任務喔,也就是我們一個都不能少…要是有誰敢烙跑嘛…」千繪露出不懷好意的笑容。多萌君想到自家主上生氣的表情,立刻打消念頭。

「我會努力堅持。是說,你有聽見嗎?從剛剛就有一陣一陣的…」

重物敲擊及踏步聲此起彼落,憑感覺也能知曉不遠處應有戰事。

「咦?」站在門邊的千繪即刻回頭,螢幕上還是視野不佳,浪人周身仍無任何異狀。「我那邊看來也算危險了……我先回去,你也隨時準備逃命,別再被巴到了。」

「是這地圖太詐,視野這麼差,等我發現時根本……水跟蘋果都沒了,多蒙從剛剛就一直在哭…」

螢幕上,紅血瀕死的多萌君正掩面哭泣。遠在另一邊的小商人麻油正推著心愛的小車車瘋狂亂竄。另一頭有弓手引怪,劍士削怪,但速度遠遠不及平日團隊清怪的效率。

距離全員碰頭,還有四個小時。

距多萌君脫離紅血停止哭泣還有一個小時。







留言

秘密留言

自介

流

Author:流
有事燒香請洽:

往事歷歷

online


噗噗

FC2計數器

BG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