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 END

原 發表於 2007-11-4
朋友這章作用就是交待【無關是非】到劫後重生以來,相識的兩人的情份(友誼)與關懷。

兩人著眼的地方不盡相同,也不是那麼合拍(意見相左的地方意外的多啊)但又因為自身脾性及體貼總會相讓、理解並接受,相互磨合各自脾性。這就是朋友——推心置腹等級,可不是尋常點頭應個好就沒的那種唷——吧?

美好的友誼約莫是愈熟稔愈能接受些許不足為外人道的小病小題。嗯,那麼「不堪」的呢?無關沒有任何可謂「不堪」的事需處理,但感情的事呢?

又,下一章真的,不是,在講『戀情』而是『情、緣』




新學期開始後某一夜的玖我家。

夏樹坐在書桌前收拾書包好一會總算忍不住,直接問道:「你又換相片了?」

書桌上擺了二個相框。一個放團體照,一個更換頻繁並不固定,目前是合照,住這房間的兩人合照。

「唔…偶爾換一下嘛。」靜留沒轉過身直接回話,背對著夏樹看著NB的螢幕處理自己的事。

在家時她們倆總是如此,忙的時候各做各的事互不干擾,不忙時又能閒聊、一同出外走走,算得上相處融洽的室友。

過去,靜留與夏樹都已習於一個人的生活,剛開始同住確實有些不適應的現象,也曾鬧出要按掉鬧鐘卻按到身旁那人身上的糗事。一個多月後的現在,兩人逐漸習慣彼此的存在,也常如此背對背的閒聊。

「我不反對,但做什麼放這張?」還擺在最顯眼的地方…

「今天天氣不錯,擺這張挺好看的…一看就知道是親暱的好友。」靜留立即回話,慢條斯理的移動滑鼠點擊下一封信,繼續閱讀。一雙手又捧起茶杯。

光看神情也明白,她很悠閒不像正在處理學務,但NB的螢幕確實是電子郵件的收信箱畫面,數封校方寄發的未讀郵件正躺在收信夾等這位學生會長過目。

這晚小桌子上的東西不多,除了NB、滑鼠就剩一壺茶及一只茶杯,裡頭是飄著霧氣的熱茶。

夏樹把課本和作業都丟進書包,闔上後整個人面向小桌子的方向。沒好氣道:「哪好看?摟摟抱抱,丟臉死了!」

「可是,好不容易有一張夏樹肯回抱我的相片…」

「那是被激才如此!再來一次我才不會上當!」

「夏樹…」靜留從小桌子前回過身,凝視著夏樹。

咦…做什麼這樣看著我?我講錯了什麼?

夏樹漲紅臉想解釋的時候,靜留露出笑容,說道:「原來夏樹比較喜歡被我抱著的相片?」

「才不是這意思!」面紅耳赤後,夏樹急忙解釋:「我沒生氣啦、別誤會喔…」

「知道了。」靜留轉過身,輕聲道:「但平常都是放那樣的…」

雖然靜留的語氣聽來很無辜,但藉轉身來掩飾笑意的舉止非常明顯。再加上因偷笑造成肩膀抖動的情景,整個狀況可謂一目瞭然。可惜心急的夏樹非但沒發現,還趕忙站起身,手忙腳亂的急著解釋。

「我是指…我的意思是什麼都好,不要放這張…很難為情。」

「知道了…但我覺得很可惜呢。這張相片很有學生味…」

看狀況沒事了,夏樹忍不住喘口氣,輕喃道:「學生制服嘛…」

「不是啦,是那種…唔…」靜留捧著茶杯,開始思考。

夏樹拿起書桌上的杯子,走近小桌子旁坐下,低喃著:「再喝半杯好了…不知道會不會睡不著?」再度倒了半杯茶。

「對了,就是青春期特有的打鬧氣氛,也很有學生的感覺。」靜留點了點頭,似乎很滿意這個說法。

「講的好像我平常很老成?」
「不是這樣的,夏樹平常是…嗯…算是冷艷吧?但笑起來又很像孩子,很可愛呢…」
「我已經不想問你那些形容詞是從哪來的?但那句『可愛』總該去掉吧?」

靜留優雅的微微一笑,輕聲道:「不行。」

這傢伙…還真是老實到欠打…



晚餐結束後,夏樹會踱步到廚房拿飲料,有時則是喝靜留準備的熱飲。不管是哪一樣,她都會坐在小桌子旁隨意切換電視頻道,有一口沒一口的悠閒消磨飯後時光,一會才踱步到書桌前檢查課表、作業。靜留則是繼續坐在小桌子前喝喝茶,間或收發信、瀏覽網頁。

現在,夏樹踱步回小桌子旁,隨意喝點熱茶。切轉電視頻道時還不忘批評道:「八點檔還真無聊…這時間幾乎沒什麼好看的。」看狀況也能明白她今天的功課都結束,正閒著發慌。

靜留邊敲著鍵盤,邊問:「明天吃什麼好呢?」

「我都可以,你方便為主。」夏樹按下搖控器的電源鈕,關掉電視,並問:「我先去洗澡,你呢?」

「把信回完就好了。差不多就夏樹出來的時候吧?」

「那我先去洗澡…」夏樹一口喝完杯中剩下的茶水,站起身。

「嗯,夏樹慢慢洗不用急著出來。」

這話讓夏樹僵了一下,不一會轉身問道:「我真的洗很快嗎?」

「超快的,很像戰鬥澡。」

靜留抬起頭,望著夏樹。

「每次都好像在洗戰鬥澡。還以為夏樹很趕著要出來做什麼…但洗完澡後似乎也沒什麼要事?」

呃…習慣了嘛…

夏樹不好意思的搔頭,想了一下就說:「那我泡一會再出來好了。」

「一會?」
「呃…就十分鐘吧?」
「總共?」
「呃…大概二十分鐘吧?這不算快了吧?」

「好,夏樹快去洗澡吧。」靜留回以微笑,把視線移回NB上,繼續處理學務。見狀,夏樹也只好認命,準備換洗衣物去泡澡。



啊、對了!本來要問問看…

夏樹走進轉角處才想到一事,放在心底好一陣子總忘了要問,遂站在原地考慮起來。一會,她微一聳肩。

算了,這樣也挺不錯的。看靜留的樣子似乎也習慣了?

依我對靜留的了解來猜,她大概早就沒放在心上…

搞不好根本就忘了?

那麼就繼續吧。




留言

秘密留言

自介

流

Author:流
有事燒香請洽:

往事歷歷

online


噗噗

FC2計數器

BG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