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趙泫與手術室


個人空間的說法有許多種,紫府、元辰宮或說靈魂殿堂。奇妙的是好像都能對應上又好像欠缺了什麼成了有諸多限制的閹割版,比如那條宅不過百日政策就總讓人覺得不是真正由自個掌控的生命花園。如今,身在此異境,只要不在副本、不在別家的社團辦公室,隨時都能進入個人空間(據說不少躲追殺、討債都是用個人空間跟對方比毅力)。不論在社團辦公室或任務大廳都可以自由進入,而想離開個人空間也只有『出口→大廳』、『出口→社團辦公室』兩個選項,沒社團的就更直接顯示:出口。

既然煙叔有囑咐肯定會大展廚藝,不急著接任務也有些私事要處理,趙泫選擇去分配的個人辦公間整理思維,再回個人空間練練手。

坐在同樣由十二樓五城出品的木製搖椅上,趙泫真心佩服祝三,也就更懷疑自個認知中『脫離本家庇護正在全力發展西南經濟及觀光產業』的祝三是誰?

畢竟她不再是他之後,不止趙祝兩家老人因為婚事尷尬,就連趙泫本人都有點不好面對一直是相敬如賓的未婚夫(妻),也就下意識有些疏遠。畢竟兩性婚姻草案三讀後再等不久就能落實男男女女各有名份。即便他變成她,只要兩家合作不變其實婚約双方的性別不用卡那麼死。可問題是,兩方都想要最重視的子女親生子傳宗,早先都約好頭胎趙、二胎祝。現在兩方都是生理女性時這孩子來源就尷尬了。若是取消這婚約就代表得放開已下單多年的績優股,若是不放,婚約双方都缺個播種功能,又讓心急看見新一代優秀新生兒的老人家不舒坦。日子就在這尷尬及不舒坦中,祝三脫離本家去西南發展,趙泫因為還有個過度圖章的親哥在還能躲在國外以求學名義多單身幾年。

趙泫必須承認,去機場被黑頭車追撞當下的心思確實自私又沒品。不論是後悔沒先同房不好再用婚約綁著祝三,還是想著會不會顧念一道長大青梅青梅的情誼幫自家渡過眼下難關,又或者是宋易能不能拉下臉去求求祝三以未婚妻身份幫忙扛大旗都是站在自個立場思考。畢竟趙祝兩家的聯姻只缺個婚禮,情理上祝三真有那份資格以家屬身份處理『趙泫』名下資產,虎視眈眈的趙家分支不能說不,畢竟趙祝兩家當年置換給兩位小輩的好處是跟婚約綁定。然而,來到此處見到祝三後趙泫不得不開始懷疑,脫離祝家之後的祝三到底是誰?

目前主理十二樓五城的祝三可真是太像祝三本人了,不論是漫不經心的神情氣度,談笑間讓利議價的豪爽勁,配上悅耳的中低音都是那麼令人舒心。不得不說,能為了孝道以女兒身扮演二十多年男兒,除了本身條件夠硬,還得歸功日夜不綴的練武才能維持這英姿氣韻不致旁人聯想。也因此,趙泫其實有點難面對優秀的、未過房的伴侶竟是女兒身,甚至好幾次都想問:你是真想娶我、還是走一步看一步?

或許是那份隱而不明的愧疚,摸不著頭緒還在適應副本的趙大哥遇上已有固定隊伍的祝三也跟著有了固定隊伍,此後就跟開掛一樣在祝三的輔助下創立社團『天上白玉京』,連申請社團必需的特殊道具都是祝三先以個人名義贊助,事後再公款回報。要說祝三先前沒想創建社團,那肯定是佔盡好處還要喪良心瞎說的普信人噁心思維及價值觀。趙家兄妹三觀清正,可不會像某些宗親那樣視之得理所當然。就算不考慮其他因素,光看祝三手中的十二樓五城買賣如此興盛便知肯定早有謀定,只是撞見趙家大哥後出於莫名的考量,重新修改藍圖。在網羅姬緩、洛陽等老熟人把天上白玉京名號打響同時也劃分好人手,在恰到好處的時機,沒有仇恨牽扯惡言的時刻平靜分割資產,退社、建社並發展至今。

由於個人面版只有日數,無月、年或年號,大多數人會在入社團後默認社團日誌創社日為元月一日並自行記年。白玉京成立有九年,十二樓五城也有八年。趙泫在加入社團接受這種紀年方式的同時也在想:我與兄長接連遇禍應該不過月餘,祝三即便是兄長遇險前後來此,在現實會毫無消息甚至傳不到我這只差過門的妻子耳邊?還有姬媛,這可是姬家明珠,指甲折了一小片都有娛樂小報及生活秘書跟我匯報,我怎麼會不知道她失蹤或遇險?放逐權力之外的洛陽就算了…但也沒有傳出洛家大少登山失利的消息,想來…

『大小姐,您又鑽牛角尖了。』一適時出聲,打斷趙泫愈思考愈沉的心思。

趙泫嘆了口氣。對於自個進入這詭異世界獲得的能力,最大不滿在此:一旦連結後,除了溝通可以用心意傳達,明顯的心事也容易被聽見。

「一,我覺得這個世界意圖在改造我們的思維、慣性及價值觀。透過不見天日的日升月落、我們必須按自個方式紀年,雖然還書同文但約已不同,開始天然分割人群。又有這無法解釋的個人能力,比如你們及我的能力,不像初級攻略者,怪不得祝三懷疑我們其實是更早期的攻略者吧…還有那難以理解的將我們送入副本世界的方式及意圖,又是為何有的副本能被攻略、掌握。有的卻世界觀龐大到自成一界,難以憾動。」

二、三仍舊沉默拱衛。也許她們姊妹心底也對自身不凡有諸多猜想,但若無主人詢問是絕對不會將這事置於明面上,加劇主人的煩惱。

「算了。我還是來練練手。然後是試著用新入手的材料試試能不能讓你們好受些…」趙泫放鬆躺下,進入自身空間。

同樣是白色建物,入目所及是醫院常見各種科室及手術室,每條走道上還有樓層地圖告知佈局。整潔齊備設施,甚至能奢侈的讓一、二、三都各有一間私人診療室躺床。對的,這個空間有一個最奇怪的現象就是,除了身為主人的趙泫之外,其他活人一律會被放置在病床上。若想擅自行動就會被一股或數股力道壓制,有點像是一群看不見的護理師全力壓制亂動不聽話的病患。趙泫聽見這描述時不由得渾身發冷。




留言

秘密留言

往事歷歷

自介

流

Author:流
有事燒香請洽:

online


FC2計數器