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ossover 十五

搬文大作戰Orz (累趴)
原發表於 2008-3-10 01:03



甫踏進玄關,書包還沒來得及放下,一道聲音已隱約傳來——「小夏樹…我們去逛廟會吧?」

「媽……」望見自已的母親從走道上小跑步奔來,手上還拿了一套看了就不想穿的衣飾,做為女兒的夏樹直接冷言推拒,「我可以拒絕嗎?」

「不行!小夏樹…這是我特別為你訂製的和服啊……就讓我看看嘛…正月時你也沒穿過和服…」紗江子的聲音變了,略為小聲且帶了更多的期盼。

「拜託……那是因為我們家沒人會穿和服…」夏樹一語道破。紗江子一臉恍然大悟,吶吶應聲,「啊…說的也是…」

看見母親一臉頓悟的神情,做女兒的夏樹忍不住笑出聲,又說:「所以啦…和服什麼的還是別想了。」脫著鞋,不打算再搭理母親的提議。

夏樹放好鞋子,步上走道打算直接回房。經過她的母親身旁就要上樓小憩卻被拉住。女子聲線放的輕又軟,「小夏樹……」

「又怎麼了?」夏樹沒好氣應聲,無奈的看向親愛的母親大人。

「這個我是請人幫我挑的,夏樹穿起來一定很好看啦…就穿穿看嘛…」身為母親的紗江子向女兒撒嬌的模樣,假使有旁人在場,九成九會想嘔個一、二句才肯罷休。

「媽……」望著手中這明顯不合時宜的衣物,夏樹直接問:「你會穿…不,你穿過這個嗎?」

「印象中…沒有。」紗江子毫不猶豫的回答。

好…很好…回的毫不猶豫。

夏樹堆起親切的笑容,一字一句解釋道:「媽,我跟你說,這東西叫和服,是正式場合穿的傳統服飾。」

「是啊,我知道啊…」紗江子飛快回答,還點了點頭,示意自己非常了解。

「…很好,那麼我問你,你覺得這種季節穿這個…」夏樹嫌惡似的比了比母親手中厚重的布料,續道:「這天氣穿這出去適合嗎?」

「為什麼不?不就是你說的,正式場合不都是穿和服的嗎?啊……雖然我幾乎沒穿過…」紗江子心虛似的偏過頭,還尷尬似的笑了幾聲。

「媽,有一點你還沒搞懂。夏天,這時節穿的是浴衣,不是和服。」夏樹總算了解母親身為科學家的遺毒還有一點——常識不足,尤其是日常生活乃至食衣住行。

「咦?咦……有差嗎?」紗江子望了望手中的和服,一臉不解。

「有!你讓我穿這個出去九成九會害我中暑的!」夏樹毫不客氣的扳起臉,教訓起眼前這位毫無國民常識的母親。

「咦?但我已經……讓艾莉莎穿上了……」想到這,紗江子即刻轉身衝向客廳。

「糟!這種天氣她一定熱昏頭了…」夏樹這才想到回家到現在還沒看見妹妹,跟著母親的腳步往客廳奔去。

二人衝進客廳不久隨即傳來一陣陣大呼小叫聲。

艾莉莎真的沒有熱昏頭,但玖我家的客廳及衝進去的二人可慘了。深優為了讓不斷冒汗的艾莉莎感到舒適,直接將客廳冷氣機溫度調到接近冷藏庫的5℃。導致衝進去的玖我母女倆冷到大呼小叫。

這夜的祭典,玖我家雖然沒人缺席,但全家人都沒人穿傳統服飾—浴衣出門。



※※※



夏季的祭典是一年之中最令人期盼的時節。在這個時節,人們不分男女老幼都盛裝打扮,在夜裡出遊享受這場夏夜盛典。

傳統服飾—浴衣,以及熱鬧的攤販—小吃,總在個這時節出籠。這時節亦是人們少數可不顧及禮節,隨意在路邊吃食的日子。

日落時分,路上的行人逐漸變多。參加廟會祭典的男女老幼大都穿著符合夏季氣氛的浴衣,偶爾也會有些不願附庸風雅的年輕人會穿著流行服飾。但大抵而言,浴衣族仍佔多數。

「媽…你可以不用牽著我的手…」夏樹再度開口,又想鬆開母親的牽握。但她才一鬆開手,她的母親又會立刻伸手牽起她手。

紗江子向四周張望時還不忘要反駁一句,「小夏樹,不行啊…人這麼多,萬一走失了要怎麼辦?」左手仍然牽的牢牢,怎樣也不肯放開。

這一家子四口人從家中出發到達這兒的路上,身為長女的夏樹已經三番二次撥掉母親紗江子的手。理由只是臉皮薄的夏樹認為——都那麼大了,還讓母親牽著手很丟臉。

「我都這麼大了…你不如先看好艾莉莎…」夏樹無奈的聳肩,對於她的母親和妹妹,她總覺得這二人遠遠比她容易走失,還真的講出,「況且…我覺得比起我來,你們二人還比較可能會走丟…」

「才不會呢…夏樹好好帶路不就好了?還是夏樹想把我們搞丟?」

「是有點想…但你可以,艾莉莎可不行,她還小。」

「啊…小夏樹好過份喔!」
「你自己會回家,艾莉莎還不會。不過,有深優在…其實也不用太擔心…」

抱著艾莉莎的深優淡淡一句,「是的,夏樹小姐請放心,我會顧好小姐。」

被深優抱在懷中的艾莉莎對夏樹伸出手,撒嬌道:「姊姊…抱抱?」小女孩的笑容可愛純真,看向姊姊的眼神是純然的期盼。被看的人卻流了一滴冷汗。

「呃…」抱你……等逛完回家,我的手大概也麻了…

在夏樹還沒法回話之前,紗江子先說:「嗯…這樣可不好,萬一你和夏樹一起走丟了,媽媽會非常著急的。艾莉莎還是讓深優抱著好,有深優在你身邊我才能安心啊。」

「嗯,好…」艾莉莎打消了讓姊姊抱著逛祭典的念頭,亦乖乖的點頭。看妹妹如此乖巧(兼好打發)夏樹也趕緊出聲,哄道:「乖,回去時人比較少,到時我再抱你。」

「嗯嗯!」小朋友轉變的很快,馬上又指著一旁的攤販問道:「媽媽、姊姊,那是什麼?我想要…」

「嗯?那個…」紗江子定眼望去,「似乎是?什麼什麼的……」卻講不出個所以然來。深歆母親的日常生活的常識水準,夏樹先出聲解答,「巧克力香蕉…」

「喔喔…這就是巧克力香蕉啊?看來很不錯的樣子…好,艾莉莎要吃當然要買,小夏樹呢?要吃嗎?」

「不用了…中午的便當都還沒消化完…」夏樹確實還不餓沒什麼食欲。還有一點是,她沒有一絲心情玩耍。

七月以來夏樹的心情就一直不是很好,雖然現在沒再繼續失眠,但她也沒精神去想玩耍、娛樂等事。

買完棉花糖之後,紗江子又說道:「對了,趁現在人還不多先講,等會若不慎走散的話,先走回入口處,九點還是等不到人就先回家吧。」



玖我一家在逛廟會的第一個小時,還是一家四口和樂的聚在一塊。這時祭典尚未進入白熱化階段,人潮還沒真正開始。



※※※



祭典開始後一小時又二十一分鐘,人潮將各種攤位擠的水洩不通,道路旁有位少女正啐唸著。

才一個小時半不到,夏樹如願易償的把母親和妹妹都搞丟了。她拿著母親的彈球汽水和章魚燒站在路旁已有十多分鐘。

等了又等總算忍不住,夏樹低斥道:「搞什麼啊…!什麼叫我撈一下魚,等我一下……我都等了十五分鐘了!」

意識到母親極可能和妹妹、深優一同走失,夏樹只能無奈聳肩。為了節省體力,夏樹索性把母親的章魚燒吃掉,把汽水喝掉,接著把手上的殘渣丟進垃圾桶,轉身就走。

行走間,夏樹滿腦子都在想要往哪個方向好。並不曉得她的家人正在她的後方三十尺,刻意和她維持距離。同一時間,深優正在向紗江子回報夏樹的行動。

這場廟會的佔地頗廣,不輸風華學園的風華創立祭的規模,又因為是暑假,人潮極多,放眼望去黑壓壓的一片,早讓夏樹耐不住性子想先行回家。

夏樹想往回家的方向行進,卻被人潮阻撓難以成行。三分鐘的路程才移動不到二十步,這讓她毛躁了。

算了,隨便找個人比較少的地方待著,等人少散了再走也不遲……

心念打定後,夏樹轉而往道路二旁的小巷弄走去。



※※※



夏樹下意識往人最少的地方走,走出熱鬧的街道,步出祭典的盡頭,來到燈光略顯昏暗的河堤旁。


其實也可以從這繞回家嘛…

只不過比較遠,也比較偏僻……咦……

夏樹邊走邊想,抬眼環視四周就看見夏夜的蠢動景像,剎時臉都紅了。

「這是…」女孩張口無言,熱燙的頰似乎比夏夜的溫度還高。

路旁的燈光下有夏夜的悸動,這是夏樹這年紀的女孩子還不能接受的景象。

一對對情人勾纏彼此,男與女貼的極近,似乎不為夏夜的溫度所困。炙人的熱度襲捲目擊者,夏樹怔愣在原地,一時忘了要盡速離去。

不、不對…我得回頭走……啊…那個人的手伸進女生的衣服了啊……

這段路看來不適合一個人走………

夏樹尷尬的縮回步伐,轉身時不經意瞄到一對身著浴衣的少女們。

就在不遠處,路燈下有一對女孩靠的極近,親暱程度不下四周的情侶。

怎麼……靜留和夏樹?

她們貼的極近,四目相接,臉亦靠的極近,像是要KISS的前兆。

目瞪口呆足以形容此刻的夏樹。踏出去的步伐沒了下一步,樣子看來實在很滑稽。好在現場沒人注意到這兒,年輕人都忙著親熱,沒人看到玖我夏樹難得的窘態。

身為目擊者的夏樹漲紅著臉,阻與不阻的心思在她的心底爭戰著。好一會,她決定退開。

又不關我的事……但……

可惡……!頂著我和靜留的臉,萬一又有傳聞怎麼辦?!



夏樹憤憤不平的大步踏著,就像孩子鬧脾氣般的洩忿。

她每走幾步就低斥幾聲,連前方的路也不看,一顆心全用在唸那位夏樹的所作所為以及會帶給自己的困擾。

迎面而來的女孩出聲喚她:「夏樹…?怎麼這麼生氣?」

「啊……」聞聲如見人,夏樹還沒抬頭就知道前方的女孩是誰,她有些慌,急忙回頭望向後方那對戀人。

糟……靜留現在過去……

夏樹還在猶豫,不曉得該如何才好。她的視線停在靜留身上,心思已飄到那對現在不知進展到哪去的情侶身上。

「夏樹沒事吧?」女孩緋紅的眼望著夏樹,其中只有純粹的關心。

「呃…沒…沒事…」

「這樣啊…」少女托著腮思索著,微微一笑後又說:「那我先走一步。再見。」



她愣愣的看著靜留從自己身旁走過、逐漸遠去的背影。一步、二步、三步的拉開距離後,她下意識的輕喃:「靜留…」

「有什麼事嗎?」

夏樹沒再多說什麼,靜留僅微微一笑,轉身就要走。「啊…等等…先別過去,她們…」直到這時夏樹才追上去,捉住靜留的手勸阻道:「別去打擾她們了…」

「咦?」靜留緋紅的眼透出愣訝的情緒,欲言又止的望向夏樹。

這樣的靜留讓夏樹覺得奇怪,碧綠的眼疑惑的回望。

夏樹並不知眼前的靜留為何愣訝,亦不知她猶豫著該不該道破的心情是如何的難堪。



良久的互視後,靜留露出苦悶的笑,給予一句:「夏樹,你認錯了……我不是你認識的靜留喔…」

夏樹瞪大著眼,想轉身卻踏不出步伐。

「夏樹…你誤會了,她們倆不會……」靜留還講了什麼夏樹都聽不見。她怔在原地,意識突地空了。靜留的話語、周圍的蟲鳴彷彿消失一般,她什麼也聽不見了。









如此特殊的夏季回憶只在今朝。即將到訪的歸期,少女們尚不知亦無所覺。

對於置身『Crossover』事件的女孩們而言,這個夏季很特別。

她們珍惜每一天、每一夜,在不浪費分毫的情況下與友人們歡欣共渡每一刻,卻又時刻擔心真的回不去之時,原有世界的親人朋友們會擔憂害怕。

回去與回不去都有所難,都有苦不堪言的惱。

此際,靜留的身旁有她未曾想望的美好。她們二人相知相惜的神情讓她頻頻讚嘆,也頻頻失神,一度以為自己置身夢中,美好卻不切實。她時刻珍惜卻又時刻擔憂,生怕一覺醒來就頓失彼此,卻又擔心她們真的無法回去。

所幸,她的擔憂尚未成真。

對於滯留此界的異鄉人而言,這段日子令人難忘,令她們不捨。身在熱鬧的夏夜中,她們儘情歡笑,尚不知分離即將在數日後到來。

二個世界的交錯,讓她們看到與自己相仿的人,看見對方在這世界的生活,看見對方與自己不一樣的選擇,唏噓與婉惜油然而生。



留言

秘密留言

往事歷歷

自介

流

Author:流
有事燒香請洽:

online


FC2計數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