功用(下)

上,1005出來。下,1113出來。
沒MSN但照樣錯頻的二人。


昨天夜裡,她被綁起來粗暴地對待。

夏樹的笑又輕又冷,如同她在戰場上毫不留情衝鋒陷陣,用冷然的笑、身體的語言昭示她對她的所有權。

凜然的她是天生的征服者,此刻卻成了對身下那位美麗女性宣示所有權的王者。她身下的美麗女子咬破自己的唇,她撫著她的傷卻說:「這裡也是我的,不准妳隨便毀壞。」



伴隨一聲輕碰,溫熱的液體濺灑在滑亮的木桌上,淌開一翠亮的淺泊,女孩的衣著也被濺出一塊不小的水污。

「啊啦……」她不慌不忙的收拾著,心底正慶幸茶湯已不燙,沒讓自己傷到。

溫熱的茶湯滲進衣料變得濕黏,沾在滑嫩的膚上。她決定把上衣換掉,也許看情況連下著以及居家服之一,那件常惹來屋主唸『很短』的小短褲也得換掉。

踏著略嫌緩慢而優雅的步伐打開衣櫃時,她不忘回頭望向筆電面版,輕喃:「還是第一次……」

被這麼…嗯…該說是邪美嗎?

不過,這位夏樹好壞啊,害我一不小心就把茶打翻了…

悉數解開襯衫的鈕扣,褪下小短褲後,亞麻髮絲的女性開始一貫的漫不經心,似火的紅眼瞧著二大櫃的家居服,一時間竟有些拿不定主意。

「淺蔥這件不錯…柔紫……似乎過於花俏了點?」

低細的自語後她的手覆上頰,仍舊慢騰騰考良該怎麼搭配才好,也不忘分點心神想些旁事,諸如:另一位主角現在的反應?MSN會不會又開始狂閃爍?

「也一會了……差不多了吧?啊啦…要是在這時進來就有趣了……」

話聲甫落,房門隨即被打開。就像是事前串好一樣分秒不差——

「靜留,你…」

那聲停了。房內的人早在名字被喚出時就轉身,好整以暇的等著。

「啊啦…夏樹遇到關卡了嗎?需要我當NPC提示嗎?」

那人沒回話。在意識到現況之前臉就先紅了,人也呆滯般的怔然。

「夏樹,你有三個選項可選喔。」她微微一笑,右手撐在左肘下,左手習慣性的撫著頰。

「一,進房,把門關上再說。二,維持原樣等我穿好衣服再說。三,退後一步把門關上,等我穿好衣服再進來。」被看的人臉不紅氣不喘講完三個好心的NPC提示選項後,還笑逐顏開的覆問:「夏樹比較喜歡哪一種呢?我的話會選…」

門關上了。

夏樹選了第三項。同時,她努力的想到底要不要再度告知那位大一生兼房客一件事。

我不是講了要換衣服就要記得鎖門啊!






十分鐘後,臉上熱度未消,羞與恥還揮之不去的夏樹被請進房。

紅著臉的夏樹一開口就是——「你怎又不鎖門?」

「夏樹,這情況是不是就叫惡人先告狀?」

這……

好,確實是我不對在先……



略低著頭的夏樹萌生了『道歉、好好道歉再講正經事』的念頭。靜留也對這樣害羞可愛的孩子萌生了『繼續捉弄』的念頭。

「說起來…比起踹門,我寧可被夏樹看見那樣、這樣的模樣。」後半句,年長一些的年輕女性故意說的極曖昧,慌忙抬頭的女孩只能搖頭否認。

「別亂講、我什麼也沒看見!」夏樹急著澄清,臉頰那好不容易消了點的熱度又回襲。

「怎麼可能…人家雖然不及遙,但至少還是看的見『溝』啊…」說著話的同時,靜留的手也沒閒著,食指搭上領口上緣又往中間滑去,頃刻頓足就要往下滑。

眼尖的夏樹手腳更快,湊前一步、手一抬,後發先制讓靜留沒法把領口拉下。

「不用特地掀給我看吧?」這話,她說的無奈極了。

夏樹曾說過的紅眼的壞心眼狐狸跑出來了。但不自覺的夏樹並沒發現,正急著用話來撇清曾一覽無疑的事實——

「還有,你明明有穿衣服、不,是套著,上衣還套著。從衣櫃到門這邊至少有二尺,我連你穿什麼顏色都來不及判斷又怎麼可能會注意到溝?」

赤眼狐狸快笑出聲了,但她還是極力忍住。笨笨呆呆的小狼犬沒注意到自個的問題發言,只對她捂嘴不語的沈默感到挫敗。

「喂…我……那個………我真的沒看見。」

一整個心虛的話,連出口的夏樹都知道這話沒什麼說服力。尤其,她的臉頰還有些紅潤。

捂著嘴,微垂著頭好讓夏樹看不方明的靜留只能勉強擠出一句:「…可是……我真的有…」

憋笑讓靜留講起話斷續卻也讓夏樹臉上一臊,隨即撇過頭,惡聲惡氣道:「誰管你有沒有,這不重要啦!」

「好過份……竟然說不重要…這種話很傷女孩子的心呢…」

「喂…我沒說你身材不好…而且…這又不是重點。」

「可是…女孩子都會想維持苗條好身材的…像夏樹的身材我就很欣賞…」

「慢著、慢著,話題往奇怪的地方前進了。況且,這根本不重要吧?我可不是來講這些的…」

夏樹開始懷疑了。

「好、我……我會努力豐胸、塑形,好讓夏樹注意到……」

忍著笑意的靜留還在努力擠出『溝』這字眼,夏樹先出聲扼阻。

「都跟你講『那不是重點』了啊!還有,頭抬起來,你其實是在憋笑吧?!把那個寄到我信箱的也是你吧?」

一被夏樹識破靜留也就不忍了,止住笑意的同時還回嘴道:「舞衣也有寄……夏樹專挑我這軟柿子吃,偏心鬼!」

「誰挑了?那種信我都直接刪除。全部也只有你敢直接丟內容過來!」

「才不,我只丟俘虜的功用,名字我都特意避開了。」

「你…我……………總有一天把你們的電腦都駭掉!」



就算不是在MSN上而是在現實生活中,這二人的互動仍然沒多大差別。頂多是,以前被氣的牙癢癢時夏樹只能打電話講氣話,而三月過後的現在,她可以直接開門堵人撂下狠話。

當然,若專職堵人的夏樹有辦法在怒氣沖沖時記住,先敲門再進房這點小細節,像這晚這樣的生活樂趣(單方面的)可能會少掉大半以上。



留言

No title

咦,只有這樣 囧?
不是還有下文嗎 囧?
請討論那篇糟糕同人的劇情啊 XDDDDD

No title

腦死中,沒法想像她們倆討論那一篇的內容啊XD"

況且,絕大多數都不有趣……靜留大概也沒啥意願跟夏樹討論『她』對『她』的想法吧?

至於腳鍊?我想靜留只會想吐槽一句——

監禁系?這品味並不好喔…
秘密留言

往事歷歷

自介

流

Author:流
有事燒香請洽:

online


FC2計數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