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不百合嗎?

還是新增分類好了…(太長了)




夏樹,遊戲中用男角是為什麼呢?

——我會告訴你,我只是預設性別懶的改嗎?

在心底吐槽後,夏樹找了個看來可靠有公信力的理由:那是為了不讓小巴又開眼搞百合…

只是後來,一切還是被搞了。






夏樹盯著隊友欄,確認沒有人反灰,每人都還在線,才開啟習慣性設置停用(省得對話視窗被洗頻)的『一般頻道』。

打完『有人在嗎?』按Enter送出前,她很認真的思考一件事。

——其實現在打電話互相確認也罷,但這樣遊戲性就少了許多…

然後,她的室友(正確說是房客)打電話過來了。

「夏樹是不是把我…設為黑名單?」

語帶委屈,聽在立志『反制某S氏』的夏樹耳裡一向別有一番滋味。然而忙著調整畫面及拍攝角度的現在,根本沒有餘裕享受這種愉悅。只得用肩膀夾住話筒,隨意應聲,「所以呢?」

改變視角與仰角,一步一步慢慢觀察周遭景致的同時發覺怪的名字有紫有紅。

「我一直密,你都不回。太過份了。」

「哼哼…反正你用講的還比打字快。」大概是一直夾著話筒不舒服,夏樹總算空出一隻手拿好話筒,正色道:「你也被傳去右上角不見小地圖,視線所及只有幾步路的奇怪地方嗎?」

「嗯,不過我放了淨邪祈願視野就正常了。然後我要說的是…怪都好可怕,每個都紫的發亮…我不敢動了,快來救我——這句是認真的,不開玩笑喔。」

「淨邪有用…太好了,小狐狸總算開始有點用處了唷。」

「才沒有呢。平常我也很盡責的待命,也很注意狀態。」靜留為自己抱屈,對於夏樹竟然會知道僅標記在網誌備考的愛稱也頗有些意外。

——其實,小巴、不,多蒙君的BLOG,你是最認真觀看的人吧…



「就只是挂在那吸%也好意思說待命…」

「一切都是盾役作的太好了。人家沒機會補血嘛。」

「體敏…有誰會想到光點體敏沒轉職卻能有全武具、防具都可裝備這種優勢。」

「不轉職也是能玩的很愉快呢。當時要是也學鴇羽同學就好了。」

「你不適合。而且,那傢伙志在蒐集、買賣、拉火車,根本不是存心想當盾役…好,不說閒話了。紫色代表最高危險。不過我見到的大多是表示高危險的紅字怪…」

「這表示…你們說的,同隊共乘沒效了?」

「可能。但隊伍還在。這可能是…」

「地域效果…」

「是的,聰明的狐狸。」

「而且,一路上沒有其他玩家。」

「傳說中(即將開設)的副本嗎?竟然無緣無故就開了副本…到底是滿足了什麼條件才發生的…這是?!」

夏樹及靜留都注意到隊友欄的變化——

多萌君的血條,只剩一線生機。












「啊,我還以為死定了…好險吃的不會互擋。」用出發前舞衣給的一組99罐紅水及自己留作紀念的蘋果(25粒)撐住多萌君最後一線生機的此刻,她按下快捷留了一張值得記念的相片。

「你的血量也短少的太誇張,根本是瞬間變成一條線。」

千繪打開小巴房間,為的就是要吐槽某人傳來『HP:9』的紀念照。

「你放著多萌君的不良老爸不管跑過來,不怕被巡遊怪捅死?」

「我可不像你們完全放棄體能…」




留言

秘密留言

自介

流

Author:流
有事燒香請洽:

往事歷歷

online


噗噗

FC2計數器

BG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