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

舊文啦,洛水眾就不用特意點了。我連回頭看(的時間)都沒就貼了,明兒下班才要重新看一遍(洛水本傳整部才四萬五千,我大概二小時可看完,就算加上看了會打盹的某夜,大概也不用三小時),在我自個挑出錯字前,若有人要幫挑我很歡迎喔XD

以下,(應景用的)

洛水夏傷 清明




天才露白肚,夏姬就醒了,還自動自發打理好自己。往日總愛賴床直到洛姬輕柔吻醒的人卻在這一天如此早起,實在不尋常。

甫進門洛姬就看見戀人整裝待發的模樣,心底略感訝異,打趣道:「今天是怎麼了?竟然不讓我吻醒你~~夏姬不要我了嗎?」語氣輕柔滿是笑意。

一聽見這話,夏姬非但沒有感受到這股柔美反倒有些氣惱。趕忙走上前,牽住洛姬的手,有些生氣唸道:「別亂說話,我哪可能不要你,我只怕你…不愛我了」

看愛人如此在意甚至有些氣惱的神情,洛姬只好趕緊安撫道:「別惱了,我只是打趣一下。」手撫上有些糾結的眉,不捨的來回撫過。

「什麼玩笑話都行,就是不能拿這件事來打趣。我…」捉住洛姬的手,輕輕的摟住。一定得將洛姬確實的擁入懷夏姬才能安心。續道:「沒辦法忍受,就算只是言語都不行。」

夏姬的意思再清楚不過了。『什麼都行,就是不能說我不愛你。』


洛姬輕拍夏姬的背,唇瓣輕輕印上夏姬的髮絲,聲音放得極輕。「真傻呢,你知道,我早就無法離開你,你也是如此。是吧?」

感受到懷中的夏姬輕輕點著頭,洛姬才又說下去,「發生什麼事?平常也不會這樣,突然之間就…我摸不著頭緒呢。」

「我想帶你去個地方。想跟你說一些話,也想要你原諒我…曾有過的念頭。」頭枕在洛姬的肩上,夏姬這番話說得小聲。也好在洛姬是習武之人,這樣細微的聲音仍然能一字不漏聽進,卻又不懂這話從何而來。

酌量之後,洛姬決定暫時不追問,說道:「真不知你在擔心什麼?似乎…早上還沒吻你就讓你胡思亂想起來?」

「才不是!」夏姬輕斥一句。頭埋回去,這才接續道:「當然,我喜歡你吻我,但這跟那無關。總之,你先跟我說你會原諒我。」

搖了搖頭,洛姬輕聲道:「不行。」

夏姬抬起頭反問,「為什麼?」明顯著急的望著戀人,那人卻是淡淡笑著。

輕細卻能讓人感到安穩的聲調解釋著,「等你講出口,我再說原諒。我覺得這樣會比較踏實,你的心情也會更好吧?」

二人對視,夏姬雖然能看出洛姬眼底的情意和包容,卻還是有些擔心。「可是我…」卻又講不出話來,只好再將頭埋回去,窩在洛姬的頸項間。

總是拿還有些孩子氣的戀人沒辦法,洛姬只好緊緊抱住縮在自己懷中的人,「夏月,我愛你,我喜歡你的一切。」

這句話是二人每夜每日都會講的話,不論重覆幾次都不曾感到煩膩。

「相信我好嗎?」
「嗯,我相信。只是有點不安心…」

「到底怎麼了?」
「今天是你的…日子,洛水二岸都會為你追悼。每個人都在懷念你,感嘆不已。」


秋末之季的這天並不是什麼大日子。雖然洛水二岸的平民百姓有自己的節日和悼念的人,但這確實不是什麼朝廷明令的大日子。無怪乎洛姬會感到訝異,也就不能怪她根本不記得。


「原來…又到這日子…」洛姬只是淡淡一句喟嘆,沒有多餘的感想。

過了三年,這一天對洛姬而言早無礙,總是淡然看待。

夏姬卻不行,還是很在意總會想到那一日,總會想到倒在朱姬懷中幾乎死絕的洛姬那毫無血色的臉龐,總會想到傷了洛姬的正是自己。這揮之不去的念頭沈澱在夏姬的心湖深處,這天一到就會繚繞而起,讓夏姬心神不寧。

知曉愛人心底的傷仍然存在,仍然對傷人的自己感到不可饒恕。洛姬只能更加溫柔的安撫。「早知道昨晚就不讓你那麼早睡,寧可讓你累著也好過讓你一大早就起來胡思亂想。」

「是你自己要放過我,現在想到才說這話。我昨天不就說了…」夏姬的臉突地冒出一抹紅暈,講不出話來。

「嗯,你說『抱我,千萬別放開。』我有聽進去,但我怕你太累,也怕你會受不了。」說到這,洛姬低下頭,在夏姬有些紅的耳根旁輕聲道:「你的肌膚好嫩,白裡透紅似乎都充血了,要再下去肯定會破皮,我只好收手。」一雙手也輕柔撫過夏姬的腰際。

這番話和這動作都讓夏姬有些站不住,整個人依靠洛姬的身子才能站穩,頭也不敢抬起來。

洛姬知道懷中的愛人已是羞愧多於傷感,忍不住輕笑出聲並說道:「好,是我不對,太在乎你的身體能不能承受。都忘了你最怕我不肯抱你。」

夏姬的聲音被洛姬的頸項掩蓋,顯得有些悶透,「別說了…再說下去就出不了門…」

「看你都站不穩了,不如別出門,我們回床上休息吧?」洛姬笑著說,心底也確實有這想法。

「還不行,我有話想跟你講…不只是因為我曾有的罪惡感,還有其他的…」

「好,但你真的得回去睡一下。」洛姬一手撗過夏姬的腰,輕鬆的攔腰抱起,這讓夏姬有些慌亂,「你想…」

「放心,我不會趁人之危。只是…沒記錯的話,前二年都是一大早就有活動了。現在到洛水之南定會遇上人潮,我不喜歡人多的地方,而我也不適合在這時出現。」

「你已經知道我想帶你去哪了?」
「是你的想法,我大概能猜得出來。」洛姬說完這話,夏姬點了點頭,乖乖讓戀人抱回床上。


坐在床上,任由洛姬為自己寛衣,夏姬忍不住問道:「真的只睡一下?」
「你想要我做什麼?」洛姬反問,笑容帶著寵溺。

「至少要吻我、抱我入睡。秋末了,很冷呢,你知道我怕冷。」
「要是沒抱著你,我也睡不著。就算不怕冷,也會覺得冷呢。」

夏姬笑出聲,待洛姬幫自己脫下外衣、鞋子後立即送上吻。



※※※



二人來到洛水南岸一處。這地方有些偏遠但卻有極佳的視野。站在這兒能眺見遠方隱沒在山嵐之間的白河城。

輕輕的嘆息後,是止不住的笑意。

夏姬看戀人如此看待自己為她而立的枯木塜。忍不住有些惱意,泰半是為自己先前的擔心而生。

咬著下唇,不平道:「什麼嘛~~我以為你會生氣,哪知是…早知道我就不用擔心。也不用尋求你的諒解。」

「好,我真的不是有意的…只是這…實在是很有趣。」從後抱住被自己惹惱的戀人。附在她耳旁輕語道:「洛水山月?這墓誌有特別的意思嗎?」

夏姬猶豫了一下,還是老實的說出口:「我…當時是想為你和我造墓。」

這話讓洛姬渾身發冷顫,輕擁的力道加重了幾分,眉宇之間傳出一股惱意。夏姬本能知道身後的愛人有些氣惱,不吭聲足以證明她氣得不輕。

「原諒我,竟然曾想過要以這種方式追到你…」

懷中人不語。洛姬直接說道:「老實說全,我再考慮原不原諒這事。」聲音中帶著許久不曾出現的冷意。

「我怕…就算我能見到你,你也不會原諒輕生的我。我也怕你見到我會感到難過和傷心。」夏姬難受的低著頭。在一起之後,夏姬始終怕曾有過的想法讓愛人得知,總是藏在心底不敢言明。

但三年後的現今,這個日子總折磨著夏姬。她怕洛姬會傷心甚至是生氣卻還是想坦誠。也認為就算受到任何對待也好,就是不想隱瞞洛姬任何事。

沈默良久後,洛姬的聲線又回到往常的柔情,「你很了解我。那我不生氣了。」

「真的?」夏姬抬起頭,回望擁住自己的戀人。卻發覺她的赤紅之眸仍帶著憂愁。

吻落在夏姬的唇畔,柔聲道:「但我不原諒你。」

想回吻卻又不敢回吻,夏姬只好怯怯的問及,「為什麼?」

洛姬察覺到自己讓愛人嚇壞了,連回吻都不敢,只能怯怯的看著自己。趕緊讓懷中的夏姬轉向自己、輕輕吻著。直到夏姬不安的心被撫平,才說道:「你想,我要是知道會怎樣想?又會怎樣行動?」

「我就是不知道你…才萌生這個念頭。但我沒真的…」就算心情已經被撫平,夏姬仍然不敢言及,只能斷斷續續為自己作出最低限度的辯解。

輕冷的語調緩緩說道:「我要是知道你在洛水自刎,我也會跟著你去。我們就真的只能在九泉之下…」

洛姬的話沒法說完,夏姬主動迎上輕啟的唇瓣,不願讓她再繼續講下去。

淚水滑落,讓這深長細吻略帶鹹味。不忍於心,洛姬也沒法再強裝冷漠,專心的安撫懷中的戀人,「別哭了。我真的沒生氣。」

「但你說不原諒我…」夏姬的聲音帶著哽咽。

「啊?我是這樣說,但也…」察覺到懷中的戀人身體雖然長大,情感仍然跟女孩兒無異,依然天真且擅於擔憂,洛姬忍不住輕笑出聲,說道:「未及黃泉,我們仍然相見。所以,我不生氣,只是你想讓我原諒你就得做點承諾。」

夏姬直白的說出口,「承諾?要承諾什麼?我的心和身體都是你的了…還能給什麼?」

夏姬確實不懂自己還能給予什麼?凝視她的洛姬笑了,聲音柔情且深長。

「我要你這一生都不能再萌生這念頭。不論我是否在這人世,你都要好好的活下去。」

「不、你…不願我追隨你的腳步我懂,但我不會讓任何人危害你。」夏姬的神情又回到平日,堅定且沈穩。「我也會好好保護自己,不會再輕易冒險。」

「夏姬,你真的很可愛呢。我其實只是要一個口頭承諾,我只是要確定…」

夏姬反問道:「確定?」

「不論我是否在這,你都會好好照顧自己。我不想看到你受到任何傷害…你身上的傷痕只能有我給予的,連你自己都不行任意損害。」

夏姬的身體柔美秀麗卻有數十道細微不可見的傷痕,全都是四年多前洛姬給予她的。夏姬經歷過不少修羅之場,全身而退的同時也曾染上不少傷痕卻從未久留。也只有這數十道細微不可見的傷痕到現在還留在夏姬的身上,不肯消退像是在回應給予者的執念。


「我答應你,但你也一樣。別讓我一個人留在這…」
「當然,其實我比較擔心我往後的日子該怎麼過?」

望見夏姬的神情帶著明顯的狐疑,洛姬忍不住吻上她細膩的臉頰。

「我們一族很長壽呢~~夏姬要是不好好照顧自己,我怕我會守不住這約。」

「好詐!要我守約自己不守?」夏姬的神情帶了點惱意,方才的鬰悶全數掃空。
「那就好好照顧自己,我可是一開始就打定主意…」

「「執子之手,與子偕老。」」二人同聲說出爾後是相視一笑。





留言

秘密留言

往事歷歷

自介

流

Author:流
有事燒香請洽:

online


FC2計數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