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我是以這樣的認知開始寫同人的…

方才的信,寫一寫我竟回想到當初…

06年,我寫風華時其實也真的不太確定『創作』(小說)怎樣寫。
在那之前雖也有寫文,但就是老友評論的『看不懂,但文筆不錯』。
因為我很少看小說,根本就不知小說是怎樣寫的啊。

我寫風華時一直在摸索『如何創作』才是。

(嗯,是說網文我有在看,但網文水準不一,那時也興起過為何某文的人物與認知中不同卻叫好叫座?)

所以啦…

一邊寫,一邊找尋一個自己覺得能看的下的方式。始終,我寫文之初只是為了『給自己看想看的故事』罷了。

我的句逗過短這個,不止一人提及。

我說:因為我用口語方式句逗。

會如此是因為,我印象中,唯一有提及如何句逗是在小學時——對…小學時……因為國中的課程完全不教作文!——問老師句點及逗點該何時出現?

老師教小朋友們說:「一口氣可唸完就句點。如果唸了會覺需要停頓就逗號。整句的最尾,要用句點。」

嗯,我是以這樣的認知開始從事同人創作的…(臉皮超厚)


所以我一直相信只要有心也可以寫好。
(沒心就……回家吃自己啦)





現在想想,我還真的只有基本常識的程度啊OTZ
(臉皮好厚)

留言

No title

不過真的要說的話寫作就是這樣的簡單。

我自己的習慣是想像如果我是用口述來說這個故事的話,怎樣表達能夠讓聽故事的人清楚了解。
寫出來的東西自己試著念一次,念起來通順,排版順眼的話這篇文就有基本分了。

其他更進一步的種種東西真的就是要靠個人資質去理解了。

至於同人文的話,最大的點果然就還是在於對角色性格的理解是否會不小心過於偏差了。

同人就是載著枷鎖跳舞

> 不過真的要說的話寫作就是這樣的簡單。

是這樣沒錯,但很多東西在開始寫之後才會體認到呢。

> 我自己的習慣是想像如果我是用口述來說這個故事的話,怎樣表達能夠讓聽故事的人清楚了解。
> 寫出來的東西自己試著念一次,念起來通順,排版順眼的話這篇文就有基本分了。
我也是如此XD

> 其他更進一步的種種東西真的就是要靠個人資質去理解了。
這是重點。
其他要看各自修行了。

> 至於同人文的話,最大的點果然就還是在於對角色性格的理解是否會不小心過於偏差了。
載著枷鎖跳舞。
從事同人創作(尤其是衍生文)若不如此,還不如去寫原創。
不過,近來很多奇怪的解讀,同人的定義隨著時代變遷似乎也有些變化了…
(我又想到那句,「金瓶梅是水滸傳的同人,金的角色可以跟水完全不同。」來反證自己寫的角色和原作出入是自古既如此……
秘密留言

自介

流

Author:流
有事燒香請洽:

往事歷歷

online


噗噗

FC2計數器

BG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