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ossover 十六

原發表於 2008-3-14 02:03
(搬到好累啊…)



十三號的早晨,玖我家籠罩在一股低氣壓之中。

夏樹苦著一張臉,一聲不吭的吃著早餐。紗江子悶著臉,頻頻嘆息,飯沒吃多少氣倒吐了不少。艾莉莎看她們的異狀,也吃沒幾口就要深優抱她回房。

好不容易挨到出門上課的時間,夏樹放下碗筷,起身時對著母親說道:「我還是覺得你該告知……」

「小夏樹……真的不能再緩幾天嗎?反正……現在是暑假…」講出這句話的紗江子自個也有些心虛。



前夜,夏樹無意中聽見母親和深優的對話,這才知曉紗江子已經大略掌握這起事件的成因和變因。

乍聽時,夏樹還以為她的母親有將這些事告知靜留,心底還有些悶躁、不快感,也有些氣餒從不被母親主動告知任何事的自己。姣好的眉曲折聚攏,被排斥在外的愁悶逐步轉化,些微的怒氣從心底竄升蔓延。她咬著嘴,負氣般的轉身。

負氣的夏樹沒打算要多管,轉過身就要回房睡覺時卻聽見母親的嘆息。

夏樹的步伐因這一聲長嘆而佇足,亦將嘆謂後那句語重心長般的感嘆一字不漏的聽進去——不曉得…靜留…到時會有什麼樣的表情?

她感到訝異,她對母親和靜留之間的關係有些迷糊;她有些生氣,氣她的母親竟然沒跟靜留講也沒讓當事人的她們知情,害她們幾個得天天在風華學園找尋任何回家的線索與方法。

當下,夏樹和自己的母親起了爭執。母子二人從夜深至今晨就在這種氣氛下渡過。一夜過去,她們母子之間仍然不平靜。



「不……你別忘了。她們也有家人朋友在為她們擔心著……」驀地,夏樹想到這陣子舞衣提及的事,屬於那個世界的生活以及——夏樹的母親、迪藍與靜留的關係。

夏樹把藤乃會長視為最重要之人。所以……她們倆之間有我們難以想像的羈絆,因此…夏樹才會那麼重視靜留……

橙髮女孩明亮的微笑下有著相仿的悲傷,她不加掩飾的感嘆在那瞬間讓夏樹感到刺痛。當時,看見這個微笑的夏樹尚不能體會她的苦澀和悲傷。現在,她有些了悟,有些懂得她們的悲傷。

過去…我一度以為媽媽不在了,我要為媽媽報仇……

如今,我……竟然忘了初衷……

積蓄在心底的不滿在頃刻間釋然,夏樹露出苦笑。怒氣消散後,她淡淡道出她的頓悟,「媽…我想……我大概能了解你的心情。」

任性慣的女兒突地有了轉變,紗江子詫異極了,怔怔出神般輕喃,「夏樹…」

「我也不是…存心想氣你…」

不管方才還有多少不滿與悶氣,不論她心底還有多少怨懟、微怒,在母親自責的神情之前,一切都在頃刻間消散。

夏樹為過去的自己感到慚愧,也為另一個夏樹對自已的態度感到理解。因了解而苦悶的微笑是她初次不再對夏樹抱持敵意的產物。



「我真的不是存心想氣你什麼…只是…覺得你該早點跟她們講………若是我跑到那邊去…也會很慌張無助的……」

「夏樹…」紗江子有些怔愕,望著夏樹說不出話來。

「以前…前些時候我確實有點不高興你對夏樹的態度…現在……換作是我,我想我也會想要多陪陪她……」

紗江子從怔愕中回神,碧綠的眼睜大,輕喃似的張了張嘴,自語在心中流淌——夏樹…知道了嗎?夏樹的母親……

「昨晚我跟你說的那句……」夏樹頓一下,為自己的失言垂下頭——你都知道了,為什麼要瞞著不說?

「原諒我,我那時太心急了……」

紗江子欣慰的笑了,她感受到女兒的轉變以及成長。欣慰的同時點了點頭,說道:「那就…我說不出口的就麻煩夏樹了…好嗎?」

夏樹露出笑容,保證似點了點頭,應聲:「嗯,我幫你向靜留說。」





※※※



「夏樹?」女孩語尾的上揚不經意透露些許的疑惑。

早上八點,靜留接到夏樹的來電。這時間夏樹應該在上暑修課,她卻撥了通電話過來。

『靜留…可以去找你談事嗎?就我們倆……我現在就去找你。你在學校還是在家?』透過手機傳來的聲音仍然有一絲的猶豫,卻跟平日那種欲言又止的殘酷不同。

帶著體貼與擔憂讓聲調摻入猶豫,靜留的情緒被這引動,思緒亦不再清明澄澈,混亂雜沓的心思如潮水般襲來。

這個感覺……好像…



女孩的思緒在剎那間回到畢業典禮後那一刻——

櫻樹下,夏樹別過頭不敢看向靜留。碧綠的眼閃避赤艷之眼的注視,但那份擔憂確切的從聲音傳出——我只把你當朋友,我沒想過別的…

二人之間平靜的假象被一方打破。在這刻,不願承認、害怕失去、被好友告白的難堪包裹著她。向她告白的女孩低垂著頭,力氣彷彿被抽空,好一會說不出一句話。

為了終結無法得的煎熬,讓她們再也不能矇騙彼此,再也不能以『朋友』之名含糊其詞的界定彼此,亞麻髮絲的少女選擇告白,至少,在最後向她傳遞出心底的愛意。

然而,被女孩愛慕的少女終究是名少女。她的天真讓她做出殘酷的溫柔,略低的嗓音道出『朋友』一詞,選擇『繼續』朋友一途。

少女想保有她的朋友,她天真的以為她們還能以朋友之名共渡往後的每一刻。就算她們過去很少如此,她也天真的以為她們之間與她們的未來不會變動。






夏樹…要講開了?


靜留沒答話,遲疑如夏樹都發覺不對勁。她立刻改口,『我有很重要的事得跟你講……是和她們四人有關的…我想,至少要讓你先知情。』

「是…這樣啊……」拖長的語尾,浮沉般飄忽,帶了幾絲的不真確卻又揉進些許的安心。

驀然,夏樹想到那道選擇題,也想到靜留的異狀,聲線不自覺壓低,近似自語般低喃,『我…不是要講那個……我也不認為那個選擇會影響到我們…』

是嗎?

靜留在心中反問,沒出口讓夏樹知曉。如同過去數百過日子一樣,她依然沒讓夏樹察覺她的心情。



「嗯,我知道了……我們約在老地方見面吧…」
『我現在就過去。』

「好,待會」『啊…那個…』夏樹出聲截斷靜留的話,像是要解釋什麼一般有些扭捏的說道:『那個……我現在都有好好的上課…所以…只有今天因為這件事…才蹺課喔…』

「嗯,我知道。每天都能在學校見到夏樹,看的出來夏樹很認真。」

『嗯,但……還是有些不太會的…可以教我嗎?當然,你有空時…』
「我都可以。這暑假挺悠閒的。」
『嗯…但你…不是要忙很多事嗎?我記得……你很多事要管。』

「不忙了…」這一瞬間,靜留露出淺淡苦澀的微笑,略為停頓後語氣又回到平日的靜雅優美,「夏樹有不太懂的先做記號吧,到時再一起看。」

『嗯…靜留…』
「嗯?」

『謝謝你…』
「這也不是…」『不,我是…』

很多很多事都想向你道謝……



夏樹心底那番話還沒能講完整,靜留就先出聲,「夏樹,耳朵會不會燙呢…?」

『咦?』夏樹這才意識到貼在耳廓的溫度有些炙人。她們二人講了好一會,手機已有些熱燙。

「夏樹不覺得燙啊?」
『啊…那個……我剛剛很專心嘛……』

夏樹果然是夏樹……總是這麼的天真無邪……

真好,能喜歡上這樣的你……能擁有這樣的一個暑假……

我…已經沒什麼好後悔的……



「都要見面了,等會再一道講吧?」

『啊…但我……嗯,好…待會見。』

「嗯,待會見。」揉合苦澀的笑意自唇瓣蔓開,淡淡的、靜靜地綻放。就在此刻,靜留在無意間打斷夏樹初次想對她澄明的心思。






這日午後,靜留將所知一切毫無保留的轉述給四位女孩知情。交錯後的分離,終將到來。



留言

秘密留言

往事歷歷

自介

流

Author:流
有事燒香請洽:

online


FC2計數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