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緣 之一

發表於 2007-11-11

我果然很愛無關這味道,是日常卻也是她們的生活。

本章絕對不是聊戀情的情,也非愛戀的緣。就只是單純的『情與緣』

(是我自己提名很爛的關係嗎?我總有不聲明就是會讓人會錯意…)







日陽西沈,夕照餘輝即將全數消失的傍晚,待在家中的二人都忙著自己的事。夏樹寫作業,靜留走進小廚房準備今天的晚餐。

二人的作息在同住後漸漸侷促出默契,烹煮晚餐的時段和解決習題的時間約莫重合。飯後,也許一同收看節目、小聊一下,也許一方玩遊戲一方看的津津有味,甚而幫忙提點一些身在局中的玩家沒看清的細節。

這天是周四,回家時太陽還高掛著。沖過澡、換上悠閒的家居服,夏樹就走到書桌前就定位,開始解決多數學生都不會感到喜歡的習題。十多分鐘後她停下筆,起身去廚房拿麥茶解渴。

夏樹走到小廚房,先打開冰箱取出裝放麥茶的涼水壺,闔上冰箱門,從置物架取了一只玻璃杯。倒茶時就問:「靜留,有沒有需要幫忙的地方?」

這間廚房雖小但設備齊全無一不缺。靜留的廚藝亦佳,一頓飯煮下來油煙味不多,香味倒是四溢。這會,炒過的翠綠蔬菜正散發著香味,誘人食慾。

「嗯…目前沒有。」靜留專心於眼前的主菜沒打算多聊,夏樹倒完麥茶又問:「要喝嗎?」

靜留轉頭就給夏樹一個微笑,說道:「謝了,但我不喝冰的喔。我還是比較喜歡喝熱茶。」

聞言夏樹聳肩沒多講什麼,打開冰箱把涼水壺放回原位。她只裝了半杯麥茶,沒回去繼續寫作業就站在原地看著靜留。沒多說什麼就只是靜靜待在一旁,邊喝著冰涼的麥茶,邊看著靜留為二人份晚餐忙碌的情景。

為什麼看人煮菜都很簡單,真要自己來就不行?

改天要不要向靜留學幾道簡單的菜?要是靜留回家鄉或是忙亂去了,我不就又得啃便利商店的便當過活…

就算可以去餐館什麼的解決,但一個人吃飯很悶…

一旦習慣有人在家後,是不是都會這樣?



喝完半杯麥茶後,夏樹將杯子沖洗乾淨放回置物架,轉而伸手對一旁已經料理好的菜餚下手。指腹捏住器皿邊緣,穩穩的拿住後就將之抬起,迅速的轉身就要上樓。

「啊、菜…夏樹要端上去嗎?」等到靜留發現而出聲時,夏樹已經踏上階梯正要上去。聽到靜留的聲音,頭也不回的直接回:「嗯,順便啊。」

「真是的,這樣拿很燙呢。」見夏樹已經步上轉角處,靜留也沒辦法,只好叮嚀道:「小心點喔。下次要放在托盤上,這樣才不會燙到。」

「放心啦,才這點路程。」夏樹的聲音從轉角處傳出,語調就是不甚在意的輕忽。

真是的,大刺刺的孩子,半點都輕忽不得。

唇瓣浮現笑意,靜留回身繼續料理晚餐的主菜。



吃過晚飯後的小憩時間,夏樹側臥在榻榻米上,隨意翻著雜誌隨口問道:「舞衣那傢伙在約人…你要答應嗎?黃金週…」

「嗯?」靜留抬頭看向夏樹,半思量半猶豫似抿住下唇,一會又反問:「夏樹覺得呢?」

「啊?這樣問…」夏樹坐起身,挪了挪身子往小桌子旁靠,盯著靜留的臉龐問道:「不會是答應了吧?」

「啊啦…夏樹不想去嗎?」靜留沒正面回答還笑嘻嘻的反問。相對的,夏樹的笑容顯得苦哈哈。

夏樹伸手搔了搔自個讓人為之驚羨的亮麗長髮,明顯不在意的手勁隨意梳過。手放下後才肯開口。

「也沒有,只是感覺上很多人,不太想…唔,就是不太想去…嗯,人擠人、一群人吵鬧的地方。」聲調依稀帶了點猶豫、不確定之感。

「咦?」紅眸露出些微的錯愕,臉上也浮現訝異的情愫。靜留忍不住往身旁的夏樹探近些,上半身也趨向前一些,在夏樹的頰邊小聲問:「夏樹怕吵?」

「不是這樣講啦…」夏樹偏過頭,看向桌緣一角,低喃道:「只是覺得,有時…不太想…」

夏樹的聲音變小變輕,靜留只得貼近些,同樣輕聲問道:「有時?」

「要是一群人走在一起,但都沒話題,總覺得很尷尬…」

「不用擔心,我會陪夏樹聊天。」靜留伸出手,略帶安撫意味般摸向夏樹的頭頂。但只一下就被怕羞的孩子躲開。

夏樹閃身躲掉,向後退時不忘說:「別把人當小孩看。」卻立即被起了玩心的靜留撲壓而上,雙雙倒在榻榻米上。

被壓倒後夏樹也不客氣了,伸手就往人體最怕癢的部位下手。靜留驚出聲,戰況立時變更,纏鬥戰由此展開。

靜留和夏樹也才十七、八歲的年紀,都還年輕且玩心尚重。住在一起久了、熟了之後倆人常這樣打打鬧鬧也不怕臊,累了就認輸。偶爾認輸的人要乖乖的聽勝者的話,去做點非常雞毛蒜皮的小事權當投誠。

這會也一樣,二人纏鬥了好一會,靜留先主動認輸,邊輕喘邊討饒道:「不玩了、不玩了…」

「就知道鬧人…」夏樹輕哼一聲,從靜留身上退開倒在一旁。嘴巴微微張開,也在輕輕喘氣。

托剛剛那場惡戰的福,二人現在看來非常的狼狽。待氣息平順後,靜留開始用手梳順柔長的髮絲,側頭望著夏樹,見她半點也不在意讓它隨意披散的樣子也就撐起身,幫她把落在頰上的髮絲梳整好,並問:「好,不鬧了…那夏樹去不去?」

「嗯…」夏樹盯著看慣的天花板,問出口:「靜留不回家嗎?之前為了大學部的事沒法回去,現在呢?」

「唔…」靜留微側著頭,俯看下方的夏樹,一會閉上眼、往後倒下。「我打算暑假才返鄉。這段時間想好好的玩一玩。」

夏樹還是盯著天花板,聲調語氣都和平常無異般。「嗯,我會去。假期就好好的玩吧。」

不過,你要是不去的話,我大概也…


靜留轉身側臥,唇瓣帶了點淡淡的笑意,調侃道:「真的?是為了陪我嗎?」

本來,我還擔心夏樹並不想去才沒立即答應下來。祭典什麼的都過去了,夏樹也想好好放鬆吧?



這倆人都在心底顧慮著對方,也都沒在第一時間應下來,怕的就是身為室友的友人並不想去,一旦自己答應成行,極可能讓對方整個黃金週得一個人在風華渡過。

「算吧?我一個人在家也悶嘛…」
「悶?那暑假要不要去京都玩?」
「我不想被你的哥哥們問東問西的…」夏樹的聲音帶了點無奈,但微彎的弧度帶了淺淡的笑意。

靜留的兄長們每周都會打來找靜留。若只是客氣的問候也罷了,但他們總愛問先一步接起電話的夏樹一些有的沒的芝麻小事,總讓夏樹感到又好氣又好笑,不由得佯怒道:「還都問你的狀況,我又不知道怎麼回,很麻煩。」

靜留輕笑出聲,點了點頭直接應好道:「好,我會要他們『對人不對事』。對了,不如換我去唸唸他們?」語尾還帶了點笑意以及促狹之意。

「也好…」夏樹一口就應好。略帶得意的笑臉,似乎很滿意靜留這項提議。

這下倒是讓靜留愣了,不由得反問道:「還真的?」
「不然呢?」夏樹一臉不容分說的神情,笑容亦顯得狡黠。

「啊啦…我還以為夏樹在講玩笑話。」
「對你不用啦,客套可省了。」
「夏樹變狡猾了…」
「拜你所賜…」



倆人在客廳打鬧又吵嘴後已經八點多,夏樹連忙趕靜留去洗澡並借用她的NB上一下網,隨意的看些網站以消磨時間。待靜留出來趕夏樹去洗澡時,夏樹又有話說。

四月,氣候逐漸轉溫,正是春暖花開之際。夏樹的公寓又有冷暖氣設備,室溫宜人舒適,但對剛洗完熱水澡的人而言稍嫌太熱。也因此,自詡冬天出生不怕冷的靜留常常只穿著貼身衣物再搭一件熱褲就在室內走動,好一會才會去穿整好。

夏樹的臉皮薄,往往才看一眼就受不了,總會急急忙忙趕她去穿件T-shirt或是襯衫。這會夏樹的臉已經微微漲紅,忍不住惡聲惡氣的問道:「欸…我說…你有必要穿成這樣嗎?」

「咦?性感內衣?」緋紅的眸子盯著青綠的,一臉疑惑。

「不用回的那麼『理所當然』啦!」夏樹大聲回她,惹來靜留毫不保留的笑。

你這傢伙…笑得倒是挺開心的嘛?可別到時出遊時也這德性…

還不知道會不會有舞衣的『男性友人』一道去…

可惡…到時一定要好好盯,洗完澡立刻要你穿好。



以往的日子夏樹一直是一個人住,早習慣一個人的生活。正因為只有自己一人在家,穿著怎樣的從來就不是需要在意的問題。

冬末春初之際夏樹不再是一個人住,但長年養成的生活行為一時之間也改不掉。而被她自己拉來一道同住的靜留又是她少數的熟人,隔閡自然少,行為舉止總是自然沒多做防備。

「所以啦,你要小心、謹慎點。萬一窗簾沒拉上怎麼辦?」紅著臉唸人的夏樹並沒意識到自個也是,只穿著小可愛和熱褲就在家中自若的走動。

緋紅的眼盯著夏樹,上下打量好一會靜留才幽幽吐氣道:「小可愛和熱褲…」

「怎麼?」夏樹反問,自個也低頭瞧瞧。

靜留以極委屈的口吻回嘴道:「夏樹還不是一樣…」

「什麼啊?我哪跟你一樣?」夏樹比了比靜留身上那套連身背心,嘆道:「只穿這樣就在房內走動…」

「嗯?夏樹是指…但我有穿小熱褲啊…況且,我這樣穿…離性感還差得遠了。」靜留這句話完全以個人主觀意識(偏好)來回應,跟事實(客觀意識)有些出入。

「什麼叫才這樣啊?這樣就很少了。」夏樹皺了皺眉,苦惱似的微微嘆氣後又繼續苦口婆心道:「講真的,我很擔心萬一哪天我們倆誰忘了拉上窗簾,而你又穿著像這樣的性感內衣從浴室出來。就算只有一瞬間,豈不…春光外洩了?」

「性感內衣?嗯…我以為這樣還好呢…啊啦…原來夏樹覺得我穿這樣很性感?」明顯上揚的唇角帶著濃濃的調侃。

「才不,我只是很不習慣嘛…」夏樹偏過頭,微微漲紅的臉龐讓這句話聽來很沒說服力。

「知道了…以後會注意。不過,夏樹似乎沒自覺呢……」靜留微微一笑,將托抱在手中的杯子輕輕的放回桌面。

「咦?」清澄的碧綠透出些微的疑惑,凝視眼前的友人。

「夏樹身材很好呢,看來就是很健康常運動的孩子。」

「你這傢伙…我在擔心你,竟然半點也沒聽進去只注意奇怪的地方?」夏樹撫著額際,完全拿這人沒半點辦法。

「是夏樹先起頭的,我才順勢嘛…」靜留的聲音聽來很無辜,頭也微低垂著,就像是被大人錯怪的孩子一般。

「這次我才不會上當!」夏樹才說完,立即看見靜留抬起頭來朝自己眨了眨眼。靜留的笑顏只是讓夏樹的氣跟著上升,完全起不了撫平火氣的作用。「果然!你啊……最會唬人了!」

「啊…惡房東又出現了。」靜留作出被威脅的委屈神情,但語氣中的濃郁笑意卻是連自個都無心掩飾。

「誰是惡房東啊?」夏樹惡狠狠般的瞪著眼前的友人,未了輕哼一聲,「分明就是某個人太欠人管教…我只好多擔待點。」看上去就是一副捨我其誰的正經模樣。

「哈哈…對不起啊,我實在忍不住了…」靜留再也顧不上鬥嘴的樂趣,自個先笑場。

「喂…喂…竟然笑成這樣…我剛那樣很好笑嗎?」夏樹沒好氣的問出聲,神情是明顯是拿靜留沒辦法,只好由她去的無奈樣。



二人為了『剛洗完澡沒立即穿整就在室內亂晃』一事吵吵鬧鬧了好一會。同樣的,這次也是靜留先收兵喊停才結束這場遊憩似的口舌之爭。

「好、好,下次我會多帶件衣服進去嘛…夏樹也快去沖個澡吧。對了,我得先跟舞衣講一聲並確定人數,才好跟阿姨聯絡。」說完就拿起電話筒,開始找通訊錄準備撥進宿舍分機。

夏樹正在拿換洗衣物,被這句話愣了一會總想不到,只好轉身問:「你要找…什麼阿姨?」

「嗯…因為…」靜留用手托著頰,雅致的臉龐染上些微不好意思的神情,輕聲道:「我想泡溫泉,所以舞衣問我時就提議來個溫泉旅行…又因為是親人開的,可以取得優惠,舞衣覺得好就應下來了。」

「咦?」夏樹咦了一聲,緊接著問道:「我們這年紀就要溫泉旅行?」

靜留笑道:「溫泉跟年紀無關吶。」手指頭輕巧的撥號,完全不受夏樹的疑問反對影響。

最好是,我怎麼想都覺得溫泉旅行是『老年人、家族旅行』才會做的事…





留言

秘密留言

自介

流

Author:流
有事燒香請洽:

往事歷歷

online


噗噗

FC2計數器

BG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